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在广州生根发芽的音乐治疗小种子|Vol. 2 常见问题

德奥音乐治疗2021-02-21 14:40:41

嗨~大家好!上一篇文章在公众号发布后,收到了不少留言和鼓励,在此致以深深的感谢~ 今天我想跟大家一起探讨几个常见的问题,都是我在实际工作中经常会被问到的,也借此机会分享一下我个人的一点思考。这篇文字虽不是学术探讨,没有那么严谨,但对于欠推敲商榷之处,欢迎前辈和同行们批评指正!


在广州作为自由职业者工作的这三年,每当被人问到职业时,我总是回答:“我是一名音乐治疗师。” (骄傲脸)

听到这个词,大家的反应非常的不同,很有意思。


有人若有所思,沉默片刻问:这到底是什么(鬼)?

有人睁大了眼睛:what?

有人不觉明厉,认为这是个很酷,很高大上的职业

......

当然也有很多朋友,是听说过和有所了解的。问得多了,我越来越觉得,想用简单的话把“音乐治疗”和“音乐治疗师”说清楚,没那么容易。的确,音乐治疗有很多不同的学派,很多前辈已经给它下了一个定义。它也随着不断的发展和实践,不断的被修正、被重新定义。每一个音乐治疗的学派,说法不尽相同,但万变不离其宗。我们用不同的理论去解释,不同的方法去践行,其实首先都是要弄清楚一些问题。例如:


“什么是音乐?”

“音乐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


(图片来自于网络)


1. 什么是音乐?音乐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

这样的问题,显然没有标准答案。至少在接触音乐治疗前,从小学钢琴的我,都并没有认真去想过这些问题。在遍地开花的艺术培训班,考级、比赛以外... 或许我们真该问下自己,为什么学习和接触音乐?音乐是什么?音乐带给你什么样的感受?音乐和我们有什么样的关系?很多时候大家把“音乐”和“乐曲”混为一谈。音乐,绝不仅仅停留在欣赏和演奏的层面,它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有着更丰富深层的意义。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言于形,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诗大序》)


 “音乐是主观的,非语言性的心灵的表达。音乐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一种活动,一种经历。同时它是一种对内心世界整体的,直接的和临时自发的非语言式的表达方式。” (刘媞博士,在上海会议工作坊中,分享了音乐在心理动力学即兴式音乐治疗中的定义。)


“对于我来说,音乐是无处不在的。音乐始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唯有我们开始倾听、开始付出关注,从那一刻起她才真正诞生。音乐是一种相遇,我们与自己相遇,也与自然、环境和整个世界相遇。”(摘自 Stephan Kühne  德国柏林Havelhöhe医院音乐治疗师《心探索》的访谈)


“Music expresses that which cannot be said and on which it ts impossible to be silent"“音乐表现我们无法言说、却又不可能沉默不语之事。” (法国文学巨匠 Victor Hugo)


“Music is the art of thinking with sounds. ” “音乐是用声音思考的艺术”(法国音乐家 Jules Combarieu)

......


上面所引用的这几段文字并不是对这个问题的直接回答,但或许有助于我们打破对音乐狭义的理解。对每个人来说,音乐的体验都是非常私密而不同的。音乐对你意味着什么?留言给我们~正是随着更多的人去研究音乐是什么?它与我们的大脑、对我们的生理、心理有什么样的影响,才有了音乐治疗学科的发展。


2. 音乐治疗是听听音乐、放松身心为主吗?

我们以Bruscia, K. 对音乐治疗的定义为例:音乐治疗是一个系统的干预过程,治疗师通过运用音乐体验和体验中产生的关系,作为改变的动力,来帮助来访者达到促进健康的目的。

-系统的干预过程

- 经过专业受训的音乐治疗师

- 音乐活动及音乐活动体验中所产生的关系


这三点对于系统的音乐治疗干预必不可少,所以音乐治疗主要是以听听音乐、放松身心的想法是有偏差的,因为忽视了治疗师的角色和治疗的系统性。即便是治疗中的音乐活动本身,也不是无的放矢。聆听音乐、音乐放松,都只是音乐治疗的一部分,属于接受式的治疗方式。更多的时候,音乐治疗中的来访者要参与到音乐活动中来,以主动式音乐治疗的形式来进行,例如乐器的对话、即兴,歌曲创作及演唱等等。


3. 市面上有一些音乐治疗的CD, 或“音乐处方”类的音乐,它们是否可以算作音乐治疗的一种方式呢?

或许这些音乐,对于一些听众,真的可以起到放松心情及减压的作用,但它并不能算作系统干预的音乐治疗。更何况说每个人的音乐喜好、对音乐的感受是极其个性化和不同的。(对这一块感兴趣的伙伴,可以点击了解 “听音乐”可以治疗吗?


4. 是否存在什么音乐(或乐器)对应什么病症?

广义上说,或许每一件乐器都和我们的身体有联结。我们聆听音乐和音乐演奏时,这个过程作用于我们的整个身心。因此,更合适的是去谈论整体性,而不是一定要建立一种所谓“对症下药”的精准对应关系。

我非常赞同我所尊重的一位医生朋友的观点,她说:“一首录制好的音乐,再次播放时,永远都一样,记载了演奏者在过去的那个当下的能量状态,永远是过去的。而天地自然, 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每天清晨的鸟叫都是不一样的, 树林里的风声每时每刻都是不同的,都在和当下相和。治疗,就是医者以敏锐的觉知在当下用心与患者共同谱写的,一首面向未来的曲子,独特却无法复制。”



5. 音乐治疗有效吗?

在音乐治疗学中,有很多前辈和同行在做音乐治疗效果评估与测量的研究。评估与测量的方式有很多,量化的研究和质性的研究都会在具体实践中应用。除了这些方法手段以外,我们或许还需要从“生理-心理-社会医学模式”重新去认识健康和疾病。(这个主题嘉尧做过详细的介绍,详情点击从生理-心理-社会医学角度看“健康”)简单来说,就是身心是否能恢复健康,涉及到生理、心理和社会因素,这三者互相影响和作用。

在音乐治疗中,每一次的治疗情境都是一次无法复制的过程,而音乐带给人的内在感受、内在回响,或许发生在治疗结束后的某个时刻,但我们无法确知这个时刻什么时候到来。“music comes after concert...”  一个“成功”的音乐治疗,或许持续做了很多年,才能看到效果。

打个比方,一个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形成的“创伤”,像颗“石子”一样躺在身体里,那我们需要多久才能把它消化?也许很快就过去,但也可能需要又一个三十年的时间。又或许我们并不需要执意去消除它?也可以是如何面对它,与它共处。音乐治疗师只是一个协助者,甚或一个陪同者。真正能找到“解决问题的那把钥匙”的人,只有每一个自己,而做出改变的,也只有自己。



写在最后的话:在创办工作室这一年多时间以来,我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音乐治疗在日新月异地成长与发展,已经有更多的伙伴愿意加入进来,愿意去推动它。很多领域仍有待进一步去探索和开拓,在这个过程中,严谨的态度和持续系统的学习是必不可少的。作为一个摸索在本土一线的音乐治疗师,如何更好地去回应各方面的受众认识和了解音乐治疗的迫切渴望,如何平和而包容地面对不同的生命状态,去接纳、理解并与之工作,这条道路还很长。希望和朋友们共同努力!


感谢耐心阅读,欢迎留言给我们:)下次见!

(文中无标注图片均来自樂在工作室)


公众号内容版权归德奥音乐治疗团队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及个人不得擅自转载或二次修改。

转载与合作请联系邮箱:deao_mt@163.com


长按?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