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吹奏乐器------口琴

歌手文明2021-02-19 06:28:10

基本介绍

口琴,自由簧气鸣乐器。为小型的吹奏乐器。琴身呈长方形,其大小、长短各不相同,形制甚多。常见的为24孔双簧口琴,用自然音阶演奏。此外还有低音口琴、八度口琴、和弦口琴、变调口琴等。一般琴长约16~20厘米,上下有两排小方格孔,装有多组自由振动的簧片,气流强迫通过时,灵活的金属舌簧振动发音。所有口琴都靠将空气呼入或吸出琴孔振动簧片从而发音,并来回移动,吹不同的孔发出不同的音。口琴

布鲁斯口琴每孔装有一对簧片,演奏者呼气时发一音,吸气时发另一音;而复音口琴因为相邻的上下两格音高相同,而相邻的左右两孔一孔为吹音,一孔为吸音,所以演奏时将口含放在约4个方格的地方。复音口琴旧式吹奏方法与布鲁斯相同,而新式吹奏方法则为口含7孔(即14格),舌头盖住左边6孔,有节奏的放开作伴奏。伴奏吹奏方法详见教程。每对簧片一般调成相邻的音高,如呼气产生E音,吸气会产生F音。上面描述的口琴19世纪在德国发明,它是以从亚洲带入欧洲的某些口风琴为基础改进的。                                                                   口琴的演奏可以有很高的艺术性,技艺精湛的演奏家可以通过改变舌片的发音和气流的压力来制造多种效果。口琴多用于民间音乐中,偶尔也在流行音乐如摇滚乐中使用。此外,严肃音乐作曲家也对口琴产生兴趣,并为之创作音乐,其中有D.米约的《口琴与乐队组曲》和沃恩·威廉斯的《口琴与乐队浪漫曲》。

发展历史

1821年早春的一个上午,德国乡村一农家女孩拿着妈妈的木梳在门口玩耍,玩着玩着,玩出来一个新花样:她找来了两片纸 ,一张上一张下地贴在木梳上,然后把它放到嘴上吹了起来,想不到木梳发出了悦耳动听的声音。就在此时,一名叫布希曼的音乐家从这儿经过,被奇妙的声音吸引。他走上前去,让女孩把木梳给他看。布殊曼仔细地端详了这一“杰作”后,萌发了研制一种新乐器的想法。回到家中,他参照小女孩的木梳、中国古代的笙和罗马笛的发音吹奏原理,用象牙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把口琴。

有一位法国的钟表匠叫弗里德利克·布殊曼(Christian fricdrich Ludwig Buschmann),他拿笙作样本,将15根音笛(Pitch-Pipe)排列在一起,依其长短而发出高低不一的声音,他称这种简单小巧的新发明为口琴(另一种说法是命名为「aura」),那是公元1821年。布殊曼形容他的发明是「一件其实独一无二的乐器……,口琴仅祗有四英寸长的直径和长度,使用21音阶,演奏时可能程度同钢琴的音阶一样,渐次升高,可是没有钢琴的琴键,用六个协和音,只要演奏者能控制呼吸即可。」

布殊曼独特的乐器,一时曾流行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他们那时很奇怪的并不是用来吹奏;当时贵族妇女将它做为饰物带著,而绅士们则将它安装在手杖的顶端以示美观。布殊曼被后人称为「口琴之父」,实不为过。在十八世纪初期,乐器的演奏尚未受人重视,而口琴之能被广大人们所接受,可见其优点是其他乐器所无法比拟的。后来有一位名叫克里斯汀,梅斯纳尔(christian Messner)的编织者以仿制这种乐器作为副业,当时又有一位钟表匠名叫马德和来(Matthias Hohner)他购买了一支梅斯纳尔的仿制品,开始研究如何再去改造它;这也奠定了往后他自己在1857年开始生产口琴成功的基础,从每年仅生产650 支口琴﹐到了1900年,每年可生产四万支口琴,今天和来厂已能在一小时生产超过650件乐器(还有其他乐器),全年已超过了230万件,其分厂遍布全球﹐在硬体的开发上﹐德国HOHNER厂具有相当重要的贡献。

西元1825年,一位十八世纪末出生于波西米亚(Bohemia)的乐器工匠Richter(瑞希特尔),他注意到只能吹气演奏的aura口琴不易演奏当时民谣音乐的这个缺点,于是他加入吸气的簧片,此音阶排列的方式称为Richter System,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发明,对后世有启蒙的功用。这种瑞希特尔音阶的排列方式,吹气是主音(Tonic)和弦排列,而吸气是属七(Dominant 7th)和弦排列;以C调为例,吹气为C和弦,吸气就变成G7和弦。Richter System的两个和弦适合演奏当时的民谣音乐,也是当时制造口琴的范本。Hohner使用Richter system制造的口琴,很类似今日的Blues Harp口琴,在西元1865年,Hohner的口琴出现在美国贩售,并于西元1888年大量生产。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音阶Richter口琴(Diatonic Richter Harmonica)传入美国后,会被称为「French Harp」或「Harp」(Harp原意为竖琴),所以Harp也成为十孔口琴(10 Holes Harmonica)的代名词。美国的欧洲音乐文化及非裔美国黑人音乐不但蕴育了口琴的新生命,更慢慢的将口琴音乐发扬光大。

加有一根可以变换半音按键的口琴(我们称之为半音阶口琴 Chromatic Harmonica)﹐据考大概是在西元1885年后才被研发出来。这根看似简单但却神奇的按键﹐使半音阶口琴在演奏更为复杂的旋律与调性上的性能大为提升﹐也正因如此﹐要用口琴来演奏古典名曲就不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50年代后发现半音阶口琴丰富音乐性的作曲家们便开始为他作了不少重要作品﹐而不再停留在吹奏轻音乐或是一些民谣、通俗歌曲的地步﹐其中不乏杰出的作曲家:米尧、佛汉威廉士、班哲明James Moody、Micheal Spivakowsky、Gordon Jacob、魏拉?罗伯士等等。Larry Adler、Tommy Reilly和黄青白这三位大师级演奏家的个人传记与成就更是受到The New Grove音乐辞典的肯定而登录名人榜中。

亚洲的口琴发展比欧美慢很多﹐大约在西元1898年传入日本大阪﹐那时比较感兴趣的是一种具有双簧片的复音口琴(Tremolo Harmonica)﹐经过约30年的流传后﹐人们发现瑞希特尔音阶排列的口琴无法完善演奏日本的民谣歌曲﹐遂开始改良成现在我们所吹的复音口琴音阶(低音部有La及Fa)﹐ 改革的大功臣包括祖滨拾松翁、川口章吾先生等等。随著音乐水平提高与要求越来越严谨﹐复音口琴再经过多位口琴大师的改良﹐研发出小调口琴﹐终于能够完整演奏出日本地方民谣﹐佐藤秀廊与福岛常雄两位大师功不可没。西元1924年到1933年间﹐再传入中国大陆、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喜爱口琴的人们开始组织各种协会团体﹐汇聚众人的力量﹐不断地为口琴的流传写下不朽的一页。

台湾的口琴发展﹐自西元1945年(民国34年)开始(也许更早﹐难以考究)﹐在林志华、李春乡、王庆勋、王庆基等多位口琴界前辈开疆辟土下﹐曾在民国70年左右创下百万的学习人口﹐口琴成为们不可或缺的乐器;但随著西乐东渐﹐生活水平提高﹐许多昂贵的乐器已不再难以接触﹐加上派系纷扰不断﹐口琴的学习风气很快受到考验﹐短短10年间﹐在民国80年曾一度跌到谷底﹐差点成为历史的灰烬;危机便是转机﹐幸赖一群有心之士为恢复口琴的推广使命﹐以及打开一条生存之道开始大量引进国外的资讯﹐藉此刺激穨萎不振的局势﹐并大胆的走向国际舞台﹐参与各项世界级的口琴比赛﹐在1993年更获得首奖而归(台北黄石口琴乐团是台湾四十年来第一个获得世界口琴大赛冠军的团体)﹐文建会为此还特地颁奖表扬。自此后﹐通往罗马大道已开﹐陆续有许多胸怀大志放眼天下的口琴有心之士﹐始实践梦想与抱负迈步勇往直前。如今﹐口琴蓬勃发展的地步﹐个人实在难以估计﹐随著音乐的多元化﹐更增添口琴灿烂的内在。不过﹐在三角型的发展常态下﹐最顶端的人物呼之欲出﹐可惜底部的基础比起其他乐器的发展之道来看﹐仍嫌不稳﹐这也是为何现在口琴的出版品、师资仍然匮乏﹐很多乐谱仍停留在二、三十年前的深度﹐却未见更多出色的作品带领著我们往顶端而去。

仅管这些问题仍然存在﹐还有许多不易解决、需要时间来努力的事情有待处理﹐但我们努力为台口琴界打造美好未来的心﹐却从未有过松懈﹐因为我们曾经被口琴音乐所深深感动过﹐了解这项乐器将能够深入民心﹐现在我们需要改变的就是让「吹奏的人多、了解的人更多」的理想境地﹐ 唯有如此﹐才能立三角型于不倾不倒的常态﹐口琴音乐普及化得以真正的落实。

基本分类

按用途,口琴大体可以分为独奏用口琴和合奏用口琴两大类。前者主要包括复音类口琴(包括重音、回声口琴)、半音阶口琴和布鲁斯口琴等;后者则有贝司口琴、和弦口琴、铜角口琴等。

按发音方式,又可分为单簧片发音和多簧片发音两种。半音阶、布鲁斯口琴等属于单簧片发音,儿童玩具口琴以及项链、钥匙链口琴也属于这类;而复音类、和弦、贝司口琴则属于后者。

其他资料


复音类口琴

复音口琴(Tremolo Harmonica)

复音口琴又称震音口琴,是由双排吹孔构成的全音阶口琴,其上排簧片和下排簧片的音高(pitch)会被口琴调整至有些微差距,每个音由相同音高的两个簧片发出。由于这两个簧片同时为吹孔或吸孔,演奏时两个簧片同时共鸣震动,两个簧片音高的细微差别会产生一种动听的震音效果。这种口琴较适合演奏民谣(folk)和乡村音乐(country),如拉丁美洲(Latin America),亚洲(Asia),欧洲(Europe)民歌。这也是在亚洲最流行的口琴。

这可以说是中国乃至亚洲最流行的一类口琴。复音口琴一般有16到28孔,其中以24孔为国内最常见品种。日本复音琴又常见21孔。复音琴孔分为上下两排,一般吹奏时,同一孔中上下两个簧片同时发声。由于两个簧片振动频率有细微差别,同时振动会产生物理上叫做“拍”的现象,表现为声音强弱的周期性变化,也就是所谓的“震音”。这也是复音口琴在国外被称为“Tremolo”的原因。重音、回声口琴可认为是复音口琴的变种,同属于复音类。前者上下两个簧片成八度关系,音色丰满圆润;后者具有筒形的琴盖板(琴壳),具有独特的共鸣效果。复音口琴有不少于12个调子的产品,最常见的调子是C,另外A调的也比较多。C调琴音域比较高,有时会显得刺耳。一般认为A调琴的音域最接近人声。另外,同时持两把调子相差半音的口琴可以演奏半音阶,实现转调。具体不多说,请参考相关资料。

重音口琴(Octave Harmonica)

重音口琴

重音口琴与复音口琴机构相同,有着同样的簧片排列和音阶排列。不同之处在于同一个音的两个簧片音高相差一个八度。音色饱满,并没有震音效果。适合演奏古老的民俗(folk)音乐和爱尔兰(Old Ireland)音乐。

小中音口琴(Bariton Harmonica)

中音口琴即是BARITON(BR),中音口琴亦与复音口琴相仿,其音比高音口琴(即复音口琴)全部低了八度,在大合奏中它多用做伴奏和表现音色较沉重的旋律。中音口琴在大和奏时,其地位相当于管弦乐中的中提琴部份。 中音口琴是口琴家族的主要成员,它既能在合奏时使乐声溶合,又能像独奏乐器般善于表达感情。

回音口琴(Echo Harmonica)

用来合奏或作为默写曲子专门独奏的复音口琴,拥有桶形的盖板使得它有一种特殊的回音效果。

重音回声口琴(Octave &Echo Harmonica)

重音口琴与回声口琴的结合体,既拥有回声口琴的外形且同一个音的两个簧片音高相差一个八度的口琴。

全音阶口琴(十孔口琴)

全音阶口琴(Diatonic Harmonica)

口琴这是欧美十分流行的一类口琴。由于最常见的类型具有十个孔的缘故,十孔口琴「10-Holes Harp」又叫布鲁斯口琴/蓝调口琴。此类口琴一孔两个音,多使用Ritcher调音方式——低音没有4和6,却又有两个5。这样的设计原本是考虑到民族音乐的需要同时可以演奏一些和弦而产生。但是压音(Bending)技术的出现,使得原本缺失的音能够演奏,同时也给布鲁斯口琴增添了独有的魅力,甚至可以说,这是布鲁斯口琴之所以成为布鲁斯口琴的原因。这恐怕是设计者当初万万没有想到的。此类口琴的特色在于它的小巧和独特的音色,是一种极为“人性化”的乐器。在布鲁斯音乐中,此类口琴具有和吉他比肩的地位。除此之外,布鲁斯口琴还很适合演奏一些具有民族风味的曲子。此类口琴学习的难度比复音也要大一些,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压音技术的灵活运用需要长期的练习,同时布鲁斯口琴独特的乐理也需要花一些精力来学习。

随着布鲁斯在欧美地区的流行,继压音技术之后又出现了超吸和超吹(Overdraw、Overblow,统称Overbend),这两种技术可以在布鲁斯口琴上获得压音无法得到的升、降半音。自此,通过Bend技术和Overbend技术的结合,演奏者可以在任意一个调式的布鲁斯口琴上,都可以演奏出12个调式。

全音阶口琴有十个吹孔,每孔吹吸产生两个音,故称十孔口琴,又可以称为民谣/蓝调口琴。这种口琴在欧美极为流行,可以认为它是口琴爱好者中最大的族群。十孔口琴体积很小,携带容易,其音色具有相当的模仿能力,优美中带点忧郁,因此适合蓝调(blues)、摇滚(rock)、乡村(country)、民谣(folk)、爵士(jazz)等风格,也是影视娱乐配乐最常用的口琴。

标准全音阶口琴(Richeter System) 

这是标准音阶排列的十孔口琴,估大部分热爱十孔口琴的人士都选用该种口琴,每孔两个音,共20个,约有3个八度。一般十孔口琴有一个共通的特性,就是低音部没有F和A,高音部没有B,这是为了和声上的考虑而特意设计的。吹奏者依然可以运用压音(banding)技术来吹奏出欠缺的音阶。关于这样的音阶设计其实要追溯到1825年一位波希米亚的乐器工匠Richter,改良并创新出现这种音阶排列系统。吹气时发出1、3、5一组音为C和弦,而吸气时发出2、4、6或5、7、2、4一组音构成G7和弦,对于演奏当时的民谣音乐非常适合,尤其适合演奏蓝调音乐。

由于richter system的音阶排列低音部没有F和A,对于演奏民谣或流行音乐时常采用低音部F和A的旋律,会有较大影响。所以口琴爱好者通常会依照自己的喜好和演奏风格自行定制口琴,这类口琴称之为调音全音阶口琴。

半音阶口琴

半音阶口琴(Chromatic Harmonica)

这种口琴包含完整的半音音阶,可以用一只口琴演奏任何调的乐曲。半音阶口琴包括所有升降半音的12个音的半音音阶。半音阶口琴每个孔4个簧片,其中两个正常音高,两个为半音。通过在口琴一边的按钮切换正常音与半音。半音阶口琴适合演奏爵士乐(jazz),古典音乐(classic),布鲁斯音乐(blues)与流行音乐。

口琴半音阶口琴是比复音口琴更加严肃一些的乐器。完整的半音阶,最大可达四个八度以上的音域,使得诞生时间并不算长的半音阶口琴在正规乐器中占有一席之地。虽然不是传统交响乐团中的正式成员,但在许多口琴大师的努力下,半音阶口琴在室内乐等领域已有一定地位,国内外亦有以半音阶口琴为主音,由和弦、贝司口琴等组成的乐团活跃。常见的半音阶口琴为一孔四音,吹吸音成二度关系,按下变音键则每个音都升高半音。至于孔数则有8、10、12、14、16等多种,音域为二到四个八度,大部分为C调。由于可以演奏音域内的所有半音,此类口琴适合演奏比较复杂的乐曲。半音阶口琴的学习门槛比复音琴要高一些,一方面是乐理上的难度要大一些,另一方面也有吹奏难度上的原因:演奏半音阶对气息控制的要求比复音高得多,同时要求用气、移琴与按键的严格配合。另外,由于生产工艺、成本等原因,也有部分厂家生产一孔两音的半音阶口琴。常见的有国产的24孔48音琴,日本产的17孔、22孔琴等。还有一类独特的半音阶口琴,类似复音琴有两排孔,上面一排比下面一排高半音。一般认为,一孔四音的设计比较正规。据我所知,比较知名的演奏家中尚无选用后面两种琴的先例。

合奏类口琴

低音口琴(Bass or Double Bass Harmonica)

低音口琴比较特殊,所有的孔均为吹孔,低音口琴主要担任乐队内低音的部分。低音口琴较重,有单音簧口琴或双音簧发声的型号。倍低音(double bass)是双簧音的那种,其上下簧片音高相差八度。类似于钢琴,上排孔相当于钢琴的黑键,下排孔相当于钢琴的白键。较一般口琴低一个或两个八度。低音口琴的音色低沉、浑圆、厚重,负责衬托旋律和稳定乐曲的节奏及速度。是口琴社团和乐队的必备乐器。

和弦口琴(Chord Harmonica)

和弦口琴是所有口琴中长度最长的种类。这种口琴的每一个孔都是有一个和弦组成。即每一个孔由若干口琴簧片组成以形成和弦。例如,C和弦由C、E、G 组成。这类口琴用于合奏中的伴奏。这种口琴能造出独奏类口琴如何苦练技巧也无法媲美的和声效果,是口琴社团、乐队的必备之一。 但是由于不能吹奏旋律所以几乎无法用来独奏,也几乎没有以和弦口琴为主乐器的曲目。

铜角口琴(Horn Harmonica)

从外形上铜角口琴兼具低音口琴的壮与和弦口琴的长。铜角口琴分为高音铜角(soprano horn)和中音口琴铜角(alto horn)两种,单音簧发声,只有吹气音而没有吸气音,琴格分为两排,上排孔相当于钢琴的黑键,下排孔相当于钢琴的白键,管状的盖板与木格琴身营造出像木管或法国号似的音色,甚至有编曲者把管乐部分编给铜角口琴来吹奏,但它并不适合吹奏快速的旋律。这种口琴音色清亮而圆润,纯净而特殊,可用手做振音效果,是口琴社团、乐队的必备之一。

大中音口琴(Bariton Harmonica)

大型中音口琴即常说的大中音口琴,它的构造分上下两格,上面一格的音比下面的一个高半度。中音口琴是复音口琴中比较特殊的琴,它比普通复音低了八度,除此之外,其余特点与普通复音无异。在大合奏中较常见到。在大合奏的配置中,相当于管弦乐团的"中提琴"的地位,当然有时也有例外。中音口琴比普通复音耗气。故更需注重气的使用。中音口琴琴壳有Bariton字样,可作为辨别中音口琴与普通复音的标识,口琴合奏谱常以"Br."的缩写记之。口琴大中音口琴音色厚重、优美,在口琴合奏中是不可缺少的一个声部,有时候也在重奏中担任重要的声部。大中音口琴是单孔发音,和半音阶口琴很合得来,而且音色浑厚,在重奏中担任第二或第三声部非常适合。在以往口琴合奏曲谱中中音声部大都是配和声,跟着重音或和弦声部走,很少给个主旋律,在口琴队中很不起眼,往往不受重视,基本上是由吹奏技巧一般或是新队员担任,这就很“委屈”大中音口琴了。 大中音口琴的鼻祖是程明德先生,他在口琴总厂担任技师时研制的。程先生大中音口琴吹得非常好,气息控制收发自如,发音洪亮,音色优美。我听过他和学生们一起演奏的“旧友进行曲”,程先生用大中音口琴吹中音声部,穿透力很强。

笛声口琴                                                                                                             

笛声口琴有高音微声和中音笛声两种。这是一种大型的单音口琴,也只有吹音没有吸音。它的音色很好听。只是由于面积大,音孔距离较远,音阶大跳比较困难。

其它类型(Other Harmonicas)

儿童口琴(Children Harmonica)

对孩子们来说,该种口琴便是个很好的礼物;它可以培养儿童对音乐的兴趣,为以后在音乐方面发展提供良好基础。常见有4孔8簧片结构等。

迷你口琴(Mini Harmonica)

也被称作“项链口琴”,可以说这种口琴应该是所有乐器当中最小巧的一种,通常为4孔8簧片结构。由口琴于只能吹出一个完整的八度。所以可以吹奏的曲目十分有限。国外大厂的项链口琴都做的很华丽,所以首饰价值要比实用价值大。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