独家专访I 摇滚米开来:我想和FLO一起再疯狂一把

叨叨音乐剧2022-06-21 11:23:51

本文为作者Lily授权“叨叨音乐剧”独家发布,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转载请与公号后台联系。



米开朗基罗·勒孔特:Mikelangelo Loconte

昵称小米、米开来,故乡意大利切里尼奥拉市。集歌手,作家,诗人,作曲家,表演家,艺术指导为一身。2009年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饰演莫扎特;2016年法语音乐剧《Timéo》饰演Mr. Loyal。

当我在小米面前坐下来,打开手机录音机推到他面前时,他歪着头看了看我手机屏幕上亮着的采访提纲,笑着说“I can read Chinese”(我看得懂中文)。

 

虽然这是句玩笑话,但小米近年来确实与中国结下了深厚缘分。从米班event到MiFlo con,从法剧Gala到文广法扎,不少小伙伴戏称干脆让意呆利艺术家住中国算了。而小米本人对中国粉丝的印象也极佳。

(注:小米将于今年8月与法扎剧中搭档Florent Mothe赴北京开双人演唱会;9月赴上海参加法剧gala;2018年一月赴上海演出法扎)

 

借着这股东风,再加上机缘巧合,最终促成了我的这次访谈。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小米从他的音乐和专辑,聊到了对摇滚和艺术的看法,从成名作《摇滚莫扎特》,聊到了他在戏里的老搭档Florent Mothe。在巴黎这个艺术之都,我窥见了一个深刻而疯狂的艺术灵魂。


图源小米个人演唱会Baby Blues宣传视频


Q:《摇滚莫扎特》的大获成功让你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收获了大量粉丝。你如何看待你的粉丝?

A:首先,我希望和粉丝建立起友谊。我想在真实的世界中了解他人,所以需要面对面和粉丝打交道。我觉得作为一名艺术家,不应该一味索取,而应该倾情给予。

其次,我不想看到人们只喜欢艺术家本人。现在有很多观众喜欢我这个人,但我希望他们可以更多地倾听,更多地理解我的作品本身。我知道因为我现在没出专辑,观众还不太了解我的艺术,所以我很珍视粉丝们当下对我的信任。

在我看来,一个音乐人如果要出新作品的话,他得有自己独特的表达,而不是从其他人那儿抄袭。我真的很讨厌这个人人抄来抄去的时代。而且现在有很多艺术工作者并不太发声,他们不会告诉观众什么是信仰。艺术不仅仅是表演,你还需要传达一些东西。所以我很喜欢Michael Jackson、Prince和David Bowie等等艺术家,他们心里有着星辰大海。而且音乐在不断的变化演进当中,我也希望与时俱进,在法国这个国度尽我所能促成一些改变。


Q:所以大家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你的专辑? 

A:目前还有一点内容没完成。等完成之后,这个夏天,我会去找合适的录音棚,看看它们合不合我的意。如果在法国没有适合的录音棚的话,我就去其他地方找,也许在亚洲,也许会是伦敦,反正不用担心


Q:我们想看到属于你自己的演唱会,比如Baby Blues。

A:办Baby Blues的初衷是因为我想做live,但事实证明这并不是个好主意,因为一起做live的制作人想法跟我合不来。观众花了钱买票,我不能只给他们来一堆炫酷的音效特效这些,其他什么内涵都没有。我不能为了开演唱会而开演唱会。所以我觉得在前期筹备一个项目的时候,除了脑子里得有项目的雏形之外,还得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这样才能做出伟大的作品


Baby Blues宣传图


Q:在你以前创作过的歌里,哪一首和你的新砖风格最相似? 

A:不,新歌完全不一样。SoundCloud上的那些歌只是我随手录着玩的。我在进行创作的时候,有时需要检验它到底好不好,就会把它们录下来放到SC上。专辑的歌会比SC上的更好,音乐风格类似于……流行摇滚,或者可以说是创意摇滚


 Q:你写歌的时候是如何选择语言的?

A:我不会刻意去选,有灵感了就开始写。如果录音棚跟我说你写法语歌词比较好,那就要选择了。但在自己独立创作的时间里,我不会刻意选择歌词语言。但说实话,我觉得我比较喜欢英语,英语是我最喜欢的语言。

我不喜欢在创作的时候有太多思考,在创作的时候想太多是件很危险的事情。音乐最需要的是直觉,而对于我来说,英语就是一种直觉性的语言,你可以在说英语的同时感受它。法语就不行,法语需要思考,而意大利语虽然不需要刻意去想,但在谱曲的时候就需要思考了。英语非常适合音乐创作,因为这门语言非常直接。所以我在作曲的时候脑子里会配合英语,之后如果有需要的话再转成法语,但我觉得英语很适合艺术创作


Q:一般是先作词还是先作曲?

A:这个不一定。有时候我会先随便弹点旋律,之后再成词曲,或者先写点歌词,然后再配吉他。但谱曲之后再填词总会更困难一些。


Q:你的音乐受哪位歌手影响最大?

A:说到“创意摇滚”和我的影响,首先要知道这点:不是说进录音棚拿电吉他哐哐弹两下,再来点劲爆的鼓点,就可以称其为摇滚了。对于我来说,摇滚是一种力量,一种自由精神。钢琴乐也可以是摇滚,Pink Floyd的很多歌就只有钢琴和歌声,但他们就能创造出迷幻摇滚。所以摇滚乐,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自由的、蕴含着巨大能量的音乐,你聆听时可以感受到其中的那股力量。

所以在进行音乐创作时,我不会因为摇滚乐一般会用到电吉他、架子鼓和键盘这些乐器,就一定要在配器里用上它们。我做专辑的时候会进行各种试验,有时灵光一闪创作出一段足够奇异的吉他旋律,我就会用上它。David Bowie的音乐也是创意摇滚,比如说《My Way》和《Life on Mars》。

音乐里所有好的元素都可能对我产生影响,但我一般又不受他人影响。我的创作都是源于本心的,不会因为我喜欢滚石所以我的音乐就要刻意去模仿滚石。一般情况下是,我弹一段然后发现“卧槽这段好像滚石啊,太酷了”。所以我的音乐创作是一个特别自然的过程。在SC上我会放一些歌,但只是实验性的,不会用作商业用途。如果我要发售歌曲的话,那创作流程从头到尾完全就会是另一套了。


 图源小米Instagram


Q:那你认为什么样的人可以被称为摇滚明星?

A:当你纯粹以音乐的名义,同时心怀社会和爱,来进行创作表演时,你就是摇滚明星。如果你只是为了迎合当前大众以及制作方的口味而进行创作,或者只是为了模仿哪个歌手,那就算不上摇滚了。如果你是制作人的话,有头脑很重要,但摇滚歌手就不应太过遵从自己的头脑。摇滚歌手对待音乐要保持本心,以音乐的名义进行工作,同时要有足够的热情。如果你全情投入工作,诚心以待,专注音乐本身,那你就可以成为摇滚明星。因为如果足够纯粹,那你就和其他人不一样了,而且可以很自然而然地震撼到他人。


Q:你觉得摇滚乐和乡村音乐有何不同?

A:乡村音乐是讲故事的音乐,它也可以激起你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通过乡村音乐,你可以看到过去,看到革命,看到他人,甚至你的国家的故事,只要带着头脑去听。但摇滚不一样。摇滚只是一种能量,一种感觉。乡村音乐必须得有故事,而且它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有特定的配器。它和摇滚很不一样,但也可以像摇滚一样纯粹。

 

Q:有人说,摇滚是黑暗而反叛的艺术。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A:我喜欢摇滚,因为摇滚在我看来是一种“第三选择”,是循规蹈矩发展的音乐路线上一个爆点,是打破陈规,不走寻常路,是非黑即白双重选择之外的第三种可能性。我觉得其他的音乐种类是像一条线这样平稳地发展着,但摇滚一出现就十分爆炸。这就像古典乐中的莫扎特,他的音乐也是这样革命性的。

摇滚在我看来不是单一种类的音乐。摇滚歌手的音乐也可以做得很烂,弹俩烂到爆的和弦,出一首糟糕的歌,但那也可以是摇滚。搞摇滚的可以喜欢朋克,可以喜欢古典乐,这没有一个固定的套路。有一次,一个记者跟我说,我觉得你作为一个摇滚歌手是永远不可能和Lara Fabian(法国女歌手,主攻传统音乐)这样的艺术家合作的。我说,不,我可以跟她一起唱歌,因为我可以选择呀。Elton John也可以选择和Train这样的乐队一起唱歌。如果你足够坦诚纯粹,在摇滚的世界里,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至于生活和艺术,你可以活得像个朋克一样,毕竟朋克是一种文化,一种哲学。但我认为做朋克音乐的话,你不需要非得像朋克那样去生活。

 

Q:那你认为艺术有一个衡量标准吗?谁才有资格被称为艺术家?

A:我觉得艺术不是一种观点,而是一种文化。如果你生活在一种艺术性的文化氛围中,那你是可以分辨出来某件东西是不是艺术的。而且就算是在不同文化框架下,艺术也是互通的。比如说,我之前不知道梵高,但看到梵高的作品之后,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艺术。

有很多人觉得色彩、文字等等完全就只是关乎你的个人口味,但我觉得艺术的评判标准在于文化层面,是普适性的。它没有规则,不一定非得美丽或者悦耳。比如说毕加索,他的画面称不上漂亮,但这些作品中就潜藏着艺术。因为这点,毕加索就可以称得上伟大。但如果作品没有内涵,也没有启迪性,创作者只想震到其他观众,那就算不上艺术。

有很多乐队的歌也算不上非常美丽,甚至可以说有点糟糕,比如说滚石。但滚石的成员就是特别伟大的音乐家啊,当他们开始表演的时候,你内心可以风起云涌,会有一场革命蓄势待发,你会爆哭,会为之疯狂。所以艺术并不是某种个人观点,而是一件事实,滚石就是比现在的许多乐队更伟大。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Pink Floyd很逊,但他们一点都不逊,他们就是传奇。


 台上台下,小米一直过着理想主义的艺术人生


Q:你是个作家,诗人,音乐家,歌手,演员和画家……

A:还会雕塑。


Q:在这么多种艺术形式中,哪一种最能对你产生触动?

A:我的感受从来不会拘泥于某一种艺术。我认为核心在于信息的传达,而不是艺术形式本身。当有什么信息想要传达的时候,比如“9.11”双子塔事件,面对那么多人的死亡,我不可能为其写一首歌,但可以作一幅画。画面内容也不会是双子塔,只会是抽象的其他相关事物。

所以最重要的是要传达信息,掌握多种艺术形式也是为了让我可以有不同的表达选择。感受到痛苦的时候,我需要宁静,而宁静处只应有画面。我认为绘画比音乐更为精神性,而且更为诚实。


Q:那你更喜欢喜剧还是悲剧?

A:或许是悲剧。喜剧在我看来是人类的自我防御,是一场战斗。我觉得我们的生命,在生物性生命之外,还有诗歌。我喜欢诗歌,我也赞美爱,所以我喜欢喜剧,但这个世界所传达出的终极信息如同一首诗,而诗歌都如同悲剧。

 

Q:你现在还写诗吗?

A:写,我的首选艺术表达就是诗歌。我以前也写诗,一直都在写,然后把它们变成歌曲。在创作曲子的时候,我会先从诗歌开始,然后再写歌词。


Q:所以最喜欢哪种艺术身份?

A:一切取决于我的感受,但也许还是音乐吧。


Q:对于意大利语歌,你以后还会唱么,还是选择把它们留在过去?

A:我在处理巴黎的Mikelangelo和意大利的Mikelangelo这俩身份上存在点小问题。它们对于我来说一直处于分离状态,没法统一起来。所以我还要努力试着去理解这俩身份其实是同一个人……当我想回归意大利的状态时就可以唱意语歌,但我从不在巴黎唱。一段时间之前,我想过要回趟意大利唱一唱自己的歌,唱给谁我还不知道,但我试了试《Anima, Nuvola》然后录了下来,以期探索并了解自己。


《摇滚莫扎特》剧照


Q:再说说你的音乐剧作品吧。法扎里头你最喜欢哪首歌?

A:《Le Carnivore》。


Q:主要是因为其歌词还是音乐?我觉得这首歌的歌词很有力度……

A:两者兼有。这首歌的歌词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Le Carnivore》的歌词讲的是我,Mikelangelo Loconte。这首歌的创作者Dove,Vincent Baguian和Jean-Pierre Pilot决定给我写一首歌,所以他们就想,Mikele究竟是什么?是这样的还是这样的?让我们给他写点什么吧。于是他们创作出了这首关于我的歌,就是《Le Carnivore》。这首歌是关于我本人的,所以我很喜欢这首歌,它的音乐也很棒。 

除此之外,我还喜欢《Vivre à en Crever》,还有《Je Danse avec les Dieux》,但只是一部分,我不喜欢它的副歌。我还喜欢《Bim Bam Boum》,还有《L’Assasymphony》。我喜欢很多歌,目前可能主要还是法扎里的。

 

Q:你最喜欢莫扎特的哪一点?

A:我喜欢莫扎特,是因为他身上有一些珍贵的品质。莫扎特在音乐创作方面非常有技巧,但他可以在思考的同时进行写作。通常说来,当你掌握了很多技巧的时候,从初步想法到最终成品,中间会经历很长一个过程。比如肖邦,肖邦的音乐很出色,但你能感受到他音乐里面有很重的技巧成分,甚至可以看到他从灵感到最终成稿之间的思考过程。但在莫扎特的音乐中,这个距离就非常短了。他的音乐创作犹如婴孩啼哭,非常直觉性,而我很喜欢这一点。

莫扎特的技巧十分杰出,比其他很多人都更杰出,但他在创作中也非常纯粹,就是那一秒瞬间爆发出的灵感火花。在熟知各种音乐舞蹈的同时,还能保持如此的坦率和野性,能做到这一点太难了。我认为莫扎特是唯一一个在拥有超高技巧的同时,还能在创作中保持野性的艺术家,这一点让我喜欢他胜过其他人。


小米和Flo在今年的法扎基辅演唱会上对唱《活到爆》。图片作者:zepto鲸


Q:对接下来去中国有什么期待? 

A:我很想念Florent Mothe。那些年没有他在一旁、独自前行的时光,我想了很多,然后发现我内心深处还是十分思念Florent Mothe。我和他共同经历了那么多,有过那么多场斗争,和他并肩战斗过,也和他爆发过内战。在剧里,他总是在我身旁……在这个我想做一张真正专辑的时刻,再次见到他,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问他,你想不想一起去亚洲开一次演唱会?他说:“去亚洲?我吗?”“对呀。”“你确定?他们认识我吗?”“对啊他们都认识你。所以我们去吧,come on!”

我刚认识Flo的时候,他是个很疯很疯的人。后来因为法扎大获成功,再加上社交媒体的作用,我们处事的时候会更加理智。但我刚认识Flo那会儿,他是个很疯狂的人,蠢爆了,但很疯。我俩那会儿都很奇怪,但都酷毙了。我知道Flo现在肯定想在他的生活中来点疯狂的事情,所以他跟我说,Mikele,F**K,我们去吧,像以前那样一起去吧。这是我俩第一次在一起开双人演唱会,还是在一个对于他来说很陌生的国度。八月这场演唱会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就像回到了从前一样,如同初遇的时光,如同回到一切的起点,仿佛我还在意大利,而他还在多伦多。能回味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现在北京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让我们体会这绝妙的时刻。所以在专辑问世之前,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和Flo一起开一场演唱会。他在上《与星共舞》,在发专辑上榜单,而我在俄罗斯和韩国做法扎,但现在是时候让我俩一起搞一点事情了。能在北京为你们,为中国观众开一次演唱会,对于我来说将会很棒。


Q:所以Flo明年一月会参与上海法扎吗?

A:他不告诉我,但我觉得会,我也希望会。我需要在另一个国度另一种情形下重新发现Florent,需要跟他再度合作。

 

Q:我们特别希望看到Flo穿回萨列里戏服。

A:我也特别希望看到Florent穿回他的萨列里戏服,也超希望能看他回到舞台上,然后我就可以对着他叫“Salieri”了。我特别希望再次体验这种感觉,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摇滚莫扎特》,这部剧不是一部一般的音乐剧。韩巡的法扎来了很多新人,这戏和原来就不一样了。 

我喜欢那些很摇滚的人,比如说Noemie(小米现任女友),她就很摇滚,从小就开始听经典美国摇滚乐的那种。我特别喜欢和真实的她一起工作,不只是人们在舞台上看到的那个永远只能作为舞者的她。我喜欢她,因为在她身上可以看到摇滚的影子,而我需要这一点,法扎也需要这一点。当其他剧组的一些人加入进来,想把摇滚变得更加古典,这剧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不一样了。韩巡的法扎就只是一部普通音乐剧,而我们需要原版。我觉得法扎需要够摇滚的人,这对于这部剧来说是件好事。


剧中的米扎特与Flo萨(左)




小米寄语

我觉得粉丝送礼物,不要只是为了给我留下个深刻印象而送。礼物应该起到拉近我们之间距离的作用,得有含义。如果你有什么话想告诉我,又选择用礼物来表达的话,我会很开心,就算只是一件很小的,但代表着心意的礼物。


 我希望可以培养出一个真正懂我的粉丝群体来迎接我的专辑。这张专辑非常重要,你们肯定会喜欢的,跟SoundCloud上完全不一样,这张砖会很摇滚。


 八月能来看我和Flo的演唱会会很酷。九月的演唱会,有现场管弦乐队和摇滚乐队,所以我也很喜欢这场。但上海的法扎一定得来。所以如果有条件的话,三个活动都来吧。


-END-


关注我

 查看往期连载精彩内容

喜欢公号,可以进入菜单栏打赏公号哦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