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如何成功?不毁三观哪算成功

达达钢琴工作室2021-02-21 08:14:58


技术的世界里,到处是苍白的教条与数字,

然而当音乐响起,每个灵魂都会回忆起最初的美好,

那是初民的第一声歌唱,是生命的第一次悸动。

为了保存这份美好,我们曾经走过曲折,

如今重装上阵。

我们坚信,演奏与教学,都不只是技术,

更是心灵的碰撞与智慧的成长。

欢迎来到达达钢琴工作室!


文:爱上层楼


每位音乐家都想成功,没错,成功便是这多年艰辛努力的目的。可是如何获得成功呢?我们会自然地想到归纳法。比如归纳郎朗的成功,我们得到结论,钢琴家要想成功必须要在十二岁之前弹完所有的肖邦练习曲;归纳王羽佳的成功,我们发现钢琴家十五岁之前要出国留学,还必须要进比如柯蒂斯、茱莉亚之类的顶级音乐学院;归纳王雅伦的成功,我们发现音乐家一定要有大指挥家来提携;归纳李云迪的成功,我们得出结论,音乐家一定要有大批粉丝……

归纳法的使用,是如此朴素,如此自然,以至于我们每当遵循着归纳法的结论去努力奋斗却毫无进展的时候,我们总是怪我们自己,要么是还不够努力,要么是天资不足,总之永远不是方法的问题。就在这时,指挥家余拉扬(余隆)指出:“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我们必须知道音乐和艺术是摈弃物质概念,以另外的方式理解世界的途径。”


这句话非常深刻,可以说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本文的目的就是为余拉扬的这句话做一个注解。音乐家(钢琴家)努力的方向究竟在哪里呢?追本溯源,让我们回到初学钢琴的那一课。

老师:今天课后,给你留个思考题,仔细想一想,你学习钢琴的目的是什么?

学生:好的!


回家之后,学生开始观察,当自己开始认真练琴,心无旁骛的时候,妈妈的脸上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弹琴的目的是为了妈妈的微笑吗?他拿不定主意,去问妈妈,妈妈说,隔壁家的龙龙钢琴已经考到五级了,你好好练,今年考六级,超过他!弹琴是为了超过隔壁家的小朋友吗?他还是拿不定主意。他又去问爸爸,爸爸指着电视里面的钢琴家一曲完毕后,赢得满堂喝彩的画面说,你将来要是能像他那样,爸爸就满足了!弹琴是为了赢得喝彩吗?他还是犹豫不决。决定带着答案去问老师。


学生走到了老师家楼下,忽然听见楼上传来了美妙的琴声……天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声音,仿佛泉水流过心田一般。学生听得入定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此刻,他忽然领略到弹琴的真正目的,也是唯一的目的:音乐。


我一直觉得钢琴课是特殊的一门课(尤其对我来说),相对于其他的课比如语文课、数学课、物理课、政治课,钢琴课是第一门让我体会到学习本身的乐趣的课。当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一首练习曲练熟的时候,我发现我弹出的美妙音符就是对我之前所有付出的最大奖励。在这个奖励面前,老师的赞赏,家长的自豪,小伙伴的羡慕以及其他各种物质上的奖励都不算什么。不管琴弹得如何,我相信能体会到这一点的琴童,一定是个成功的琴童。事实上,能体会到这一点的琴童,弹琴一定会弹得很好,因为他为自己“负责”。


那对于学音乐的人来说,什么算是“成功”呢?对于学琴者来说,所谓“成功”就是通过钢琴来体验音乐,最终将钢琴变成自己一生的知心伴侣。对于音乐家来说,这还不够,作为一个气场更强的“音乐体”,还能影响他人,影响世界。这正像余拉扬所说的“以另外的方式理解世界”——如今的世界虽表面上号称“多元化”,实质上却是“一元化”的,就是以物质财富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比如说,你不是搞音乐的吗?你每年挣多少钱?要是像郎朗那样,能够靠音乐发财,那便是成功的音乐家。但余拉扬的意思是,音乐家恰恰要打破这个标准,以另一种方式,即艺术的的方式来解读世界。换个方式来说,就是“毁三观”。


因此,作为音乐家的成功,不是“挣多少钱”、“开多少音乐会”、“有多大名气”这些世俗的标准可以衡量的。可以用这些标准来衡量的,其实只是作为“明星”的成功。就像其他所有的歌星,影星,娱乐明星一样,古典音乐舞台上的明星,也不过是古典音乐经纪公司,唱片公司打造的一款“商品”罢了,最终目的,不过是能吸引更多的眼球,以及更多的购买力。


辨别一位音乐家是“明星”还是“音乐家”的方法很简单,当人们谈论他的时候,是谈论他,还是谈论他的音乐。比如,当我们谈论傅聪的时候,多半是谈论他的音乐,而当我们谈论郎朗的时候,多半是谈论他。而对于一名音乐家来说,“明星”与“音乐家”这两个身份是很难共同生长,相安无事的。事实上,越是肯定一位音乐家作为“明星”的成功,就越会导致这位音乐家作为“音乐家”的价值的忽视。 像朗朗这样的音乐明星,有多少人会真正关注他的音乐,以及他的音乐中的“三观”呢?基本都被他炫酷的发型,高超的“颜艺”吸引过去了。作为一名音乐家,绝大多数观众们都不是冲着他的音乐来的,自己在音乐上的苦心追求无人问津,这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尾声

我相信,真正作为音乐家而存在的音乐家,也不会纠结在“如何成功”这个问题上的,他们都能感受到命运的召唤。比如,当年波里尼在肖邦钢琴比赛获奖后,又闭关修炼十余年,才重新登上舞台。这十几年闭关的决心,肯定不是出于将来能够出更大的名挣更多的钱的目的(因为十几年的雪藏,对于明星来说就过气了),而是作为音乐家的使命感。音乐家做出的事情,在世俗眼中往往是“反熵”的(吃力不讨好),因为音乐家的存在目的不是为了讨好,或取悦,而是为了毁你“三观”的,也就是用另一种方式来解读世界。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