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王子异:一家传统唱片公司在偶像新市场的转身 | 创公司

三声情报站2021-04-04 13:41:37

“我们的背景是一家内容制作公司,但偶像市场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市场,我们也在反思和调整。”


作者 | 张一童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345家创业公司


《偶像练习生》播出后,作为预备艺人的练习生们以及他们背后的经纪公司都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偶像这个充满潜力的新兴市场吸引着各方势力争相进入,这其中有专注于偶像养成的垂直类公司,也有着试图在新方向上拓展领地的传统唱片公司和影视公司。处在初期阶段的行业尚未能给出标准化的统一答案,这促使每一家公司都必须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偶像培养和运营道路,不同的行业背景决定了他们迥异的处事风格。

 

而《偶像练习生》就如同一场期中考试,新行业的开拓者们在这里检验阶段性成果,也通过节目后的粉丝反馈反思既有模式中的漏洞。


王子异在《偶像练习生》

 

成立于2010年的简单快乐正是其中之一。作为一家标准的音乐内容公司,简单快乐一直致力于优秀音乐人的挖掘和培养,曾将李荣浩成功推向市场。2015年,简单快乐创始人兼总经理董锋开始关注男团经济,随后公司先后推出了BBF和BBT两个男团,在《偶像练习生》第一次实力测评中,BBT的四位成员获得了1A3B的成绩,而王子异则凭借优秀的表现在之后的节目中收获了大量粉丝。

 

作为一家已经在行业内耕耘多年并有过成功案例的唱片公司,简单快乐在音乐内容的制作上有着天然的优势,这也是董锋和团队一直坚持的公司基因——打造优质的音乐内容。但另一方面,面对偶像文化中不同以往的粉丝热情和表达方式,这家曾经坚持“小而美”的公司不得不迎接市场的正面挑战,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种力量正逼迫着他们“更快地跑起来”。


“我们的背景是一家内容制作公司。”


2010年,董锋和合伙人一起创办了简单快乐。公司成立之初的目的非常简单,已经在娱乐和音乐行业从业多年的几位创始人“希望能够为一些创作新人提供更多机会”。

 

随后,简单快乐签约了包括小5、孙子涵、李荣浩在内的多位创作型歌手,并持续不断地为他们规划推出新的音乐作品。

 

“唱作型歌手一直是我们之前选人的一个标准,公司的大部分资源也都用在了音乐内容的制作上。”董锋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说。

 

在颓靡多年的华语音乐市场中,李荣浩是近几年来为数不多的依靠歌曲被大众市场接受的歌手,他的成名作《模特》唱片的背后操盘人正是简单快乐。

 

“我们始终相信一件事,就是只要你的内容做的够好,就会带来所有的经济回报,这个内容包括艺人和音乐作品两方面。”董锋说,而李荣浩的成功验证了他们的想法。

 

李荣浩代表了独立唱作人可行的发展路径,董锋希望能够探索更多领域,当时正值2015年,偶像文化的土壤在中国年轻人中已经形成,出道两年的TFBOYS风头正劲,简单快乐将偶像男团定为了新的尝试方向。

 

简单快乐开始物色合适的人选,准备制作资源,并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调研,他们总结出了三类男团运营模式,分别是韩式、日式和欧美式。在这个基础上,为了更广泛地试探市场反应,简单快乐设定了BBF和BBT两个男团,其中BBF学习了欧美男团的风格,BBT则在风格上更接近韩式团体。


BBT组合


董锋第一次感受到偶像男团和传统歌手运营模式的不同便是在BBT的培养中。按照原来的计划,BBF和BBT两个团体会在2016年同时出道,但实际情况是,相比欧美男团的自由生长,韩式男团的培养需要更多标准化的练习,这让BBT的出道整整推迟了一年,直到2017年11月才正式出道。

 

“它对培训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我们也不断经历了不对重来的过程,培训体制也做过很多尝试,包括集中训练和有针对性的单向指导。”董锋说,在BBT中,训练时间最长的成员已经练习了两年。

 

尽管推出了两个男团,但此时的简单快乐本质上还是一家传统的唱片公司,对于BBF和BBT的运作也延续了唱片歌手发片的一贯方式。BBF在2016年12月推出了第一张实体专辑《王者之路》,又随后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发布会正式出道。BBT则在2017年11月发布单曲《Mr.Lee》正式出道。

 

优质的音乐内容让简单快乐仅仅依靠在各大音乐播放器的音源收入也可以维持不错的营收水平。

 

但在BBT出道之后,董锋和团队已经渐渐感受到了市场环境的变化,他们需要面对的粉丝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歌迷,需要互动的也不再仅仅是所谓的媒体资源。


新挑战和加速改变


BBT在《偶像练习生》节目中的曝光和王子异人气的飙升让这种变化在短时间内被进一步激化。


BBT成员王子异


“我们一直在弱化营销的部分,并不是说不在乎,但是从我们过往的经验来说,我们愿意在内容上花更多精力。”董锋说。事实上在BBT企划形成之初,简单快乐就依据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的特点为他们制定了专属于他的未来发展方向,并做了相关资源的准备,按照计划,王子异将会在影视和时尚方面进一步发展,而孙浩然未来则会在音乐创作方向获得更多支持。


但是董锋很快发现,对于很多粉丝而言,这种对营销的弱化成为了他们不营业的一种表现。

 

“我们确实对新的粉丝群体感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措手不及,有时候我们也会说我们是一个佛系公司。”事实上,简单快乐并非毫无准备,但是随着粉丝数量的不断增多和对内容的需求不断变大,董锋发现他们的准备尚且不够。

 

“我们现在的一个问题其实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确实比起其他公司我们的准备不够充分,加上选手在录制期间是封闭的,所以无法配合节目的进度放出一些比较新鲜的物料,这是我们今年在工作中会做变化和调整的地方。”董锋说。

 

事实上,在去年简单快乐就已经拟定了团综拍摄的计划,找好了制作团队也谈好了平台,之所以没有拍摄的原因是因为公司认为艺人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这个基本思维模式曾经帮助简单快乐持续推出了质量极佳的音乐作品,也在创作过程中得到了不断贯彻,但是现在,董锋和团队发现他们可能需要转化思路了。

 

“唱片公司是你不做好就不要拿出来,但是偶像市场不是这样的,而是这个过程也要让粉丝参与,这也是我们学习到并且要调整的地方。”董锋说。

 

这家成立七年还一直维持在15人左右秉持“小而美”的公司不得不在市场浪潮的推动下迅速奔跑起来,简单快乐开始对外进行招聘以扩大团队,包括视频剪辑、新媒体运营等多个方面。


在更多企划上,团队中的90后成员成为了策划的主力,以尽量减少传统娱乐行业经理人的惯性思维,“我们的核心还是以内容为导向,但是可能在视角和产出的内容上都会很不一样,甚至在短视频团队开会的时候,我们都是不敢听的。”董锋说。

 

但是这种改变并不代表放弃原有的对内容的坚持,这依然会作为BBF和BBT的核心基因。董锋表示,简单快乐会针对粉丝做一些正面性的互动,但是更多的经历会放在内容制作本身,不管是歌曲、MV还是影视剧。


在偶像经济最为发达的韩国,工业化的体系持续向市场输出着大量偶像艺人,但与此同时,偶像团体的更新换代速度也非常快,从出道到被市场遗忘,一个偶像团体的生命周期往往在24个月到30个月。简单快乐始终相信优质内容是维持一个艺人持续生命力的基础,这一点在男团的发展上同样适用,董锋希望公司能够用内容为艺人未来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加持,而不是用过度的营销和变现过早地收割他们的价值“我们始终觉得内容能够让艺人走得更久更高也更平稳。”

 

这两者并不矛盾,“你要给粉丝不断提供冰可乐,但是我们不会放弃熬鸡汤的过程。”董锋说。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LOOK融资 | 宝宝玩英语 | 抖音 | Snotify | 爱奇艺招股书更新 | B站招股书更新 | 腾讯二次元投资 | 阿里音乐 | Momself | 白皮书 |有狐文化 | 共享衣橱 | 52TOYS | 蓝白红影业 | 柠萌影业 | 斗鱼 | 声影动漫 | 有养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