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过时了? | B10 Live创始人专访

新媒介青年文化2021-12-04 15:30:24




深圳B10现场是由华侨城创意文化园主办、艺术家滕斐和独立音乐策划人涂飞共同策划的音乐艺术空间。自2012年11月24日起,B10现场开始举办常态性音乐演出,至今已有数百场。每年有两个音乐节在此举办:始于2011年,每年10月举行的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以及始于2014年,每年5月举办的明天音乐节。2018年明年音乐节举办之际,很荣幸与滕斐先生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


B10 LIVE




您还记得创办B10的初衷是什么?





我是跟我的搭档阿飞一起开始。十年前刚回中国,我在德国17年,一直做艺术,当时在欧洲我做了全欧洲最大的一个艺术家工作室。在德国我了解对方的文化,我发现音乐现场非常重要。因为这个会带上各种的交流,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到建筑到这个城市活跃的,他们都经常会在音乐现场聚会,所以在国外的话很多酒吧并不是说让你酗酒的地方,而是交流的地方。能体会到就是说文化的发展是通过交流,没有交流的话,就没发展。


所以,06年我回来中国我觉得在外边17年了,是时候了,而且中国当时已经有很多文化和艺术活动了。所以我回来的话,差不多接近一。我画了一些画,也认识一些在深圳的艺术家,但是我个人还是觉得这个城市里面交流,特别缺。当时在深圳的艺术家一有空都会来我的画室边聊啊玩,到深夜我们就出去吃宵夜,但是我经常很好奇,我说什么听音乐的地方呢。


我觉得那时候整个城市还是在一种拒绝交流的状态下,那种吵闹的音乐,音乐空间到酒吧都是筛盅,到KTV都是筛盅,甚至到了餐厅都用筛盅,好像没有筛盅,就没法完成交流。所以我当时是有点失望,因为这样的话,我的绘画和创作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没有交流,而且做展览的成本太大。


所以首先这个初衷就是希望,起码是我和大家都需要有一个交流的场所在交流里,我希望能有有质量的交流。在这个现场,你能听到世界各地全国各地优秀的音乐人的演出观众听完这个也是我判断好不好,就是观众会忘我,一忘我接着就会聊天,拼命地聊天其实这个就是一个带动文化发展重要的表现让对精神生活有追求的人有一个能产生交流和互动的地方。未来这些都是潮流的推动者,都是时代的推动者,都是一个城市的精英。


只要有一个音乐现场,我个人觉得自私来说起码我有一个好地方能去了,我能听到好的音乐了,而且还有可能未来会有更多的艺术家会聚集在这个城市,而我就不会说没有知音了,所以这个是我回国之后最重要的一个愿望,就是一定要有一个音乐现场


(2018年明天音乐节现场)




当时取B10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我希望就像以前毛主席语录里一样,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所以我们这里可能还不只是音乐,如果是音乐的话不是某一个种类,而是古今中外好的音乐都希望要能在这里发生。过去的传统乐器和民族音乐,到现在很当代很潮流的到国外优秀的音乐都希望有,跟着我们可能还希望有时候有些戏剧,有些文学上的交流,如果需要这个场要这么大的,我们也可以支持,或者是影片上的电影上的交流


所以我是希望他这个名字没有一个特别的指向性。听起来不摇滚,也不文青感觉也不什么,所以我就用的那栋楼的编号做名字那栋楼华侨城集团给到我们的就是叫B10栋我觉得要名字不重要,但是一定要中性,不要有特殊的指向。因为你任何一个特殊的指向,在历史和时间下面,都会很快的被洗刷掉。所以我不固执于摇滚、不固执于什么,我就说B10。





您是怎么看待独立音乐人他们的生存状况的?





我觉得如果沙县小吃桂林米粉都很好开的话,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开成,大家都去做生意,生意好赚好做都去做生意,也不是每个都成功。做生意的也是从年轻就开始做到老了做音乐也是,你能不能坚持做下去,这个才是你的力和才华。所以这个不只是音乐范畴,这是广大的范畴。


(2018年明天音乐节海报节选)




您如何看待独立音乐的意义和前景?





你说到了一个字眼,独立音乐,那我就拿来说一说。这个词,过时了,虽然现在还在用,这些都是60年代末的产物60年代末出了两个字眼,经常会在文化界使用。一个是independent”独立另外一个叫underground”地下


60年。这都是在二战之后经济复苏后再一次去审判一个社会和发展。当时组成社会和艺术主体的年轻人,他们就认为说我们不是你们这些随大流,随大流的你们都是各种国家的阴谋,到欺骗人性,没意思,我们不会参与,我们是有独立审美、独立要求的、有独立人格的人,所以当时经常用independent”。跟着很多除了独立,他觉得随大流的人,就是independent反面。所以他们就觉得很多主流的明星没意思了,他就认为主流的都是漂在水上,地面上的,我们还在地下,“underground”,他把独立更加深了一层。


所以当时出现了很小型的文化交流空间,而这些都是一种小酒吧的形式在成长,以独立性和地下性在运营和聚会影响了到现在很多音乐现场都是黑乎乎的,脏兮兮的,到处充满各种涂鸦,去代表他的独立性和地下性的,这些早就八几年就已经过时了


现在音乐现场上,这样的结构,他们是妨碍着音乐的发展的。很多爵士俱乐部还像几十年前一样在那种地牢、酒窖等地下空间,去的人群当时都是独立精神最强的人群,到现在已经七八十岁了。地下、阴暗、格局小,完全影响到现在爵士乐的发展,也影响了很多音乐的发展好像真的是不洗头不洗澡,穿着衣服进去才是这个人群


60年代末是一个美好的时期。到现在很多大师都是那时候出现的真的是最美好的时期,但是也多,因为它让很多现场还是走以前的模式。这样走的话,会跟社会脱节。社会已经不是这样的了,这个需求已经不是给你找一种脱离人群的借口,以前他们这样也不是为了脱离人群,他们是最积极的一群人,是反抗和积极的。但是现在很多音乐现场,已经产生不了这个了。所以音乐现场的结构一定要变,这是我的看法

 

(2018年明天音乐节现场)



本文作者





相关阅读

街头艺术:自娱自乐与主流收编

中国嘻哈 | 一切才刚刚开始

春天已经来了,迷笛还会远吗?




— END —


本篇内容由新媒介青年文化创作

授权转载及合作请留言

投稿邮箱:mycswx@163.com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