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0秒长的电动扶梯上小盹了一会.

一碟冷菜2022-05-11 16:58:10

不能说多亏家里遭受了巨大的经济灾难,

但我确实变得喜欢找活干了。

爸有时还是叹气,

看我傻笑他也微笑。


我吹风吹到轻微鼻炎,

昨天开始感冒,

一整天跟梦境一样在市场来来回回。


我照例去沃尔玛买爷爷爱吃的全麦面包,

在30秒长的电动扶梯上小盹了一会,

暗暗感叹这种困到睡觉的日子真好。

警察先生在那次见面后很强烈地想与我发生关系,

甚至还发了他的私密照,

我和陈麻花一起看了三秒,

然后我说,

看起来很健康。

后来我钓鱼,

问他如果以后他有女朋友还能见面吗,

他说可以。


我和陈东红一样没怎么接触过男生,

但人的猎奇心理我们还是心知肚明的。

我说那很可能我们会发展为约的关系,

然后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很久以前我就有过这个想法,

看电影有看电影的朋友,

打球有打球的朋友,

做什么都有做什么的朋友。

他说也可以。


有个她,

她的现任很强,

听说有半小时。

但她因为想寻求高潮而尝试性地想撩音乐网友。

其实她这些年来遇到的每个男人都对她很好啊。

跟陈东红完全相反。


我那天晚上哭了。

和陈麻花彻夜长谈后,

毫无作为的我百无聊赖。

与警察先生玩起类似文爱的游戏,

让我心疼起陈东红,

她不擅长牺牲却又习惯了牺牲。

其实陈麻花在我家短期旅行的这段时间里,

我是真的碌碌无为没有自由。

我有点羡慕她,

陈麻花会说疼会说饿,

有人照顾她的感受,

保护她呵护她,

多幸福啊。

而我和陈东红却总是习惯性地忽略伤痛,

她为前任牺牲、付出,

都变成一种理所当然,

最后他还是对她很暴躁,

还是对她很斤斤计较。

陈东红是多么单纯的女孩子。

她现在依然孑然一身,

清清白白。


而我现在还不如她。

在电动抛锚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去周围找维修店,

而是习惯性地找父亲。

原来在有人可以依赖的情况下我不愿意吃苦啊。


送走了陈麻花之后,

我开始忙起来了,

清明先生看见我手中的茧,

那是这几天开车长出来的,

我突然觉得它们很可爱。


我在老城区有了新的工作室,

第一次在家乡有了团队的感觉。

和几个小年轻开网店卖男装,

我是其中唯一的雌性玩家。

我们还年轻,

于是互道小哥哥小姐姐。

我说我喜欢见不同的人、

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羁绊,

但我会把最好的给清明先生。


有时候不知不觉想对别人好是不用解释的,

我习惯性地带点情义礼物给同事和舍友,

感激他们把我放在心上帮了我一个小忙。


海南寄来的芒果很好吃。

日子依旧繁忙,

为了让自己振作起来,

昨晚我吃了双倍的药。

然后我不会像前阵子一样,

习惯晚睡还把每个男人都想一遍。


我越来越发现自己很喜欢清明先生。

但我一遍遍强调我爱他,

才说明我有点不对劲吧。

可以的话我不表达,

然后忙碌起来。


人与人为什么要有羁绊呢。

有个朋友跟我说他有勾搭妹子的想法,

还被推荐看《看不见的客人》,

《新奇》里面是开放关系,

但彼此还是得相爱。

和外面的人交往,

关系就是建立在不把彼此当回事上。

因为他们还是爱他们一开始的恋人。


我敢把警察先生提出来说明他已经不危险了。

我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了。

人一忙起来是没有办法多一个依靠的肩膀的。

我快把借出来的半小时用完了,

因为还得打电话给我的清明先生。

我发现我对他可以很坦诚。


回想起耶鸡在后青年音乐节上唱的“我想要每个女孩都爱我”,

是我听过的最励志的话,

也让我理智地拒绝这些便利性的诱惑。


今日推荐电影

《新奇》

链接

   http://qukantv.net/vod-play-id-15741-src-2-num-1.html

(可复制到浏览器打开)



灵感

来源于

看一部电影

或者一本书

猛然想起

某个片段。


一碟冷菜


我不会讲故事,但我不写就不舒服。

每篇几百字简短小文就够。

我慢慢、静静地酝酿我的人生感悟。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