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苏埃格拉】邓玮“游记”第十三篇,梦回《堂吉柯德》,庞义浚《丑相风车》

邓玮WAIDUN2020-10-20 07:44:19


邓玮说,这一次的“伊比利亚组曲”想写出一部“游记”,带领大家深入的了解西班牙、葡萄牙,了解那些过往的历史和古迹,堂吉柯德,塞万提斯笔下的这一风靡全球的人物,故事发生在。。。


故事片段


在《堂·吉诃德》第八章中,堂吉柯德和仆人桑丘在西班牙的康苏埃格拉遇见了几十架大风车。虽然荷兰的风车很有名气,但西班牙也有15个,且并不逊色。



堂吉柯德对桑丘说:“命运的安排比我们希望的还好。你看那儿,桑丘,就有三十多个放肆的巨人。我想同他们战斗,要他们所有人的性命。有了战利品,我们就可以发财了。这是正义的战斗。从地球表面清除这些坏种是对上帝的一大贡献。”


“什么巨人?”桑丘问。


“就是你看见的那些长臂家伙,有的臂长足有两西里呢。”堂吉柯德说。



桑丘说:“那些不是巨人,是风车。那些像长臂的东西是风车翼,靠风转动,能够推动石磨。”


堂吉柯德说:“在征险方面你还是外行。他们是巨人。如果你害怕了,就靠边站,我去同他们展开殊死的搏斗。”



风车建造在一座山丘上,地势开阔,远远望去,它们一座座小巧玲珑的,走近每座都很大。晨练的人来了走了,天幕深蓝,繁星闪烁。天边渐渐泛红,风呼呼吹着,风车羽翼不转,它们被固定了,只用于观赏。



当年堂吉柯德见到它们时,它们还会动,堂吉柯德大喊:“不要逃跑,你们这些胆小的恶棍!向你们进攻的只是骑士孤身一人。”他飞马上前,和风车厮打起来,长矛刺中风车翼,疾风吹动风车翼,把长矛折断成几截,堂吉柯德和马一起重重摔倒在地。



终日沉迷于骑士小说的堂吉柯德做着他的骑士梦,穿起旧盔甲,绑好头盔,为瘦马命名,为自己虚构爱人,一路上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只为了他心中的理想——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他把风车当巨人,把羊群当军队,把破屋当城堡,把妓女当公主,在他人眼里堂吉柯德就是个笑话,他言语疯癫,行为怪诞,他一次次陷于各种嘲弄中却浑然不觉,他和仆人桑丘成了王公贵族们无聊生活中的笑料。



最终,堂吉柯德豪气冲天的幻想并没有等到一个浪漫的结局,他在一次次失望中醒悟,他在冷漠的现实中痛哭,当一群猪将堂吉柯德撞倒,从他和桑丘身上踏过时,


桑丘说:“罢了,咱们歇歇吧,趁天还没亮,睡它一会儿。只要明天,总会有办法。”


堂吉柯德说:“桑丘,你睡吧;你生来是睡觉的,我生来是熬夜的。天亮还有一会儿呢,我想做一首小诗散散心。”骑士靠着软木树吟诵。


堂吉柯德醒了,曾经那些看似高人一等的嘲笑声也散了,堂吉诃德死了。




谁没做过梦呢,每个人都在对世界认知不全的时候有过幻想,小时候因为一个偶像因为一次鼓励,梦想成为科学家,艺术家,大明星,年轻时无怨无悔地爱一个人,无所畏惧地和规条历律抗衡,义无反顾地踏上追梦之路,捕捉风般的诗意,探寻生命的奥义,任性地去旅行,去奔跑,去歌唱,去燃烧,去舞蹈,去恋爱……痴人说梦啊,谁人不是堂吉诃德?


最终,尘埃落定,欢迎你回到平凡世界里,天地之大,都是芸芸众生。 



康苏埃格拉-风车村


邓玮说,还在小学的时候就从课本上读过,西班牙文学巨匠塞万提斯创造的堂吉柯德这个不朽的人物和荒诞的故事。这次到西班牙,他想走进堂吉柯德当年战斗过的风车村,看看是怎样把风车当作巨人并与之搏斗的。


从塞万提斯时代到现在,西班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唐吉柯德的故乡维利阿努埃瓦-伊万德斯城,如今依然保持着农耕时代的生活模式和生产方式,人们在多风的山地上建起了一座座风车(风磨),借风能将粮食磨成面粉;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风车磨坊渐被淘汰,磨坊主风光不再,一个时代结束了。风车象征着西班牙农业的曾经,风车成了时代的标志,历史的记忆。



如今,康苏埃格拉(Consuegra)风车村的11座大大小小的风车,依然挺立在起伏的山丘上,拱卫着一座中世纪古堡,让人恍如置身于中世纪骑士文化时期;这些风车一律由石块垒成,而且一律涂上白色,一个个圆圆的风车座如同一个个炮楼,看起来十分坚固;


风车大约有十几米高,巨大的木质叶片安装在石头座上面,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壮观。可笑的是,当年堂吉柯德竟把旋转的风车当作凶恶的巨人,手舞长矛发起攻击,结果弄得自己遍体鳞伤。给人们留下一个大战风车的荒诞故事。



在风车村一个用作参观的基座门口,邂逅了高高瘦瘦的堂吉诃德,他头戴头盔,身披铠甲,手举长矛守卫在门外,样子既威武又滑稽可笑。他向我们展现了一种坚持理想、英勇献身、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妥协的骑士精神。然而,他那极其夸张的漫画似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忍俊不禁。



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是一个极富幻想的理想主义战士,是真理与正义的捍卫者。他痛恨专制,向往自由,同情被压迫的劳苦大众;他见义勇为,锄强扶弱,具有民主平等的思想;他心地善良、维护正义,为拯救世人而奋不顾身。


他带着幻想的骑士狂热,做出许多荒唐的事:他把穷客栈看成豪华的城堡;他把磨坊风车当作邪恶巨人;他把皮酒囊当作恶人的头颅;他把羊群当作魔法师的军队,把苦役犯当作受害的骑士……;他甚至  敢面对一头凶猛的狮子,而毫不畏惧。“他生活在主观的幻觉之中,满怀着善良的愿望,为解救别人的痛苦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得到的却是相反的结果,害了别人,也嘲弄了自己。”他的所作所为让人哭笑不得。




伊比利亚组曲十三部曲!

文 | 邓玮音乐工作室编辑   金媛媛



丑相风车


《丑相风车》是邓玮作词、作曲于2018年3月29日创作完成的伊比利亚组曲十三部曲。


中文名称   :丑相风车

歌曲时长   :3:36

创作时间   :2018.3.29

原唱           :庞义浚(中国台湾)

填词           :邓玮

谱曲           :邓玮

和声编写   :邓玮

和声配唱   :庞义浚(中国台湾)

配唱制作   :Jamie(中国台湾)

吉他           :洪尧文、刘信廷

贝司           :何原崇(中国香港)

鼓手           :邝盛义、周千文

键盘           :蔡骏惠、邹延康

弦乐制作   :李怀鸣

弦乐制谱   :钟幂、陶艺缘

弦乐统筹   :连浩芸

弦乐编写   :邓玮

编曲           :邓玮

制作协力   :何秋文

录音师      :黄渝辉

混音师      :Dr.Mason(美国)

音乐风格  :节奏蓝调

舞蹈          :马特、黄耀覃

歌曲语言   :中文

制作人      :邓玮

后期         :邓玮音乐工作室


创作背景


邓玮一直认为华语舞曲就像“堂吉柯德”一样,有人需要它、有人喜欢它,但也有人贬低它,或不屑诠释它的诠释者。但邓玮想努力扭转这些人对“堂吉柯德”的观感。《丑相风车》文字本身并不特别卖弄或艰涩难懂,但却传达出表演艺人的心酸。



歌词信息



词   :邓玮



曲   :邓玮



我的造型滑稽


为人诟病话题


说我小丑抖抖手无法正常提起


我的造型无敌


闯过风雪冷雨


一边精彩一边看你们才算刺激


我的造型滑稽


为人诟病话题


说我小丑抖抖手无法正常提起


我的造型无敌


闯过风雪冷雨


一边精彩一边看你们才能够满意



导演一场属于我的些许微光


娱乐大众


自言自语逼出你的嘲笑满嘴


自由的  自在的


我自夸演绎的传奇是


你不曾读懂画面


盔甲深层


幽默的不同


捉弄你的心跳为我发出了掌声


微笑骄傲挂风


长矛挥舞彩虹


背后寓意内容


道具堆满尽头



笨拙的我有人讲话


不去理会陪我的马


因为不知我的想法


桑丘对我挤眼两下


风车村的太阳火辣


像是敌人即将出发


我的谎话你信了吗


谁该笑谁呢


歌曲赏析


《丑相风车》由邓玮作词、作曲、编曲、配器、制作人于一身。


堂吉柯德给人很多不一样的感觉,有些人觉得他可爱、喜感、活力,而有些人滑稽、讨厌、疯癫。邓玮对“堂吉柯德”的看法似乎一直与大众不同,2014年他写的《长矛锈斑斑》就是在突出堂吉柯德的另一面,因为我们生活中总是以眼见为实,却很少停下来想想,眼见的不一定是最终的答案。



此次邓玮赴西班牙前,特意在每天工作的北大校园里与堂吉柯德的主人“塞万提斯”合了一张影,邓玮说,堂吉柯德的另一面内心只有他能明白,也希望在一万公里外的西班牙能够亲身感受到堂吉柯德的周边生活。



构图、摄影 | 卞方、翟晴



本微信由“邓玮WAIDUN”出品,长按图中二维码识别,添加关注“邓玮WAIDUN”官方微信平台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