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桦工作室 李亚:评陕西人艺版《白鹿原》

潘桦工作室2021-11-10 09:51:56

陕西人艺版本的《白鹿原》一直用“陈忠实最满意的版本”做宣传语,实在是名副其实。《白鹿原》的话剧改编,首先面临的难题是一个个关乎取舍的抉择。原著小说是一部多达50万字的鸿篇巨著,故事横跨半个世纪。这半个世纪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最为波澜起伏的半个世纪,外有强敌入侵,危机不断;内有党派纷争,王朝更迭。故事的容量庞大,思想深邃,人物繁多。

《白鹿原》从小说到话剧的改编,不仅意味着艺术体裁、艺术表现形式之间的转换,更是要将两个家族两代人几十年的沧桑所映射的中华民族的苦难历程,浓缩在极其有限的话剧舞台上。这项工作,且不说原著神韵的传达,就算是场景的还原,便已成为了摆在舞美面前的一道难题。而陕西人艺却出色地将之克服,呈现出了具有鲜活的地域特色、独特的艺术风格,不但具有民族化,也极富有艺术个性的剧场效果传达。

首先在剧情上,话剧舞台的限制决定了它的戏剧冲突的高度集中。陕西人艺的创作者们通过对小说中人物、情节的合并、重构、删减等各种方法,使全剧的冲突集中、情节简练、节奏紧凑。冲突的集中极大了增强了场景的表达容量,三十多个戏剧场面,成功地讲述了五十多年的历史。

场景往往是多功能的,或者同时集纳多个戏剧事件,或者在结尾处引入另外一个事件。如此环环紧扣,严丝合缝。而由于故事的时间跨度问题,不同场景之间常出现叙事时间的大跨越,不经意之间,观众已经目睹了桑海沧田。青年时期的白嘉轩,腰杆又硬又直,到他被打断腰,弯了身,再到他老态龙钟。通过他的一生,我们目睹了白鹿村和中华民族的世事变迁。岁月的跨度,在戏剧的舞台上恣意展现,令人唏嘘不已。

而对原著的史诗般纵横开阔的历史叙事的表现,陕西人艺版的《白鹿原》又采用了话剧独有的“歌队”形式。“歌队”起源于古希腊戏剧,采用多人一致行动,以群体为单位歌唱或者念词,可以群体或者个体与剧中角色对话,也可以互相对话。歌队可叙事、可抒情、可评论、可控制节奏,调控氛围。陕西人艺版《白鹿原》中的歌队有大量台词,这些台词往往起着交代未能通过舞台演出的剧情的作用。这样就将复杂的故事情节压缩到了瞬间的戏剧在场。歌队不仅担任叙述者的身份,还常对人物和故事发表评论,表明态度,从而成为了社会文化的替身,通过评论对人物施加压力,能够直接促成他们的下一步行动。歌队不仅是剧情外的元素,也是剧情内的角色设置。他们也会直接参与叙事,成为故事和人物的见证人,成为了叙事的有机组成部分。

以田小娥死后化蛾一场戏为例,原著中如此描述:“白孝武一个封字刚说出口,站在一边的白嘉轩用手势示意匠人暂缓执行孝武的指令,他正出神地瞅着窑垴楞坎上的草丛,众人这才惊异地发现,雪后枯干的蓬蒿草丛里,居然有许多蝴蝶在飞舞。白嘉轩说:‘那是鬼蛾儿,大伙把那些鬼蛾逮住,一个也甭给飞了。’族人们脱下衣衫,摘下帽子,满坡坎上追撵扑打着,把被打死的蛾子捡起来扔到白嘉轩脚下,那是许多彩色的蝴蝶,纯白的纯黄的纯黑的以及白翅黑斑的。”在话剧舞台上,彩色蝴蝶的景象,是通过歌队手持彩色荧光道具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此时灯光暗淡,只见歌队头顶的彩色蝴蝶上下起舞,辅之以凄美神秘的音乐,完成度很高,艺术效果绝佳。

本版《白鹿原》的舞美和灯光设计同样高水准,不但承担了创作者民族化和地域性的艺术追求,还呈现出了独具特色的艺术效果。开演之时,作为主场景的白鹭村祠堂自天而降,威严庄重,颇具历史感和时代感。许多场景都来自于主场景的微调,往往是在方位稍加调整之后,一个全新的场景便出现了。这样,场景的风格能够不断延续。

在场景的布局上,创作者深谙距离美学。许多场景道具放置在远离观众的舞台尽头,距离创造出了一种神秘的美感。宏大的舞台为这种设置提供了可能。田小娥麦场色诱白孝文那场戏的设置是极佳的案例。舞台尽头,歌队聚集看戏,舞台靠近观众席的一侧,田小娥和白孝文在麦堆前表演。尽头歌队或鼓掌或大笑,与这边两人的表演相映成趣。这段演出的喜剧效果,完全是由这种场景设置实现的。

确如这段场景所示,新版《白鹿原》布景匠心独运,不仅提供了表演的环境,还成为了叙述的主体、叙述的基本的元素。就在剧中的创造性作用而言,也成为了整体叙述的有机元素,发挥着同演员一样的作用。甚至在很多时候,它的作用超越了单个的演员,成为了话剧整体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北京人艺版相比,陕西人艺版的《白鹿原》最大的特色是方言的运用。采用方言是追求地域化和民族化的自主选择。当原汁原味的白鹿村方言传来时,观众顿时有穿越时空的感受,被邀请进入了那片热血沃土。陕西籍演员似乎更能体会《白鹿原》的精神,通过他们的演绎,陕西人骨子里那股“生、蹭、冷、倔”得到了生动形象的表达。蒋瑞征对白嘉轩的诠释尤其精彩。同一般的舞台表演不同,他采用了一种更偏于自然的演出方式,即便是在情绪爆发的时刻,他的表演也是富有节制的。他的生存和生活智慧,对传统、对内心正义的坚守,对亲人、对白鹿村以及对国家和民族的深沉的爱,都在这种表演中得到最好的传达。

在保利剧院外的大厅里,主办方为观众精心准备了合影区和纪念品。在演出结束后,观众可凭票剧领取正宗的陕西肉夹馍,这种互动设计让观众耳目一新,又将这一版《白鹿原》的地域化追求延伸到了演出现场之外。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