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所有身份都「埋」进土里,这个道系摇滚青年,做了件比陈凯歌拍《猫妖传》更疯狂的事

借宿2019-11-07 11:15:54


昨天滚妹去看了《妖猫传》。


好看。


在所有关于盛唐幻象中,陈凯歌借着一字不露的长恨歌,拍出了最自负、最脆弱,也最美的大唐盛世,如梦幻泡影,如电光魅影。



——滚妹,这一次,我把所有身份都「埋」进土里了。


说话的人是周伟杰,滚妹记得他,因为他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北宋大哲学家、理学鼻祖周敦颐的后裔。


不记得周敦颐?可你一定记得,初中时吟背过的,爱莲说。




凝心于笔尖的画者、激情彭拜的摇滚音乐人、清静无为的道人、互联网从业者


——记得第一次见面,滚妹问过我,这几种迥异的思维置于同一个身体里,会不会打架? 



我叫周伟杰,现在朋友们都叫我「摇滚道士」。

 

我先解释一下摇滚这件事吧。因为爱好画画,我大学选择了攻读艺术设计专业,又在那时,迷上了摇滚乐。


后来组了乐队,做了三年的全职音乐人,去过路边、酒吧、音乐节、婚礼等各种形式场地演出,还差点签了唱片公司……



做乐队的那些年,我们一度也参加了全国音乐大赛,止步于浙江赛区,记得那届的总冠军是逃跑计划。


也是巧,2013年,我们的最后一场演出也是跟逃跑计划同台。


至于道士嘛,这就说来话长了。


喜欢道教,始于初中历史课本。大学开始,我走遍了几乎全国知名的道观、道教名山。


机缘巧合之下,我认识了现在的师父,全真教龙门派二十六代传人。

 

很多人对道教有误解,真正的道学,是对现实的实践和探索,是剥去表面望见的生活内核,是道教数千年无数人智慧的结晶。



摇滚与道,看似一静一动,实则二者有很大的共性,都是随性的、潇洒的。



大学毕业后,我去创业了。做了个平台,把大学周边所有消费门店集合到一起,用我的可以统一打折,后来因为合伙人出问题而解散了——真可惜了,那时候可还没有大众美团什么事儿呢。


这之后,我进了杭州日报,负责互联网业务,后来天猫超市的产品经理找到我,还有其他几个阿里系的人,当时做了九贝壳,就是一个上门回收旧物的线上平台,经历了O2O最疯狂的那段时间,最终没挺过互联网的资本寒冬。


再后来,我们接触过很多互联网项目、互联网公司、投资方……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很多互联网公司研发新品的时候,都会把技术人员放到一个封闭环境里,一呆就是个把月;直到今天,阿里研发新品的时候,依然会回到湖畔花园。


这几乎成了互联网公司的惯例。在杭州互联网这么多年,数十家创业公司找过我,让我帮他们去物色桐庐、莫干山那边好的民宿,他们有十几个程序员,需要杀了祭天闭关修炼。


——难道你还没看出个中的商机?


带给码农灵感的房子

有互联网人最想要的安静

扫一扫,门卡这就给你




浙江桐庐,环溪村,背靠天子山、左右天子源和青源两条溪汇流于村口。


周敦颐的后裔,也就是我和我的族人们,就生活在这里。


村里还有用于祭拜的爱莲堂。



这里曾是被《中国风水史》列入中国大陆三大风水宝地之一的城市,这里也是范蠡、西施、严陵归隐的地方,亦为三国孙家的发家祖坟之地。


这是我的家乡,避世安静,其实离城市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


 半山村


春天时,富春江的水拉着百花香欢快流淌;夏天,负氧离子随着清风钻进鼻翼;秋天,满山的红枫、金黄的银杏,让人想去骑行;就连冬天,仍是一片浓绿的山脉也让这里美成一幅画。


有此故乡,谁还愿意背井离乡呢?



△ 小村旁清风徐来的绿竹林

横村镇,白云村,半山村,我想就在这里,在家门口,建一座Dream House。


我叫它「莲社·溪客,包含着《爱莲说》的风骨,也暗藏着陪我走过美好童年的小溪流水。

 


在小村远望,翠嶂千峰起苍茫


莲社·溪客在山坡上,视野开阔,站在这里望出去,世界就在你脚下,满眼都是蓝天和青山。

△ 改造之前,破败的民房


△ 改造之前,农家菜地

我找来了设计师许亦多。第一期先选了4栋老房子进行改造。


改造老房子,是一件需要认真对待的事,住了几代人的房子,原有特色和建筑风格都会保留。我们做的最大改变,是让它变得更宜居。



为了更好的感受山景,此层外墙采用了大面的玻璃窗包裹,内部没有多余的装饰,视线可穿透二楼,在内部或外部都可以看见周围的山景。




主楼的顶层,我们特意去掉了一半的屋顶,让它变成一个室外平台。


抬头就是满眼的星空,朋友们也可以在这里烧烤,聚会,看电影,是一个非常自由,又接近天空的空间。




主楼的右边是个类似阳光房的建筑与客房相互连接,内设有接待中心,可扩展为酒吧或会议室。



每个房间都配有落地大窗,给你一种「世界就在脚下」的自豪感。


单独的室外阳台,全部面朝东方,早晨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最美日出。


从阳台向下望去,一个完全融入山景里的游泳池,继续释放自由。

 


距离城市的压抑和拥堵,1小时之外,白云村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不羁过、疯狂过、寻找过、信仰过,这三十年的经历,成就了如今的我。


如今,我把这些身份都埋进土里,用来交换这一小片天地间的乐土。


不妥协的人生,才比较有趣不是吗。


 

周伟杰:把曾经的狂野唱给自然,和你



如果你也喜欢这个故事

也请转发,让更多人看到~ 


关于“这个道系摇滚青年,在半山腰上建一个互联网基地民宿

想了解更多,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