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涵予曾配音唐老鸭,黄渤曾靠彩铃赚钱.揭秘你不知道的配音演员!

贵圈招聘2020-10-16 11:59:59


主笔 | 赵振宗

采访 | 马晓溪、曾妮

转载 | 腾讯娱乐《贵圈》


30年后的今天,配音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但是,你知道吗?在30年前,配音演员曾是大众偶像。


“辉煌”一代的辉煌,源自那个刚刚改革开放的年代,当有限的娱乐产品面对几亿观众突然释放出来的娱乐需求时,所产生的放大效应威力十足。像《偶像来了》中曾出现的童自荣先生曾靠一个“佐罗”就成为大众偶像。


但是,随着市场的开放、英语的普及加上观众口味的变化,市场对中文对白译制片的需求越来越少,这样的辉煌再难出现了。




时下的配音圈中,多的是像《北平无战事》中“建丰同志”这样——配过无数观众熟悉的角色,却依然不为人知的配音演员。


比如之前提到的“甄嬛”季冠霖,她还是陈乔恩版的东方不败、刘亦菲版的小龙女,以及《美人心计》里林心如饰演的窦漪房、电影《赤壁》里林志玲饰演的小乔、《叶问》里熊黛林饰演的叶问夫人等众多角色的幕后真声。




包括周星驰的御用配音石班瑜,在“星爷”的各种角色之外,还曾为《古惑仔》里陈小春饰演的山鸡以及《新白娘子传奇》里许仙姐夫李公甫等角色配过音。




与前辈们把配音当艺术表演的态度不同,时下对配音演员的要求是:“尽量贴近片中主演的声线”,不要“出彩”和“再创造”。


所以如果不是非常专业的观众,很难听出这些角色的声音竟然出自同一个人,有人甚至还以为这些声音就来自于剧中的明星自己。


以前是工人,现在为兼职


前辈们是译制厂的专职“工人”,如今的配音演员大多是兼职,多数是各大院校播音、表演相关专业的毕业生。


比如季冠霖,原本出身京剧世家的她,大学时进入了天津师范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后到北京做起了配音工作。


配音《舌尖上的中国》的“舌尖君”李立宏、《北平无战事》中的“建丰同志”吴凌云等,也都出自播音专业。




TVB(香港无线电视)配音组的李沁芯在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提到,今年TVB配音组就从北京传媒大学等院校的播音和表演专业招来了几位新人。


而大家熟悉的演员张涵予,在中戏学表演期间,就已经是一名专业的配音演员了。他的配音作品除了《拯救大兵瑞恩》等大片之外,还包括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中的唐老鸭。




而记者调查发现,国内不少艺术院校,也设有配音专业,包括同济大学、四川音乐学院、吉林艺术学院等等,其中四川音乐学院的配音专业还是川音的“金牌专业”。


在国家一级艺术院校里,北京电影学院曾在2002年招了一届配音专业培训生,如今的“五十亿帝”黄渤就是其中的一名学员。


在之前的采访中,黄渤曾提到,在配音专业就读期间,为了赚钱,他配过不少当时正火的彩铃:“我祝您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星高照、四喜发财类似这样的。什么你拨叫的机主已奔向火星,请听到嘀的一声后留言”。



他们怎么干活?


要问配音演员都怎么干活?回答通常就一句话:在配音间里,拿着台本,对着话筒念台词。听着简单,但真要做好,并不比吊威亚躲炸弹的演员容易。


一天工作12小时是常态,而且为了避免杂音,封闭的配音间内还不能开空调和风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也不过如此。


配音比演戏苦


据童自荣回忆,在上译厂工作时,一部电影至少要两个星期方能完成。“那会儿大家都把配音当艺术来做。”


工作期间,配音演员甚至吃饭、睡觉都在揣摩角色、酝酿感情。而就是因为这份投入,骑着自行车还在想台词的童自荣,竟没发现一辆卡车正向他驶来,瞬间被撞飞。幸好最后只是皮外伤,当时的围观群众还把“佐罗”被撞飞当成了笑谈。




前辈的经验,多少也传给了一些认真的后辈,季冠霖坦言:“正式入行前,在家对着电视练,如果没有2000-4000集的训练量,都不敢说自己会配音。”《甄嬛传》配音工作初期,每次配完一遍,她都会听一遍,感觉不行立马重来,有时一段戏要录七八遍。


《甄嬛传》中,与季冠霖搭档的“皇后”蔡少芬的配音张艾,也给不少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据她介绍,接到这个角色后,自己索性把蔡少芬的照片下载成电脑桌面天天对着看。为了准确拿捏好“皇后”这个角色,她看了十几部讲皇后、女皇的古装影视作品,参考了包括潘迎紫版在内的多版武则天配音,来寻找母仪天下的端庄感觉。




哭得太投入会晕倒


工作时,配音演员的动作也是有要求的。


听起来很简单,就是“尽量不要动”,因为动作幅度大,会产生杂音,影响录制。即便是一些为了情绪到位不可避免的动作,幅度也一定要小,“甚至连配音时穿的衣服,大家都会尽量选择纯棉材质的,因为没有声音,羽绒服这类的肯定不行。”吴凌云说道。


配这场戏时,季冠霖哭得太厉害不得不暂停配这场戏时,季冠霖哭得太厉害不得不暂停虽然不能动,但感情却必须跟着角色走,只不过配音演员比演员更难发挥,难怪配音界有这样一句话“配音都能演好戏,但演员未必能配好音”


比如一场哭戏,演员可以哭得酣畅淋漓,但配音就得把握好分寸,既要感情到位,眼泪还不能多,否则不但会看不清屏幕,声音也可能失控,还得重新来过。




“配音不像表演,可以根据剧本很投入,配音演员既要表现出这种情绪,又不能在表情上释放这种情绪,这点就很难。你哭了,怎么看台词啊?”


季冠霖其实就有过类似的经验和教训,“配甄嬛的第一个孩子夭折那场戏时,因为太投入真哭了出来,眼泪太多了,看显示屏是虚的,看不见显示器上的角色,也看不清剧本上的字。这时候虽然情绪很好,但必须停,因为我看不清演员的口型,也不知道说到哪一句了。”




为了保证配音效果,录音棚不但全封闭,还不能开电风扇和空调。有时因为情感起伏太大,加上空气不流通,配音演员还会发生缺氧晕厥的状况,但稍做休息后还得接着来。

他们归谁管?


前辈们都是国家“工人”,工作由组织指派,没有工作,国家也照发工资。但市场化之后,配音工作慢慢变成了承包制。大部分影视剧如果需要配音,基本都通过配音导演来找人。一个工作完成后,大家就各自散去,等下次工作再聚到一起。


多数兼职


“有组织、签约的专职配音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兼职或自由职业。”吴凌云告诉记者。


吴凌云本身是央广的电台主播,他做配音就属于兼职,而像“甄嬛”季冠霖就是自由职业者。


他们如何接到工作呢?


记者采访了解到,无论内地还是香港,都是同一种模式,影视剧的制片人或后期统筹会先与配音导演联系,谈好自己对声音的需求,再由配音导演按照对方的需求寻找自己身边合适配音演员。


“一般就几十人”,身为配音导演的姜广涛告诉记者,“配一部《神雕侠侣》就40-50人,而像刚刚完成的由范冰冰主演的《武则天》,为了给里面170多个角色配音,我找了70人,这算规模很大的了。”




说到配音导演和配音演员之间的关系,就有点像群头和群演,什么时候有活说不准,不仅如此,淡季旺季也十分明显。


一般来说,过年前几个月是旺季,“因为剧组6、7月拍摄的很多,大家又想在春节前完成后期,所以年底会很忙。”吴凌云向记者透露。倘若到了淡季,配音演员可能一两个月都接不到工作。“所以有的人淡季就选择回家,毕竟北京消费确实太高了。”


不管淡季旺季,唯一不变的是,配音演员不管是跟配音导演还是制片人,都不签合同,价格谈好就进棚开录,圈子不大,出事儿的也少,靠的是信任和口碑。


御用声音


当然,除了“群头中心制”,偶尔会有一些导演和制片人,为剧中某个主要角色海选配音演员,张艺就是这么成为张国荣专属国语配音的。




1990年代中期,当时徐克刚刚完成电影《大三元》的拍摄,之前一直为张国荣配国语的配音演员不巧接了另一部戏。为了给“哥哥”再找一个合适的国语配音,徐克找遍了香港所有的国语配音师,但都不尽如人意。就在徐克颇感无奈时,正在录音室旁听的“学员”张艺得到了试音机会。


“当时我刚入行,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录音室旁听,偶尔有机会能配配边角。”张艺说道。而当张艺在麦克风前念完第一句台词后,徐克当即决定让他为张国荣配音。


“只是旁听了半年,一下就能为张国荣配音,确实非常幸运。”而据张艺说,之前有前辈在录音室旁听了一两年都没有机会为主角配音。


去年,张艺在《冲上云霄2》里为张智霖配音,效果很好,张智霖工作重心移到内地之后,张艺也经常被找到内地,为张智霖出演的各种人物配音。




跟张艺类似,石班瑜成为周星驰的专属配音,也有运气的成分。


当年《赌侠》里和周星驰演对手戏的是刘德华,公司希望戏里两个人的声音落差能大一些,第一天找来的配音演员不太满意,第二天又找来几个人试音,结果石班瑜入选。但他当时并没想到会成为“星爷御用配音”,只不过在后来一次次的合作中,靠“用功为自己赢得了机会”。


内地配音演员成为“御用”的则有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演员宣晓鸣,相似的声线,深厚的表演功底,让他成为周润发的配音不二人选。从《满城尽带黄金甲》开始,《黄石的孩子》《孔子》《让子弹飞》这几部发哥参演的电影,都是由他配音完成的。




御用也得赚外快

与过去不同,如今的配音业,“用声音把自己隐藏起来”是衡量一名配音演员好坏的标准之一,季冠霖就曾对记者说,“当我配得特别好,观众会觉得是同期演员的原声;一旦让观众听出是配音的,那就说明配得很差。”


除了隐藏自己的要求,现在电视剧片尾很少会帮配音演员署名,这也成为配音演员很难进入大众视野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部戏,台前明星百万至千万的报酬,幕后“音”雄却只能拿到他们的千分之一,这就是配音演员的收入状况。普通配音的收入不比白领高多少,就算配音界的大腕,也只是略多一点而已,不可能靠配音发家致富。


石班瑜曾对媒体表示:“从我入行前10年开始算,到如今我入行30年,近40年的时间,录一部30分钟卡通片的薪水基本没有变化。1985年我配一集电视剧的价钱,到现在还是这样。但是其他行业的工资已经涨了几十倍了。”


据腾讯娱乐记者了解,台湾配音演员如今配一集动画片大概能收入600新台币(约合120元人民币),配一集电视剧大约能收入1000新台币(约合200元人民币)。




周星驰这几年作品减少,甚至退居幕后,石班瑜的收入也减少很多,为了补贴家用,2009年他开始兼职做起了台湾导游


谈起其中原因,石班瑜说道,“配音环境因为(恶性)竞争而越来越糟,而且不尊重配音的专业性”,另外,“在录音间有不见天日的感觉,当导游可以出去游山玩水,我也把自己当成游客”。


当然,每个行业都有翘楚,之前提到的宣晓鸣,因为是姜文和发哥钦点,现在配一部戏能拿到五位数的价码。季冠霖也是塔尖一族,《美人心计》的制片人张君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对记者表示,“她配完一部剧拿到六位数也不算多,但这算是配音演员中最贵的了。”




除了这些专业的配音演员,明星偶尔也会为一些动画片配音造噱头,发行方要借他们的名气炒一把,所以配一部戏拿几十万也是常有。


行业现状是怎么样?


随着影视剧市场的逐步完善,有一些对作品要求比较高的导演、制片人越来越看重配音,但是配音圈优秀人才的紧缺状态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有改观。


国产剧需求大

除了外国引进、香港制造的影视作品需要进行中文配音外,实际上国产剧和国产电影也是“配音大户”,尤其年代戏、古装戏更是如此。


横店片场噪音大无法同期声,只能后期配音横店片场噪音大无法同期声,只能后期配音记者曾在横店影视城内观察发现,一个拍摄园区内,常常有几个剧组同时开工,剧组间的距离有时就隔了一条马路——路东边正在敲锣打鼓拍结婚戏,路西边却在哭天抢地拍出殡戏,差别极大。


此外,在影视城中,各个剧组的汽车来回穿梭,而年代戏、古装戏中又不能出现这种现代的杂声,所以很多戏没法做到同期声录台词,只能靠后期配音。




除了拍摄环境的问题,有一些演员台词功夫不过关或者一些剧组为了赶工期等不及最后精细的剧本出炉,都只能依靠后期配音补救。


张艺提到,早期香港影视剧拍摄过程中,不少演员说的台词其实都是“1234”,“因为这些戏边拍边播,有时剧本还没完成,为了赶工期,就想出了这种办法,等到后期再用配音填充。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很少了。”


收入低、人才难找


2013年,获准发行的国产电视剧超过了15000集,大部分都需要后期配音。国内不少制作人也直言,目前国内最匮乏的是优秀配音演员。


有时候,剧组为了给角色找一个合适的配音,全国上下翻找,比找合适的演员还难。这么大的市场需求,按理说应该不断有新鲜血液加入、人才辈出才对,但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北京就一百多个人”,“香港也就几十个人”,而且很少有新人加入。


造成这种局面的最主要原因还是配音演员的收入偏低,暂且不提“国配”童自荣老师至今还居住在一间30平米的房子里,就算是宣晓鸣和季冠霖这样的塔尖人物,一部戏的收入也抵不上台前那些大明星一集的零头。而且工作强度大,没有任何保障,让不少人对这个行业望而却步。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看不到前途。配音演员一直做下去,无非是以前配大姑娘小伙子,将来配老头老太。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为罗恩配音的沈达威,召集了几个同行,创立了“音熊联盟”工作室,但也只是让生活稍微稳定一点,除了影视剧之外,还能接到一些网络游戏配音的活。


在接受采访时,宣晓鸣也告诉记者,他把配音演员看作是手艺人,“辛苦钱,万万年,想靠干配音一夜暴富,买车买房,根本不现实。”


总结:黄金时代?


如今的娱乐圈又是个看脸的时代,不少影视剧并没有太多艺术追求,只是一时的娱乐消费品而已。对于这样的影视产品,高水准的配音的确可有可无。


在配音演员姜广涛看来,国内配音的黄金期远远没有到来,而这个“黄金期”到底何时能来?能不能来?他不知道,似乎也没人知道。


更多招聘


扫描二维码,并在公号首页回复: 杨洋 / 陈学冬 / 张艺兴 / 吴磊 / 黄轩 /  林更新  /  彭于晏  / 陈伟霆  / TFBOYS  /  张翰 / 快乐大本营 /  便可收到来自该艺人公司的招聘邀请卡一份

点击“阅读原文”,来查看更多往期招聘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