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摇滚老炮,以主流为耻,却成为首位被印上中国邮票的摇滚歌手!

民谣邦2021-10-11 11:50:38

狂躁、愤怒和嘶吼,有时会让我们成为更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只会假笑的狗!——环酱

今天网易云无意推荐了一首《向阳花》,倒让我听了一天谢天笑。摇晃着头,抖动着腿,我竟痴嗨了一下午。


谢天笑失控砸琴《剔剔牙》


谢天笑穿病服砸琴


如果说起中国摇滚,你还只停留在崔健、黑豹、唐朝、郑钧几人身上,恕我直言你已经out了!谢天笑常被称为“中国摇滚新教父”,也有人赞誉:九十年代听崔健,如今听谢天笑。


当然也有人称他为“现场之王”。原因是他现场的感染力绝对燃炸,他非常擅长气氛调动,每一次都能让观众与他感同身受,愤怒、批判、控诉和怒吼,观众与他一致发力、一起宣泄、淋漓尽致。

谢天笑出生在山东淄博,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小孩,他不学习,又经常打架逃学,作弄同学或是调皮惹祸也是日常,是让老师和家长头疼的孩子,甚至有个男老师公开嘲笑他:谢天笑?你就朝天笑吧!这让他记忆犹新!


在十五岁的时候,他的一个好朋友犯了罪,而他出于仗义包庇窝藏了好友,后来他就被连累让警方监禁了半年。在这半年里,他不能迈出家门半步,为了打发时间,他开始练吉他。吉他是他和另一位好朋友借的,后来这一位好朋友也人间蒸发了,连他的父母亲都不知道他在那里。谢天笑说,他怀疑这位朋友已经死了!谢天笑曾说,自己有两个好朋友,一个犯了罪,坐了十多年牢;另一个留下一把吉他,消失无影踪。这也让谢天笑莫名有一种宿命感:因为一个朋友,有了一段空闲又无聊的时间;又因为另一个朋友邂逅了吉他,并且是一把再也无处归还的吉他。冥冥之中好像让他一直玩吉他。


十八岁他离开了山东,北上玩摇滚。他说当时只有一个信念:玩摇滚,就要来北京。于是,他借着钱,坐着铁皮车,就来到了北京。蹭吃蹭喝,居无定所,但他却说那是一段傻逼却快乐的时光。

直到1995年他才正式组建了第一支乐队“出家的猎人”,在给《摇滚北京》合辑录了一首歌曲后,他便与李明又组建了“冷血动物”乐队,发行了首张专辑《冷血动物》。当时许巍也录完了第一张专辑《在别处》,汪峰也和鲍家街43号乐队出了第一张专辑,他们潜伏了很久,但是他们一起开嗓演出,人们就挥拳:“中国涅槃”!


那个时候的谢天笑狂躁,歌词里没有思辨,一味激烈的鼓点让人不自觉的晃动身体,而他的狂放不羁也在音乐里呼之欲出。

之后他收到朋友的邀请,去美国玩音乐。谢天笑又觉得:“在中国做摇滚就要在北京,在世界做摇滚就要在美国的”。于是他背上行囊,决定从美国从零开始。抱着“改写美国音乐史”的决心在美国刷盘子和卖唱后,忽然意识到中国摇滚必须有中国的精神内核,用美国精神玩摇滚永远玩不过美国人,于是他回国开始新的摇滚路。


回国后他重组冷血动物,录制了《X.T.X》,因唱片公司改组,这张专辑未经宣传,单凭现场歌迷口口相传创下了10万张专辑销量!其中他把古筝加入摇滚的做法,也让他的摇滚成了独树一帜的存在。有媒体高度评价它为“西方现代文明和中国古典哲学的深度结合”,后被谢天笑调侃为“想多了,只是为了好听”。


当然除了古筝,他还将京剧、古典传说等等融进自己的音乐中,更将自己的哲学思辨、人性探索也揉进歌词和编曲中,这让谢天笑的摇滚除了呐喊和愤怒,多了一丝睿智和内敛。他认为所有艺术共通的地方就是探索边缘,而摇滚乐是自由反叛的,所以经常会触摸到艺术的底线。现在的他还没有到改变世界摇滚格局的地步,但是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做到。

谢天笑曾经诚恳的说:音乐给了我所有,音乐救了我,要不然我现在可能是黑社会,也许在监狱。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需要音乐的,音乐不是我的事业,音乐是我的生活。音乐给了我一切,那我应该把我的一切还给音乐。


谢天笑,他披着长发,竖着中指,他喜欢自黑又喜欢自拍,他总是现场砸琴引爆沸点,尽管这样反叛,他依然成为了首位印上中国邮票的摇滚歌手,更在央视转播世界杯时演唱了转播曲,他被主流认可,尽管他对此不屑一顾。


有时候我们需要听一些黑暗写实的音乐,来引爆我们身体内的压抑,来打破被禁锢已久的牢笼。狂躁、愤怒和嘶吼,有时会让我们成为更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只会假笑的狗!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