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专题】在广阔天地 寻求机遇和挑战

硕鸣灼见2022-05-10 10:16:21

导 读

香港正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各方面都在转型时期,

这是个拼搏和竞争的年代,

也是个激励人奋发向上的时代。

在这关键一刻,

香港的年轻人在做些什么?

是追求梦想,

还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而努力?


2018年农历新春佳节前夕,,信中亲切地感谢了这群年轻人寄送的新春贺卡,勉励他们好好学习、健康成长,并且向广大的香港青少年致以诚挚的问候。


「祖国和香港的未来,寄托在年轻一代身上。」



,他在十九大的工作报告中就表示: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


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

青年人已经成为社会未来发展的中流砥柱。国家的领导们热切关心着青年人的发展,的确,社会已经是这群80、90后打拼的舞台。他们将会长成未来肩负重责的新一代接班人,关注青年问题就是关注未来发展的问题。


在香港,大约有11%的人口是青年。


这些年轻人在香港这个充满诱惑和挑战的城市中是如何奋斗和寻找生命的机遇的呢?香港如今完全融入大湾区发展,各方面处在转型时期,在这个特殊时代中,香港年轻人怎样冲破父辈们的宿命论,追寻自己的理想呢?他们想要做什么?为了生存和理想做了什么?

为了探讨上述话题,《超讯》特意访问了五位有为的香港年轻人。

他们来自不同家庭背景,从事各行各业。

在这里他们为我们讲述五个新时代大背景下的年轻故事。


01
黄宇翔:
学霸立志投身传媒业

香港中文大学是一个人文气息十分浓厚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选择成为一个研究型的学术人物,也可以选择参与各类社团和学生运动。,是社会运动的摇篮,例如港英年代争取中文合法运动、保钓运动。他们给外界带来的印象是一群年轻而富激情的野心家。


从小喜欢看《史记》、《资治通鉴》的黄宇翔在中大就读历史系,选择专业纯粹是出于兴趣,丝毫没有考虑到未来就业利弊。但也正是因为兴趣使然,让他在大一的时候就开始笔耕不缀,在各种媒体上发表评论文章,为他今后进入传媒行业打下了基础。来自各种专业的人似乎都可以进入传媒工作,读历史出身的黄宇翔说历史赋予了他更强的分析能力和逻辑性,也让他拥有成熟的叙事和修辞技巧,黄宇翔坦言这些能力对他的采访写作有帮助。

除了专业知识的学习,黄宇翔在上学期间已经在积极建立和社会的关系。他是中大国是学会的会长,这个社团是一个有四十多年历史,以「认识中国,关心社会」为宗旨的社团,他们的口号是「书声出骨气,国是寄心魂」。他说香港学生对于时政的态度也是两极分化。,很多学生没有参与讨论就开始付诸于行动。而国是学会的经历给予他参与社会讨论的机会,从中开始了解认清国情。此外,积极地参与写作也是黄宇翔在校期间做得最多的事。他最早开始在成报「国是港事」专栏投稿,然后慢慢再扩大到其他媒体例如文汇报、立场新闻等等,。


黄宇翔的父母是普通的工薪阶级,家里也并没有对他有特别的要求。黄宇翔说小的时候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小学的时候成绩不好只可以上Band 3的中学,但是热爱阅读的习惯使得他在中学成绩突飞猛进,最终成为中学时期的高考状元,进入中大学习。在香港,成绩优异者进入大学就意味着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的同龄人,香港每年的大学升学率一直在百分之十几左右徘徊。黄宇翔介绍称,他中学时期的同班同学,没有考上大学者,如今大多数成为了低端服务业从业者和手工业者。

 

黄宇翔说现在的人文社科专业学生的就业前景并不乐观。就他所知,他周围的同学还是有很多未找到理想的工作。他说,在香港年轻人找工作不难,难的是找到理想的职业。很多文科专业的毕业生会选择教职行业或者公务员此类比较稳定的职业。因此大量竞争者导致这些职位也是一席难求,出现学历通胀的局面,例如教职工作,往往在大学毕业后,还需要考获教育文凭(PGDE),才有机会教学,比过去的竞争剧烈得多。

 

不过,黄宇翔说会坚定选择喜欢的传媒业作为未来方向。,大量进行研究写作。我们可以看到,在香港这个高度商业化的社会中,,胸怀整个国家和世界。可以说,香港的年轻人并没有两耳不闻窗外事,还是有这样一群黄宇翔们书写着属于他们自己的理想。

02

吴国桓:

在深圳奋斗的香港「创客」

位于深圳南山的阳光科创中心是一幢新建两年不到的写字楼,但是里面已经入驻了大大小小不同的企业。这几年,在深圳像这样新落成的写字楼比比皆是,吸引了大量创业公司在其中生根发芽。无数心怀理想的年轻人在这里将自己的梦付诸于实践,这些造梦的过程被称之为创业。在内地,对于这群创业的人有一个特定的称呼——「创客」,吴国桓就是一个在深圳的香港年轻创客。他和他的深圳幻体运动团队在这个充满新鲜血液的大楼里拥有一家宽敞的工作室,经营著高科技健身的服务项目。

 

深圳是这样一座城市,只要你有想法,就有生存的机会,这是一座适合任何人留下的城市。吴国桓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却操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原来他从高中开始就在加拿大留学,十多年的海外学习生活的背景,让他对于不同环境都能适应。

 

吴国桓学习的专业是化学,坦言并不是为了就业而选择专业,只因为从小是一个特别爱钻研的人,小时候的玩具都会被拆开组装。到了面临选择专业的时候,就想试一下比较有挑战性的科目。这种敢于挑战和勇于创新的精神,也是吴国桓后来选择创业的一个原因。

 

大学毕业后的吴国桓一开始在加拿大有过就业的经历,从事的制药行业和本身的专业也比较匹配。2014年恰逢加拿大经济低迷期的时候,吴国桓选择回到了香港。回港之初,他也有过短暂的创业经历。他一开始通过国外的众筹网kickstarter进行小型电子产品的预售和研发,通过这个平台进行推广销售。幻体运动是吴国桓在去年从国外引进的一个新项目,这是一项通过穿戴设备中的仿生物电流来帮助人体高效快速健身的服务。吴国桓说他发现这项设备在国外有五六年的实践经验了,但在大陆市场还是一片蓝海。正是看到了这个风口,吴国桓就决定把这项技术带到了科技创新土壤肥沃的深圳来开花结果。

 

当问到一开始创业遇到的困难,吴国桓说创业初期的问题是千篇一律的,这是必经的环节。但是他也坦言,真正比较大的困难是如何让别人知道你的产品。目前政府能够提供的帮助也局限于资金的帮助,而真正创业者需要的是创业的方法指导。吴国桓起初也有这样的困惑,但是他说,慢慢经历「痛的教训」之后,就能学会成长。

 

吴国桓认为他创业的目的并不是快速获取金钱,而是享受创造新的价值的满足感受。他坦言在香港创业机会成本太高,导致许多香港年轻人宁愿选择稳定的就业道路。他说创业并不能所谓的发财,甚至对大多数项目来说还会有一定资金亏损的风险。但是创业对于个人成长能够锻炼全方位的思维模式,从管理到和客户沟通,创业可以让人得到更完善的经验。

 

在吴国桓看来,香港年轻人缺乏一种做实业的思维。追溯上一代香港人的狮子山精神,老一辈实业家的奋斗带来了今天香港的繁荣贸易。但是香港市场创业的高风险使得现在香港年轻人不愿意去闯一下,不敢去冒险,并且时代造就资讯可以轻而易得,让年轻人忽略了中间奋斗的过程,而直接去选择做简单的事情。吴国桓认为香港年轻人还是有吃苦精神,但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转换心态,摒弃传统英式教育打造出来的所谓保守精英思维,通过不断尝试让自己快速成长。

 

在深圳,吴国桓周边也有像他一样从香港过来的年轻创业者。如今粤港澳大湾区时代,深圳充满创新的活力,良好的创业土壤吸引他们在这里拚搏。深圳对于这群香港年轻人来说,有着众多优势。租金便宜,市场需求大,人工低等等,吸引像吴国桓这样的香港创客在这里打拼。他希望未来如果有更多的香港企业可以融入内地,将会给尚处在摸索阶段的香港年轻新创客起到激励作用。曾经老一代香港「创客」的拎着皮箱走天下,没有谈不成的生意的精神,可以在新的时代环境下,代代相传。

 03

刘胜钧:商界初生之犊不怕虎

95后的年龄已经拥有十年的从商经历,并且如今在香港管理著一家规模不小的塑胶原料工厂及贸易公司。刘胜钧给外界的印象是年少有成,他在中学时代就已经开始接触各种交易,到如今,相比较同龄人而言,他已经是一个商业老手。

在同龄人还在沉迷学业的时候,刘胜钧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炒股票的经历。当时他正在上中学,他母亲用他的三千块钱红包钱去买证券,然后完全亏损。年纪尚幼的刘胜钧发现,一下子损失三千块钱让他觉得颇为震惊,他说:「当时觉得很不爽」,觉得这个机会可以由自己来抓住。于是就自己自学炒股知识,通过不断地看书和请教,然后用自己存下来的钱用父母的账户炒股。、经济感兴趣,他发现可以通过贸易的手段积累更多资金。于是他又将视线从股票转移到贸易中来,一来二去,年轻的刘胜钧走入了从商的道路。如今,他和清华大学一起合作研发创新项目,他的主要产品是塑胶原料,在中港两地都有分公司。企业未来的计划也是找不同的机构合作,创新更多的项目,研发更多产品,壮大他的贸易事业。

 

刘胜钧当下还在树人大学念BBA,但是他坦言他已经很少去学校了。他说自己是一个不适合读书的人,他也不希望未来的职业是每天做重复的工作。他骨子里带有商人的基因,他喜欢去冒险去创新,因此从事贸易工作是他未来决定走下去的道路。他说中学时代的他发现周遭的同学成绩优异,毕业之后都打算从事老师、律师、医生等精英行业,他觉得他要找一个属于自己的优势。刘胜钧以前还是游泳运动员,曾经破过香港纪i录。运动员生涯锻炼他有更坚韧的品质,但是最后他也没有选择走运动的道路。因为他发现经商或许才是他的强项,并且带着这个理念,他不停地学习,最终在从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刘胜钧说一开始他会经常跑一些商会,结交了许多前辈,他在前辈那里学到了很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和经验。

 

「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刘胜钧一直以来的主张。问及他周围的同学朋友的职业规划,刘胜钧说,他从小就读的都是比较好的中学,周遭的朋友更倾向于传统的精英职位,例如老师、医生、律师或者金融行业。香港的年轻人一向喜欢求稳。但是他也认为香港年轻人的优势是英语比较好,并且从小生活在中西文化夹缝之中,面对不同环境也能较快适应。所以无论是去内地还是国外,他们有比较强的生存能力。但是可惜的是,香港年轻一代仍旧心态保守,他们害怕自己没有经验没有能力没有资金支持他们去闯一下,因此丧失了很多机会。根据他的观察,香港敢于从事贸易业的年轻人还不是很多。刘胜钧对此颇感唏嘘,他说当时他也是怀揣几万块的基金慢慢闯荡,从一个「毛头小子」到现在的他在管理企业的同时还身兼香港大专创业会创会主席、华夏菁英同盟主席、香港青年新创见创会会董等等各类社会职务。他说年轻有缺点也有优点,别人会觉得你经验少,但是也正是因为年轻,别人愿意教你,你也拥有更多的机会。

 

刘胜钧觉得香港人还是要多出去走走,面对未知的风险不要害怕,要知道背后是强大的祖国。有一句老话是「everything is possible」刘胜钧坚信,什么都有可能发生。香港年轻人不要想太多,要懂得放手一博,在实践中学到的东西是受益无穷的,这些是他想告诉新一代的香港年轻人的。


 04

Issac Chiu:

从工程师到摄影达人

 


ISSAC镜头下的香港鸟瞰



Instagram是一款火遍全球的图片平台,平台上集合了来自世界各地优秀的摄影师。来自香港的Issac Chiu 在这个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作品,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粉丝,成为炙手可热的摄影达人,并且他还承接了许多广告的拍摄任务,成为本港圈内颇有名气的摄影师。不熟悉他的人都会误以为Issac是一个全职摄影师,但其实放下相机的Issac,却是一个建筑工程师。最近有一个「斜杠青年」的称号,冠在这个感性和理性思维兼备的年轻人身上,再好不过了。

 

从事著和摄影毫不相关的职业,Issac的初衷是:「当时感觉工程的薪金比较高」。和大多数香港年轻人一样,毕业的时候他首先考虑的是寻求一个稳定的工作。在香港,年轻人对于未来的规划大多是希望有一个可以养活自己的职业,因为这座城市的竞争实在是太过于激烈和残酷了。

 

Issac在2010年的时候,路过铜锣湾一个商场看到了一张有关摄影的海报。当时被这种艺术深深吸引的他开始尝试自己拍照。当时还是中学生的他用做兼职的钱买了人生第一台相机,到如今走入职场给自己换了更好的设备,Issac笑称这段经历是一段「进化史」。

 

香港从事艺术创作的年轻人并不多,全职的更少。曾经一度香港被称为「文化沙漠」,在这个以金融和贸易行业为龙头的城市中,文化产业作为一股「涓涓细流」似乎面临着即将干涸的境遇。Issac坦言,香港的大环境局限了本土艺术创作的发展,政府没有计划扶持艺术产业。尽管现在本港政府在打造西九文化区,试图给香港提供一个让本地艺术界交流及合作的平台,但是实际效果却不佳。Issac说西九文化区更像一个展览馆,而没有真正做到让艺术家在里面扎根。

 

Issac并没有把摄影当做全职,问及理由,他觉得全职摄影师限制太多了,「你没法拍自己想拍的东西。」全职摄影师的作品往往用作商业用途,因此破坏了摄影本来的初衷。在香港这个利益至上的社会,很多摄影师为了满足客户需求,而去盲目跟风或者创造出毫无新意的照片。在Issac的镜头下,他尝试用他自己的角度去发掘这个城市。当下有一种摄影叫做城市探索,摄影师们把焦点对准那些城市的角角落落,去发现身边的熟悉的美。Issac很多作品中,就描绘了一个别样的香港都市景观。

 

谈及未来打算的时候,这个工程师任性地说,「因为喜欢摄影,应该还是会坚持下去的。」尽管摄影会花费Issac大量时间和精力,还是有这样一部分香港年轻人敢于坚持自己的理想,希望在这个城市闯出自己的天地。香港文化曾经一度引领亚洲,从电影、音乐、文学到甚至生活方式,但是如今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愿意在文化艺术上创新钻研,同时也因为环境的局限,而越发沉沦。但是好在,还是有一批Issac这样的香港年轻人,愿意去书写属于香港自己的文化传奇,这就够了。

 

少年强则国强,这句口号会在这批年轻人身上实现的。

 


05

雄学琛:

学习伟人 立志从政
 


雄学琛(前排左三)和他的新创见成员



视著名外交大师顾维钧为偶像的雄学琛,在高考的时候,把他的照片贴在案前激励自己,向一代伟人看齐。到后来,他真的去英国华威大学念国际关系专业。这个出身于香港商人家庭的年轻人,一直以来都立志从政。

 

雄学琛告诉记者,他从小喜欢阅读历史相关的书籍。读史使人明智。在历史的薰陶下,。他说:「我本身对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就很感兴趣,、人和国家、国家和国家的互动,是这种互动最复杂的表现形式。同时这对你的大脑也是很极限的挑战,因为你要了解背后的历史、文化脉络。你还要掌握一些沟通和表达技巧。」说到这里雄学琛表现得倾诉欲十足,。

 

「另一方面,我觉得自己比较长于协调和沟通,,所以我希望在这方面成为一个桥梁。。我觉得效果还是不错的。」

 

他坦言「表面上我是在家族企业帮忙,实际上长期不务正业,花很多时间在社会参与上面。」 他出生于传统的商人家庭,一开始家人对他涉足公共事务是十分反对的。

 

出于对公共事务的浓厚兴趣,回到香港后即使未能参与国家的外事工作,。

 

2016年雄学琛与一班志同道合的香港年轻人共同创办了青年团体香港青年新创见,目前为现任副会长及公共事务委研究中心召集人;他亦经常以组织身份在不同主流媒体就热点议题发表评论文章。在各人共同努力下,香港青年新创见组织得到了长足发展,完成了多项研究工作,在香港慢慢成功地建立起影响力,。雄学琛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青年智库组织中多做一些工作,扩大它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其实,。但是,真正付诸于行动的却寥寥无几。雄学琛认为,香港年轻人还是比较多考虑金钱回报, 而且不喜欢冒险。香港的环境对于青年从政也有一定束缚。

 

对于香港年轻人如何参加公共事务的途径,雄学琛给出的建议是:「政府在公众咨询的过程中,举办以青年为对象的咨询会,充分聆听青年的声音。现在政府已经开始委任更多青年参与咨询委员会,吸纳青年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意向,在试行一段时间之后希望可以开放更多咨询委员会给青年自荐参加。」

 

无论如何,他的未来长远目标是参选议员,加入政府,为社会做更多更有成效的事情。香港的未来也许就落在这群雄心勃勃的年轻人身上了。

 

把握机遇才能创造无限可能。

五个故事结束了,五个香港年轻人的脚步从未停下。背靠着积淀下来的资本,拥抱大湾区未来的优势,香港现在处在转型的最好时期。这座城市里有着许许多多这样的年轻人,他们胸怀大理想,坚定自己的目标。

 

曾经,香港的青年问题是各方关注的焦点,社会各界人士认为香港青年日趋激进和狭隘,但是随着国家和本港政府对青年问题的关注,我们也可以看到社会的参与和青年人自己的努力。在自身的职业发展方向,香港青年在努力寻找生存机遇和挑战,2017年香港劳工以及福利局局长萧伟强曾在一篇文章鼓励青年人开阔眼界,他表示政府在陆续出台配合新一代年轻人的项目。不被自己和传统社会目光规限取向是未来的趋势,萧说:

「各位青年朋友,祝愿你们把握机遇,创造无限可能!」


| END |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