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焦虑,源于对孩子的不信任

淘妈笔记本2022-06-20 10:23:38

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情绪,焦虑有它自己的特殊意义。当我们感受到局限的时候,焦虑就会产生。这时,我们可以通过焦虑,发现人生的局限性,然后或者绕过它、或者化解它,或者超越它……

相反,一旦我们消灭了焦虑,也就毁掉了这样的机会。

……

按照存在主义哲学,只要你渴望触及人类、社会乃至世界的真相,那么你会一直焦虑下去。因为,不管成长到哪一层次,你一定会发现新的局限性,这时焦虑就势必会发生。……从这一点看,焦虑是推动我们认识世界的动力。

摘自武志红《感谢自己的不完美》

也就是说,焦虑是会伴随我们一生的情绪,是我们在面临新的挑战时应对心理压力的本能反应。就育儿这个事情来说,我估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新妈妈都有过比较严重的焦虑,这体现在婴儿期的母乳喂养、辅食添加、大小便次数、生病护理,幼儿期的孩子认生、独自玩耍能力、社交主动性,孩子更大后的学习能力、兴趣培养、人格培养等方方面面。只要孩子正常成长,他们的认知、情感等各方面得到相应发展后,我们父母就会面临层出不穷的新挑战,焦虑也会一直伴随着我们。

我们无法消灭焦虑,只能接纳、认可并克服之。

关于焦虑的来源,武志红在这篇文章中将其归结为“局限性”,就育儿这个范畴来讲,我自己的亲身体验是焦虑主要来源于不相信/不信任,对自己作为一个合格父母的不自信,以及对孩子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生存本能、提高/完善自己的本能的不信任。而其中对孩子的不信任占有绝对更高的比重。




记得去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跟朋友相约带两个孩子去花卉大观园,早上出门前淘磨磨蹭蹭地,我担心迟到就强行拉过孩子穿衣服,淘当然很抗拒也起了情绪,等穿好衣服情绪也平稳之后,我们拿上随身物品准备出门,结果我拉起淘的小手就感觉不太对劲,温度有点异常地高,赶忙拿温度计量了一下,37.5℃。淘发烧了!而且室外有轻中度雾霾,怎么办,还要不要去呢?那会儿淘也就两岁半左右,我没什么独自带她出远门的经验,而且她还低烧了,又是个不利于健康的雾霾天。我心里已经开始打退堂鼓,担心淘要是在路上或者到达目的地后烧起来我会应付不了。可是,朋友已经到楼下等着了,我反悔多不好啊!怀着焦虑忐忑的心,我回屋拿上耳温计和退烧药,硬着头皮下楼出发。

上了朋友的车,我心虚地说了句“出门前淘淘突然低烧,今天可能玩的兴致不会很高。”本来我心里期待她回我一句“那怎么办,你们还去吗”之类的话好让我安心地躲回家中,可是朋友只是微笑着淡淡地说了一句“孩子呀最不禁妈妈念叨了,你心里担心什么就真的会来什么,你心里想着没事儿就一定没事儿。37.5度要是我的话根本不当回事儿,咱们出发吧。”尽管对于当时坚定地持科学主义观的我来说朋友的话我实在没办法相信,可也没办法,只能放下担心祈祷一路安好。

去的路上因为堵车加上走错路总共开了一个多小时,淘在后半段时哭闹了一会儿,但是等进了大观园后兴致就一直很高,两个小朋友参观完温室区的恐龙展后在天寒地冻的室外一直玩到夕阳西斜。淘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症状。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非常大,我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在带孩子这件事儿上我是多么的不自信以及多么地不信任孩子。如果理智冷静地思考,淘在出发前晚以及早上起床时都一切安好,那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发烧呢!尽管在那个当下我也怀疑37.5度的体温是因为穿衣服时折腾的临时性血液循环加快,但是对孩子体质的深深不信任导致的我的焦虑情绪让我不顾事实而做出了“孩子病了”这样的判断。


当然,“对孩子体质的深深不信任”是有原因的。

我自己从小就体弱多病,现在体质也不怎么好(我妈我爸我哥我姐我所有其他亲戚都这么说,所以我对此已深信不疑,真实情况是不是如此其实我也不知道),所以对于身体这个有机体的运转机制和自我修复能力我是“先天”就不太信任的。再加上这个不信任的来源——我妈,在我辞职前(淘一岁两个月前)一直在帮我带孩子,她跟其他姥姥/外婆一样全身心地爱着我们母女,也把全身心的注意力都给到了我们母女。所以,小淘一有风吹草动,她一定比我更加着急担心。

小淘两岁以前尽管感冒次数也不多,但是基本上如果症状稍微严重一些(其实也就是鼻涕流得比较凶,或者咳嗽几声)我就会带她去医院验指血。当然每次都是病毒性感染,验完血我就抱回家养着了,也不会给她吃药,基本上7-10天肯定好彻底。但是不验个血吧,我就会担心万一细菌感染了不及时用药会不会延长病程呐,万一发展成比较严重的疾病可咋办呢!还有,尽管我在吃药这个问题上非常谨慎,但是每次验完血大夫开的药我也都会拿回家,然后就收藏到药箱里备用,所谓备用也就是求个心安,到最后都是未拆封就过期扔掉了。所以,先前淘验指血挨的针全白挨了。

其实,感冒还好,因为我是坚定的科学主义论者嘛,人家科学研究早已证明了病毒性感冒就是一个自愈的过程,给不给药都得有7-10天的病程,所以在验完血之后我还是挺淡定的,就熬着呗,熬着熬着孩子准能自己好,事实也果真如此。



可为什么我还是对小淘的体质这么不自信呢?这就要从我与她加辅食开始的顽固性便秘抗争的血泪史说起了。淘从6个月加辅食开始攒肚,然后因为喂养不当发展成严重便秘,最厉害的一次大概在淘8个月时,她自己使劲拉不出来,去医院大夫给上了一支孩子剂量的开塞露,她还是拉不出来,大哭之后在小屁眼还含着屎疙瘩的情况下筋疲力尽地睡着了,外婆、我和淘爸三个大人在一旁只能无助地也默默流泪。后来,大夫也没办法只能又给上了一支开塞露,才算是拉了出来。

这个事情给我们一家人留下了非常严重的阴影,之后我们每天就关注着淘有没有拉粑粑这个事儿。我为此上各种育儿论坛,搜集崔玉涛等专家的解决婴幼儿便秘的各种宝典,然后一一在淘身上试验。在战战兢兢中熬到淘12个月我辞职,淘用尽了西医的各种方式,长期乳果糖、开塞露、古方蜂蜜条伺候,也没有解决根本问题,每天还是拉小羊粪蛋。后来实在没办法转向我一直抵制的中医,在对症的中医大夫调理下,淘的顽固性便秘才得以最终缓解。彼时,淘已接近2岁。


说起来好像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可那一年多来我们每天都是在极强的焦虑压力下度过的,在别的同龄孩子早已从吃喝拉撒的关注点上升到语言运动等更高级领域的发展时,我们还每天为淘的吃喝拉撒发愁。而这一切我事后也有反省,其实都是我们大人自己太过焦虑导致的。



孩子刚开始添加辅食时,肠胃负担过重,淘已经出现积食症状,一顿奶只喝三四十毫升,可我们没有看到孩子的这个信号——这个信号是说“外婆/妈妈,我现在很饱,我的肠胃需要休息,不要再喂我东西吃了”——而一味地把我们的担心投射到孩子身上,拼命还想多喂一点,隔十几分钟半小时就喂。孩子已经因为积食出现轻微便秘了,又自作主张给孩子喂苹果泥、红薯泥等所谓通便的东西,这些食物对于刚添加辅食的小婴儿来说绝对是无法消化的负担。我们就是这样不相信孩子的生存本能——孩子饿了自然会吃,饱了自然就把食物往外推,然后把轻微便秘喂养成了最后的顽固性便秘。

在孩子两岁便秘得到根本性缓解之后,我已经慢慢地不再那么焦虑,可是直到花卉大观园事件之后,我才看到自己的焦虑投射机制。我本来以为我只是自己焦虑,没想到我之前其实一直在强制性地把我的焦虑投射到孩子身上

因为我担心孩子轻微感冒转细菌性感染,我不相信孩子给我的信号——她的症状并不严重,所以我把我的担心投射到孩子身上,非要让她挨一针我才安心;

因为我担心孩子饮水不足容易生病,我不相信孩子渴了自然会喝水,所以我把我的担心投射到孩子身上,非得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她喝,直到孩子产生逆反心理;

因为我担心孩子睡觉着凉,在孩子一遍遍主动扯掉被子之后,又一遍遍给她盖上,直到孩子鼻子呼噜呼噜地出现热性反应;

因为我担心孩子吃糖吃多了会蛀牙/会甜傻掉,我不相信孩子不会把自己吃难受,所以我严加管控;

因为我担心孩子营养不良,总想每天保证她“均衡饮食”,所以千方百计给她变换食材品类,每天水产畜肉伺候,结果把我自己搞得很累,孩子反而容易积食;

……

等等等等。


看到自己的投射机制其实并不会制止焦虑情绪的产生,只是会让我有一份觉察,在我想要施加控制之前,我会先问一下自己:孩子真的需要被控制,还是我为了自己不被焦虑情绪折磨的需要而控制?经过这么一问之后,我一般就会放下自己的控制欲望,还给孩子自由选择的意志。

我自己思维的这种转变在孩子身上真的有非常明显的体现,她在两岁半以后几乎就不怎么生病了,感冒次数也非常非常少。今年总共高烧两次,一次在爷爷奶奶家积食,一次在外婆家受寒,每次都烧到39.5-40度,不过我不再急得心急火燎,而是会观察孩子的症状,看她精神状态好,我就只管给她降温,最后都没去医院,只是烧到39.5度时给过退烧药,然后孩子就自愈了,病程都不超过7天。

不光身体状况转好,我一度焦虑的孩子粘人、慢热、不跟同伴玩耍等方面的问题也都不自觉地消失了。

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要相信‘相信’的力量”。相信孩子,TA具有一切动物所具有的生存本能,即使TA现在无力照顾自己,也总会有本能的智慧来向照顾者传达信号,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敏锐地去抓取并准确地去解码这种信号。我们也要相信孩子,不管TA属于哪一种天生气质类型,TA总有属于自己的特长天地,TA有自己的喜好,也有自己的特殊感受,我们需要做的是接纳、理解与尊重,并等待孩子慢慢地以自己的节奏长大。

“相信孩子”这样子的话可能比较空洞,我们(包括我自己)遇事儿时可能还是会不可遏止地焦虑然后不自觉地想要去控制,这时候我们只要问问自己:

孩子就是不肯喝水/吃饭,TA是要渴死/饿死自己吗?

孩子就是不肯吃药,TA不吃这个药病就真的好不了吗?

孩子不肯自己穿衣服,TA是真的要气死我吗?TA以后都无法学会自己穿衣服了吗?

孩子就是要吃糖,TA会把自己吃难受吗?

孩子总是粘着我,TA完全不会自己玩,这是真的吗?

孩子总是打人,TA就喜欢打人,这是真的吗?

……

淘妈原创

2015122

正文照片是15年上半年我跟朋友两人带着俩娃在北京城四处游玩的印记,放下焦虑后一身轻松地带着孩子走四方,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好。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