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的产业化:是敌是友?

arteducationweekly2019-06-21 19:49:53

麦迪逊真的很喜欢这些课程,作为一年级学生,我看到了她如何在纸上捕捉到她的想法的巨大进步。

我对我女儿现在对艺术的兴趣感到惊讶。在这门课之前,她很少运用色彩或画画,如果她做过,每次只有几分钟。现在,她会坐好,在她的照片上工作超长一段时间。

-------父母感言

 

大多数学校和美术馆的美术老师都很熟悉此类家长在他们的孩子参加美术课、讲习班或夏令营后的感言。你可能期望他们能对熟悉的艺术教育场所做出积极的回应。然而,这些对艺术的兴奋和信心的表达不是公立或私立学校、博物馆或社区艺术中心开设的艺术项目的结果。它们是父母在观察他们的孩子之后写的,他们最近参加了一个艺术教育连锁经营机构提供的艺术课程。

艺术教育产业已经成为一些社区民办教育活动的一部分。根据连锁经营杂志汇编的统计数据(www.entrepreneur.com),从20022004年,儿童学习的业务量增长了25%,所报教育改进项目数同比增加了55%。儿童教育产业蓬勃发展,艺术教育连锁经营只是其中的一种形式。虽然没有综合的统计分析,我指的是“艺术教育产业”,一个网站(www. entrepreneur.com)列举了几个更值得注意的艺术教育连锁机构和在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工作站点数。例如,在美国,两个主要的连锁教育机构年轻的Young Rembrandts 和(Abrakadoodle)分别报告了75个和63个活跃的分部,紧随其后的是KidzArt60个分部)和Monart20个分部)。

本文探讨了在传统的学校和非营利的博物馆之外,作为为儿童提供艺术课程的创意产业的艺术教育机构的现状,并具体考察了艺术教育专业学科和艺术教育产业之间的交叉与联系。在这一领域的学术研究严重缺乏,表明过去的艺术教育工作者或学者普遍回避解决这个问题,或者是,作为一种新趋势,它还是太新了,不足以引起过分关注。由于预算问题,现在许多艺术教师担心学校会失去艺术教育,从而剥夺了学童的创造性学习机会,现在似乎处于需要新的艺术辩护策略和话语的关键时期(Irwin1993Kennedy Center Alliance for Arts Education2009Pankratz2002)。我设想艺术教育产业成为强大的以社区为基础的促进视觉艺术的倡导者,而不是将他们视为与学校和博物馆项目的竞争者,与作为潜在合作伙伴的艺术教育产业展开对话,为孩子提供有益的艺术体验,目标共担。

在讨论这个问题的同时,我将更深入地关注新的和新兴的艺术教育产业服务----艺术教育连锁机构。这里探讨的艺术教育连锁机构的商业模式,涉及到组织或机构开发自己的艺术项目,招收学员(儿童和成人),并提供标准化的艺术课程,同时制定营销策略,并通过学员调查和评论,定期评估他们的项目的有效性。这些组织或机构提供的美术教育服务在美国许多社区引起广泛的关注和普及,正如3R辅导服务和其他创意产业(舞蹈、音乐、体操和武术)的数量和多样性的增加一样。特别是,我将分享他们的教育内容,讨论他们作为艺术教育合作伙伴的成功意义,并确定与他们作为优质艺术教育提供者的长处和弱点有关的几个关注点或注意事项。

艺术教育连锁经营

现代早期企业家Albert Singer1851就注意到连锁经营的管理和营销力量,当时他开始销售他的名牌产品,Singer Sewing Machines。从那以后,出现了许多形式的连锁经营机构,这种服务产业扩大到多种多样的业务和服务。连锁经营在各学科领域也毫不例外的扩张其教育服务业务,其中许多业务因经典的标准化服务和服务菜单扩大而蓬勃发展。

艺术教育连锁经营是北美洲民办教育的一种新形式,目前正在寻求新的市场商机。尽管他们没有连锁机构KumonSylvan Learning那样的竞争力或认可度——两个非常受欢迎的民营辅导机构,为儿童提供数学、科学、阅读、家庭作业帮助和测试准备等方面的帮助(GubnnikBurg1997)——但是,这些新的艺术教育连锁机构希望仿效其他基于辅导和教育的连锁经营模式的成功经验。艺术教育连锁经营现已在许多大中等城市获得准入,同样受益于其他教育连锁经营服务的标准化产品和典型做法,以及健全的营销实践和统一的员工培训(Aurii & Davies2004)。

我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地区的一所大型公立大学任教艺术和视觉文化教育,三家艺术教育连锁机构为客户而竞争。“年轻的伦勃朗”(2001)因其作为全国性连锁机构的名称和地位,也许是最广泛认可的,它为学前、幼儿园和小学儿童提供绘画和卡通课程。Color Me Mine1995),拥有一个“你自己--它”陶瓷工作室,有一个商店,孩子们可以在店里从大约400个准备好的作品中选择一件,进行绘制,还配备了一个烧窑。另一个全国性品牌,KidzArt2004),是一个给从学龄前到成年的人提供艺术指导的视觉艺术项目。它重点强调通过有趣的艺术活动探索创造力,同时也培养其他必要的学习技能。“儿童艺术”的教育目标反映了孩子们通常在公立学校艺术课堂上接受的艺术课程。它的课程由七个主题组成,适合于所有年龄组:例如发现、连接、想象、探索、渴望、艺术革新和高级艺术:重新发现。由于这样的主题也出现在许多美术教科书中,所以美术教师都很熟悉。在图森之外,另有两个连锁机构,Monart,主打素描与绘画项目,和Abrakadoodle2002),在其它城市提供类似的视觉艺术项目。 

除了Color Me Mine主要在当地一家购物中心的工作室里教授艺术之外,这些连锁营业机构每周都在各种托管设施开课:当地幼儿园、日托中心、公立学校、博物馆、YMCAs、教堂、图书馆、艺术工作室、玩具商店和社区中心。KidzArt在这些地方开设了大约12个艺术班,同时还在图森地区的四所小学开设了提前放学艺术班(http://New.kidzartaz.com)。截至目前,Young Rembrandts23个不同地区提供了25个绘画和卡通课程(www.youngrembrandts.com)。在课程方面,Young Rembrandts的课程是专为3-12岁的儿童设计的,适合于发展特定年龄段的艺术能力。这些课程是由聘用的员工来授课的。大多数艺术连锁机构不需要学术学位或其他形式的专业认证作为员工聘用的条件,他们通常根据他们自己的教学方法和技能,以及专门的艺术课程,提供员工培训。

洪先生艺术学校

为进一步提供背景,并洞察基于美国的艺术教育连锁机构的性质,以及我认为他们成功的潜在因素,我将分享韩国“洪先生艺术学校”(2000)的案例,该校目前设有大约100个分部,遍及的地区相当于肯塔基州。“洪先生艺术学校”不是拥有自己的门店(除了老板的办公室以外)或学习中心,而是聘请艺术教师去儿童的家里,根据儿童的年龄和艺术发展水平,每天提供30-60分钟的个人艺术指导。例如,Anyang650000人口)在首尔以南大约15英里处,这里的连锁机构聘请了大约十几名上门服务的艺术教师。每个老师大约每周要给3040名学生上课。这与美国的连锁机构明显不同,美国的通常在不同的公共场所提供课程,并在规定时间定期分组指导。洪先生的老师使用连锁教育团队开发的艺术教育教材,进行一对一教学,他们每节课都给孩子们提供可能需要的任何艺术材料。根据连锁网站(http://misul.eduhong.com),洪先生上门服务的艺术教师一般是大学艺术或相关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在完成一个旨在让他们熟悉如何使用标准化的课程进行教学的培训之后,洪先生的老师们就可以去拜访注册学生的家。

洪先生艺术教育项目比韩国的大多数以艺术工作室为主的连锁机构更为成熟(即思想驱动)。根据其网站,洪先生的视觉艺术计划承诺在个人发展的四个主要领域有所成就,即提高学生的能力:(1)理解;(2)与世界交流;(3)通过艺术成就产生个人自信;(4)提高数学、科学、语言艺术和其他学校科目的基本技能。连锁机构还提供了基于五个著名理论的看起来很合理的哲学基础:艾斯纳的本质主义方法,它把艺术视为理解常人经验的基本手段,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罗恩菲德的语境理论,维果茨基的社会建构理论,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正如上文所述,洪先生的艺术教师声称提供适合每个孩子年龄和发展阶段的个性化课程,帮助青少年学生在情感和创造力的培养过程中发展他们的思维技能,途径是让他们去看世界,增加逻辑和推理技能,培养创造性思维和开放精神。几个成功的案例研究被张贴在它的网站上,以帮助家长看到自我提升的价值,科学的教学方法在实现承诺的艺术技能和能力。根据一项快速的网络调查,目前在韩国,有超过12种艺术连锁机构或服务在运作。

艺术教育者需要与艺术连锁机构的人员交流,其中许多以前是艺术家和艺术教师,他们的官方目标是促进学生的创造性和认知成长,送艺术进社区。

艺术教育与艺术产业的交叉

艺术教育连锁机构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正在经历一个早期的发展阶段,在一些美国城市社区以及其他一些国家越来越受到家长的欢迎。下文我将深入研究两者之间的建设性关系,关注一些交叉领域,如作为艺术教育伙伴的双方的利益,以及提供优质艺术教育和激发儿童创造力的共同目标。这些问题引起了艺术教师和倡导者的共鸣,他们都致力于培养学生艺术般的生活质量。

首先,需要为学校艺术教育与艺术连锁机构在领域内建立一个健康而牢固的关系。私人音乐课程和音乐工作室历来与学校音乐课程合作,并被证明是学生艺术发展的重要贡献者。艺术教育者需要探索教育与产业之间相似的共生关系(Stering1995)是否能为学生的创造性成长提供支持。即使我们不能预测他们的市场增长,艺术教育连锁机构可能在私营教育领域成长为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因为辅导连锁机构是一个以补救和改进为导向的教育替代方案。

艺术教育者需要与艺术连锁机构经营者沟通,他们中的许多人以前是艺术家和艺术教师,他们公开的目标是促进学生的创造性和认知成长,送艺术进社区。共同目标的沟通与协调势在必行。艺术教育领域需要寻找促进这种话语的方法,用现有的理论和实践更新艺术连锁机构。邀请连锁机构经理和教师参加会议是与各州和全国性组织建立官方渠道的另一种方式,可以为未来建立健康和建设性的关系。

第二,艺术连锁机构对我们领域的特别益处来自于他们在社区中的关注度。无论他们在哪儿做生意,这都有助于他们促进艺术和艺术教育。考虑校区内艺术学科的现状(Chapman2004Freedman2011Grey2009),由于缺乏教育经费,目前正面临被削减的危险。在任何社区,来自艺术教育产业的强劲的艺术教育推广运动将有助于促进艺术教育。艺术连锁机构也意识到了这一好处。一位受AuriniDavies2004)采访过的教育连锁经营者说,她欢迎竞争,因为竞争在教育连锁机构中会催生出迅速增长效应,这有助于“提高他们的关注度和家长对他们服务的熟悉度”(p.435)。尽管他们接近社区带有商业的初衷,但他们也与孩子及其父母分享艺术的价值。他们所达到的高度,是许多公立学校和委办学校的艺术教师所难以企及的。我的观点是,他们的商业本性是必要的,可以使艺术的价值尽可能地看得见。

第三,艺术教育者应该学习和熟悉艺术连锁机构的营销策略,预见他们如何被用来区分和促进学校艺术项目。激励,以及不断更新和扩大他们的服务,是艺术连锁经营的生存和发展的基本要素。对客户的不断分析迫使这些企业适应并灵活面对社会和技术的变化。然后,这些知识被应用于制定有效的营销策略,这是一种对大多数学校教师来说都是陌生的方法,他们通常在学校围墙内得到庇护。然而,我们也认识到,无论公立还是私立教育领域,竞争无处不在。一个连锁经营商的评论引起了我的注意,当她说一般不欢迎做过教师的人加入连锁机构,因为他们往往缺乏成功连锁经营所必需的商业野心(Aurini &Davies2004)。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否定的陈述,但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认识,说明当前的教育系统在限制艺术教师创造潜能方面扮演了何等角色。

对于艺术连锁机构的营销策略的潜在效益,学校美术教师可以有效地将其作为艺术宣传工具使用。例如很少有艺术连锁机构不涉及社交网络技术。他们习惯于为他们的节目做广告,并与父母和孩子们联系。他们通过在线画廊积极展示儿童作品,并分享参加者的感言。为此,在线社交网络服务,如FacebookTwitterYouTube和博客,基本上被用来与他们的客户联系,更新他们关于新课程和研讨会、野营或派对的信息。当学校的艺术项目成为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时,这些沟通渠道可以作为最重要的宣传工具之一(Kennedy Center Alliance for Arts Education2009)。

第四,艺术教育项目可能需要开发和提供给有前瞻且有创意的艺术产业。目前的连锁机构员工培训仅限于很短的一段时间。大多数连锁机构不需要特定的标准来启动事业,他们倾向于根据营销逻辑扩展分支机构。例如,当招聘连锁员工时,知名的艺术连锁机构会提出几个问题,来衡量一个人对于儿童工作的亲和力,对从事社区服务的兴趣,以及确定他们对于艺术的特定兴趣。大多数艺术连锁机构的另一个卖点,通常用于吸引潜在经营者,与监督员工培训所需的时间之短有关,经常在周末或通过网络即可完成培训。这与大多数大学的冗长、严格和密集的教师教育培训形成鲜明对比。看到这种艺术产业发展壮大,我认为艺术教育者应该认真考虑,提供基于社区的艺术项目或认证。这将有助于未来的艺术经营者或员工获得我们在当代课堂分享的、宝贵的、教和学的方法。此外,通过艺术产业提供的高质量艺术项目也可以作为艺术教育类学生可选择的就业市场,培养他们的产业意识和良好的艺术教育方法(Carey& Naudin2006)。

至关重要的是,在学校艺术与连锁产业二者关系的监督和发展中,艺术教育者起着中心作用,寻求促进双方之间共生关系的关键对话。理想情况下,作为许多社区中的新教育服务机构,艺术连锁机构可以与学校艺术教育工作者联合起来,为丰富艺术教育项目带来互利的关系。

对艺术教育产业的一些思考

显而易见,艺术连锁机构在任何社会中都会存在某些潜在的负面影响。共同关注的是课程内容和艺术供给的多样性。由于“来自中心资源的标准化教学实践”(Anderson1985)是他们的项目的主要特征,连锁机构的艺术供给可能不提供兼顾各方利益的和知识丰富的艺术教育项目。我注意到的一些关键问题如下:

首先,标准艺术连锁课程在媒介和内容方面提供了较为有限的课程。美国艺术教育关于内容集中化的警告和制度化标准的压力(Anderson1985; Dalton2001)也适用于艺术教育连锁机构。由于缺乏场所以及前往指定教学站点的便利性,他们似乎将提供素描和绘画培训,以及其他二维艺术品,作为他们的主要艺术形式。这在通过线上查阅画廊展示的一些连锁机构的学生作品时表现得尤为明显。他们的课程可能依赖于学生的兴趣和短期基于成效的作品,缺乏大多数学校艺术项目提供的严格的秩序和范围。

第二,大多数连锁艺术课程并不能反映当代艺术教育的理论和方法。因为他们完全是基于工作室的,采取传统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方法(艺术制作),没有视觉文化教学和应用后现代策略的空间(Gude2004, 2007)。相反,他们主要强调创造力、想象力和健康的心理发展。考核艺术连锁机构的教学理念和教育目标,以及连锁经营者的传记信息,证实了传统艺术教育法之所趋。构成我国艺术教育的这种观点,可以很容易地传递给学校管理者和社区成员,导致他们大多把艺术看成是由主观性和短暂性内容组成的。这种反应折射出对当代艺术教育目标缺乏理解的局限性和普遍性(Freedman2001)。

第三,尽管许多学校的艺术项目由于预算限制而被削减,但艺术连锁商可能认为这是他们提供短期或长期可选用产品的机会,或者是一些私立学校、连锁学校和公立学校的艺术教育的替代品。这是合理的期望。在连锁经营杂志发表的一篇采访(Huges2008)中,一位艺术连锁商将当前的艺术财政危机视为一个“与那些想让艺术回归的学校成为合作伙伴的机会”,他已经为学校的孩子们提供过艺术课。许多艺术连锁经营网站刊登广告说,他们可以在常规学校时间每周提供艺术课,吸引管理者把这视为一种选择,如果他们的预算紧张,不必聘用一个全职或兼职的美术教师。我们必须确保,诸如连锁经营和其他项目的社区艺术项目,不是简单地取代显著地存在了150年的公立学校艺术。相反,这些项目可以作为社会区设施的有益补充,在社区环境中,帮助有兴趣的学生发展他们的技能,并实现他们作为创造性艺术家的全部潜力。

结论

艺术教育连锁经营是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新兴产业。他们最近将自己定位为一个艺术教育的选择,可能作为公立学校艺术教育的合作伙伴或竞争对手的潜在意义。我们还不知道艺术教育产业对学校艺术项目有什么样的影响或后果。因此,艺术教育者在学校艺术与服务产业关系的监督与发展中起着核心作用,进行严肃对话,以促进双方共生关系。理想情况下,作为许多社区中的新教育服务机构,艺术连锁经营机构可以与学校艺术教育工作者联合起来,为丰富艺术教育项目带来互利的关系。

我相信,艺术连锁经营在任何社区的持续增长和强势存在,将通过倡导并说明艺术在学校和学生生活中的意义而造福于公立学校艺术。然而,艺术教育者需要认识到,我们的学生在常规艺术教学中所接触的艺术项目,按照当下的艺术教育理念,往往提供以娴熟技能为基础的课程和/或缺乏坚实基础的艺术课程。在理想情况下,艺术连锁机构开发和提供的艺术教育课程,因为学校的物质和时间上的限制,以及有限的资源,学生是接触不到的。通过与艺术教育产业建立一种健康的关系,而不是把艺术连锁经营视为学校艺术项目的威胁,我将他们预定为社会艺术地位的协同创造者。

————————————————————————————————

Ryan Shin是亚利桑那大学艺术学院艺术与视觉文化教育助理教授。可以通过shin@email.arizona.edu.进行联系

 

REFERENCES

 Anderson, T. (1985). Hold thepickles, hold the lettuce, special orders do upset us: The franchise system inAmerican art education. The Bulletin of the Caucus on Social Theory and ArtEducation, 5, 15-26.

Aurini J., & Davies, S. (2004). The transformation of privatetutoring: Education in a franchise form. Canadian Journal of Sociology, 29(3),419-438. Carey, C., & Naudin, A. (2006). Enterprise curriculum for creativeindustries students: An exploration of current attitudes and issues. Education+ Training 48(7), 518-531.

Chapman, L. H. 2004. No child left behind in art? Arts EducationPolicy Review 106 (2), 3-17.

Dalton, P. (2001). The Gendering of art education; Modernism,identity and critical feminism. Philadelphia, PA: Open University Press.

Freedman, K. (2011). Leadership in art education: Taking action inschools and communities. Art Education, 62(2), 40-45.

Grey, A. C. (2009). No child left behind in art education policy: Areview of key recommen dations for arts language revisions, Arts Education PolicyReview, 111(1), 8-15

Gubernick, L., & Burger, K. (1997, April 21) Girls always havetrouble in math. Forbes, 159(8), 120-121.

Gude, О. (2004). Postmodern principles: In search of a 21st centuryart education. Art Education, 57(1), 6-14.

Gude, О. (2007). Principles of possibility: Considerations for a21st-century art & culture curriculum. Art Education, 60(1), 6-17.

Hughes, A. (2008). B. E.s 25 most affordable franchises:Recession-resistant industries and low startup costs make these opportunitiesour top picks. Black Enterprise, 39(2), 102-106.

Irwin, R. (1993). The four principles of art advocacy: Publicawarenes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policy-making, and patronage. ArtEducation, 46 (1), 71-77.

Kennedy Center Alliance for Arts Education (2009). Arts educationadvocacy tool kit Washington, DC: The John E Kennedy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Arts.

Pankratz, D. В. (2002, Fall). Policy and arts education. NAEAAdvisory. Reston, VA: National Art Education Association.

Sterling, C. (1995). The evolving symbiotic relationship of artseducation and U.S. business. Arts Education Policy Review, 97(2), 27-30.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