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音乐,我们有幸踏过他的脚步

尚音爱乐2020-11-25 07:29:21



一年前,金钟奖终生成就奖获得者、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音乐理论和声乐教育家谭冰若教授去世,享年90岁。他的病房正对着兰心大剧院的窗口,兰心大剧院是谭冰若音乐启蒙的“摇篮”,也是西方音乐进入中国的“摇篮”。2015年11月16日,由上海的音乐家和谭冰若的社会业余声乐学生们共同参演的【谭冰若先生纪念音乐会】成功举行。关于此次音乐会谭先生的学生刘亮特别特别嘱咐本刊编辑:第一,纪念音乐会所有曲目都是先生喜爱的,下文提到的愿望或是他亲自弹琴为我们排练的好几年的曲目,文字也基本是他曾经说过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有好几条脉络,但是主线都是从“兰心大戏院”这个摇篮开始,在上海这个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历史时期,凝结了他对音乐大爱的世代相传的感怀、眷恋和期盼。第二,先生是很少提到“我”的,他本身也反对纪念,但纪念音乐会是谭先生这些业余学生的心愿。为此,音乐会的意义不只是缅怀他,完成一个仪式,而是希望以此启发更多人热爱音乐、传播音乐。下文是此次音乐会的简述,部分素材和图片由刘亮提供。







继续永不老去的音乐、青春和大爱


记谭冰若纪念音乐会




有这样一位先生,一生坎坷而辉煌,磊落而神秘,其气质儒雅、谈吐风趣、胸襟豁达、人格高尚。先生毕生致力于音乐真理的传播与音乐人文精神的探寻,他早年提出“大力弘扬民族音乐,积极普及古典音乐,认真引导通俗音乐”的主张,既体现其先见之明,更体现其宽阔胸襟与社会责任,他的理论研究与社会活动曾令一个时代的音乐学者和爱乐人受益。先生早年留学日本,在东京音乐学校学习声乐,后入上海国立音专理论作曲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历任音乐学系教授/系主任,并在复旦大学等高校兼职.在研习教授西方艺术音乐的同时,大力从事公益普及活动。曾发起“上海音乐艺术普及和提高促进会”,中国首个吉他协会(上海吉他协会)并亲任会长。先生是上世纪下半叶上海滩文艺界的风云人物,曾担任多项国内外重大艺术活动的评审,他的高足如杨燕迪、孙国忠、赵维平等,已成中国音乐学界之栋梁。


有这样一位先生,一辈子都在神采奕奕地教授音乐。他早年学习声乐,后来因为肺病没能继续,在音乐学院从事专业理论教学,而对声乐的热爱则实践在一群业余的学生身上。退休后创立“冰若艺舍”(声乐艺术研究室),直至耄耋之年,依旧默默耕耘,亲历亲为,倾其所有,带领自己社会业余学生举办古典声乐艺术沙龙,传递他挚爱的歌声。


他在徐汇区中心医院住院的日子里,总会徐徐漫步,从十九楼的阳台,眺望林立高楼之下的“兰心剧院”。他的步伐渐慢、气力渐弱,但他的眼神透射的挂念从未黯淡,希望看见他的学生们和更多热爱音乐的人,走进兰心剧院,让这个曾经的古典音乐摇篮重放光芒,愿更多美好的古典音乐为世人所爱。


他的一生给无数人留下“无数闪光的事物和瑰宝”,在众多领域开花结果。离开先生的日子里,我们无比思念,又深感无以为报,只愿延续他用一生书写的主题“用音乐传递大爱”、“把欢乐洒向人间”!


我们有幸踏过他的脚步!


这位先生就是谭冰若先生!




纪念音乐会那天(2015.11.16),谭先生家门口的路上又铺满了他最爱的梧桐落叶,整整一年了,没有见到他,可每当他的学生们翻开乐谱、打开音乐、放声高歌的时候,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还在不厌其烦地讲一部作品,还再弹琴上课,叫学生们再唱一遍,还在给他们泡咖啡、煮红豆汤。我想曾谭先生身边走过的人都会想他。谭先生为音乐默默耕耘了一辈子,自己也曾说走的“不无遗憾”。而一年多以前,他从病房的阳台眺望兰心戏院,学生们看见他的眼神里满是牵挂。从“兰心大戏院”这个摇篮开始,在上海这个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历史时期,凝结了谭先生对音乐大爱的世代相传的感怀、眷恋和期盼。音乐会那天,兰心戏院的舞台蓬荜生辉,大家齐聚,是为继续永不老去的音乐、青春和大爱。


谭先生在”冰若艺舍”工作室


谭先生在”冰若艺舍”工作室


2014年3月,谭先生从徐汇中心医院的阳台眺望兰心剧院


-壹-




第一乐章 青春知音


记谭冰若纪念音乐会


文革结束后,在吉他还被归为黄色乐器的时候,一位文教用品公司的经理找到先生,询问他仓库积压了上万把吉他能不能出售?先生说当然可以,他第一个站出来,发表文章“为吉他正名”。他说:吉他是古老的乐器,可以演奏通俗作品,受到青年人喜爱,更有大量的古典名家名作。无论古典、通俗,专业或是业余。音乐就应该白花齐放、百家争鸣。参与本次音乐会的演奏者有吉他爱好者,也有上海音乐学院的专业吉他教师,同台奏响青春之音。


老照片记载历史



现场/叶静演唱艺术歌曲 吉他演奏:程斌


-贰-




第二乐章 兰心情愫


记谭冰若纪念音乐会


先生曾说:在我还是一个大男孩的时候,一位留法归来的姑妈,送给我一本书,其中有一句话说:“什么是音乐?音乐就是用声音去思维的艺术,这句话随我一路走来,我越来越理解那“思维”就是人类的喜怒哀乐,是触动人心的大爱。


“什么是音乐?音乐就是用声音去思维的艺术。(Music is the art of thinking in sounds. )”——《音乐的法则及其演进》 La musique, ses lois,son évolution,作者孔巴略.J(Combarieu, Jules)



而后先生第一次领受音乐大爱的震撼就是在兰心大戏院,观看工部局交响乐团的演出。在中国正遭受法西斯摧残的时候,一大批各国、各民族,出身、遭遇各不同的音乐家迁入上海,在指挥家梅百器带领下,二十多年按照正规演出季。他们又是音乐家又是老师,培养了中国第一批音乐大家。在那个最为动荡和贫瘠的年代,音乐从未在这片土地上停止。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意大利指挥家梅百器带领着工部局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前身)走向全盛。和工部局乐团合作的威登堡先生,在上海的十多年里默默无闻培养了无数音乐家。小提琴家谭抒真、杨秉荪、毛楚恩、司徒海城和钢琴家范继森、杨体烈、李名强等载入中国音乐史册的人物都是这位大师的学生。在他的学生中还有一个已经被遗忘的名字叫做章国灵。当时他十分年轻,我曾经在宿舍里听过他演奏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这著名的旋律要求能在一根G弦上完成,他做到了。一音既出,就抓住人心。我当即把我珍藏的精装小提琴曲集送给他。(引自《旭日在这圣殿重放光芒——住院随想录之二》谭冰若)


现场/陶韵茹演奏 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


谭老师的老师谭抒真先生是首位加入工部局乐团的中国音乐家。先生曾一个人坐在兰心的观众席里观看谭抒真与钢琴家李翠珍排练弗兰克的小提琴奏鸣曲。2012年先生去看他的世侄常林先生的小提琴独奏音乐会, 演奏曲目也是这部奏鸣曲。那梦幻般的回旋华彩当时就让他浮想联翩:常林的老师是俞丽拿,俞丽拿的老师是谭抒真,常林算起来是谭抒真的徒孙,他真希望看见常林先生能在兰心的舞台上延续那激动人心的回旋曲调。纪念音乐会特别邀请常林先生演奏弗兰克《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第三,四乐章


谭抒真先生 音乐教育家,小提琴家,乐器专家


2012年先生出院观看他的世侄常林先生的小提琴独奏音乐会


现场/常林先生演奏弗兰克《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第三,四乐章


:谭先生当年听老师谭抒真先生演奏弗兰克《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第三,四乐章的感受:我一个人坐在兰心的观众席里,钢琴和小提琴声音密不可分的交织在一起,声声入心。尤其是第三乐章,和德奥风格惯用的谐谑曲(Scherzo)不同,创新地采用“宣叙调风格的幻想曲”。钢琴和小提琴展开了梦幻般的对话,自由的回旋曲不断发展,华彩不绝,情感丰富,热情洋溢又归于哀伤。到了第四乐章,循环主题不断地被加强推进,那声音仿佛让这舞台变得更加宽广。我如此渺小,我如同置身在无限的空间里,两股坚定而热烈的力量,牵住我的心,把我带向从未去过的地方,点亮一盏盏沿途的灯,打开一道道的大门,眼前就是神圣辉煌的未来图景。(《旭日在这圣殿重放光芒——住院随想录之二》谭冰若)


-叁-




第三乐章 声乐挚爱


记谭冰若纪念音乐会


上世纪四十年代,谭先生在日本东京上野音乐学校学习声乐


谭先生一生挚爱声乐,一直叹息自己没有一个好嗓子。二十岁时他在日本,学习声乐,参加过同学家里举办的音乐“沙龙” ,小型却是高水平,进行完整音乐作品的表演和研究。他深受沙龙形式的影响,退休后,便投身于古典声乐的教学,并成立了 “微型沙龙”,名为“冰若艺舍”,虽然只有几名成员,有从事音乐专业,也有大量非音乐专业学生,无论程度深浅、水平高低、听众多少,他都鼓励我们积累整套音乐会曲目,不断表演。88高龄时,还亲力亲为排练演出,亲自一个个电话通知听众。今天,沙龙的几名成员从祖国、世界各地再一次汇聚一起,为我们演唱。


左起学生袁师翰,叶静,刘亮,顾其华

梁崇希,14岁起跟随先生学习声乐,很小就能演唱大咏叹调,被先生作为教学示范,跟随先生讲学。后考入海事大学,毕业工作后回到先生的沙龙,继续歌唱。现在在日本留学。



刘亮,17岁师从谭冰若先生学习声乐。后考入同济大学广告学专业,毕业后从事广告策划工作,并继续歌唱至今。累积德奥艺术歌曲、多部声乐套曲,歌剧选段。并协助先生举办声乐“沙龙”活动。 图为2014年9月,刘亮在病榻前为先生演唱。



尹立冰,女高音,来自香港。多年前因为先生爱上意大利歌剧,一有机会就专程来上海跟随先生学习。并常举办慈善声乐沙龙,用歌声给需要帮助的人以宽慰。她创立了“香港青年芭蕾舞团”,帮助热爱艺术的年青人提供演艺平台。图为2010年1月,尹立冰赠送先生从意大利带回来的《安德烈谢尼埃》的曲谱。



袁师翰,男高音,左一。自幼学习钢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在钢琴演奏及教学工作之余,热爱声乐艺术,2005年起随谭冰若等老师学习声乐并同时担任钢琴伴奏,在沙龙活动中常担任双重重要角色。后传承先生愿望,于2014年创立“同心圆”合唱团。



梁崇希和刘亮每周末在先生的“冰若艺舍”排演重唱



陈安如,自幼跟随父亲陈恭则学习钢琴。1954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1979年进入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钢琴系从事钢琴教育工作及声乐艺术指导。80年代师从谭冰若先生学习音乐史,后为先生的多位声乐学生担任钢琴伴奏。


现场/梁崇希、刘亮、袁师翰、


2011年先生在上海图书馆举办歌剧沙龙,遇到了徐嘉生老师,她曾师从苏石林先生学习,演唱过歌剧《拉克美》里高难度的咏叹调《铃歌》。然而这位优秀的歌唱家后来遭遇了文革的劫难和家庭的不幸后,停止了热爱的歌唱。那一次相见,她已经八十多高龄,徐老师说还很希望再练习一下歌唱,和先生合作,一起登上兰心的舞台演唱。可这却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先生说:“我想以后也只能和她在天堂相见,再听她演唱《铃歌》了”。为了谭先生和徐老师的愿望,音乐会特别邀请了上海歌剧院女高音熊郁菲演唱《铃歌》。



现场/上海歌剧院女高音熊郁菲演唱《铃歌》


-肆-




第四乐章 与众共赏


记谭冰若纪念音乐会


先生常对学生们说,艺术家是一个高尚的称号。不能只为追求名利,满足一两次比赛的成绩,最终成为音乐贵族。艺术家应该是“艺神之子”,把幸福、青春和美好的事物撒向人间。他应该不断勤修苦练,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世界名作,需要深入研究,与众共赏。为此谭老师曾在各大艺术和综合院校等地举办了1000余场的音乐讲座,并跨界跨领域让音乐“与众共赏”。



纪念音乐会上,配音表演艺术家曹雷、表演艺术家娄际成将分别以《我有幸踏过他的脚印》、《让我们倾听莫扎特》追思谭先生“与众共赏”的艺术理念。



1980年,在上海广播电视台录制广播剧《柴可夫斯基》(和曹雷合作编剧),与著名配音演员曹雷、李梓、孙道临、毕克、高正、朱莎、吴文伦以及电台技术人员合影



我有幸踏过他的脚印


叙事散文

曹雷


曹雷在音乐会现场


我这一生中,曾遇到过很多好老师,我总说,我是踩着这些老师们的脚印走过来的。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知识,学会了技能,也学会了怎么做人。


我不是从事音乐工作的,不会任何乐器,看不来五线谱上的豆芽菜,歌也唱得很业余。但是,一个偶然的机缘巧合,我拜了一位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史的教授为师,他也收了我这个另类学生。他就是谭冰若老师。


三十多年前,我得了一场大病,手术过后在家休养。无法过度活动,却又不甘寂寞,于是我开始为电台编写和录制一些散文故事节目。这时,电台音乐组的老编辑彭秀霞找到了我,问我是不是愿意为他们创作一些音乐故事或广播剧。我很犹豫,因为我对音乐很无知,或者说,仅仅是个音乐节目的听者。我喜欢听音乐,那些好听的曲子,在我病中曾抚慰着我的心灵,但我仍是外行。彭秀霞说,不要紧,她可以请一位音乐学院的老师同我合作,这位老师就是谭冰若。


这下我来劲了,这不是免费帮我请家教吗?这样的好事我上哪里去觅呀!于是我也不管自己对音乐是多么无知,水平是多么低下,竟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我认识了谭冰若老师。我们合作的第一部音乐广播剧是《柴可夫斯基》。


谭老师要我去他家,就像教一个小学生一样给我讲柴可夫斯基的故事,给我听作曲家的各种作品。那时一场长达十年的文化浩劫刚过去不久,干涸的心灵忽然受到一场甘霖的浇灌,我听着谭老师的讲解,听着一曲曲动人的乐曲,让我陶醉,让我痴迷!


授课之余,谭冰若老师也点滴跟我谈起他的经历:他酷爱音乐,年轻时曾学习声乐,想成为一名歌唱家;不料一场肺结核病,使他失去了一部分肺叶,他不得不放弃原先的选择;为此,他甚至终身未婚,始终过着独身生活。但他并不寂寞,音乐伴随着他一生,他离不开音乐,他苦苦钻研世界音乐的历史,研究各时期音乐家的作品风格,同时,他还在业余时间向喜爱歌唱的年轻人教授发声技巧,培养歌唱演员,让年轻人来圆他未能实现的梦。


通过谭老师的讲述,一个鲜活的柴可夫斯基的形象在我脑子里成型了起来,他周围的一个个人物也生动起来:他的挚友梅克夫人,钢琴家鲁宾斯坦,他的弟弟,会唱俄罗斯民歌的花匠……我一遍遍地伴着作曲家每部作品的乐声,听着谭老师讲解作品的历史和音乐家宣泄的感情。


就这样,我一面学习,一面与谭老师讨论,我们构思出广播剧的大纲,我去写人物的对白,谭老师则为每一段情节选取所需的作曲家的音乐片段。


音乐广播剧的录制,请来了著名演员孙道临为柴可夫斯基录音,其他演员有上译厂的李梓(旁白)、邱岳峰(鲁宾斯坦),还有施融、盖文源等,组成了一个强大的班子。谭老师选的每一段乐曲,都精准而美妙,给整部广播剧营造了浓浓的音乐气氛。


广播剧播出后,在听众中产生了巨大的反响,电台音乐组收到了大量听众来信,在音乐界反响也很热烈。不久,电台决定再录一版立体声版,这在当年立体声录音还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前卫的。


唯有一件遗憾的事:在录立体声版之前,我去约邱岳峰老师,他很高兴地答应了,不想两天之后,他竟撒手人寰,不辞而别。谭老师和我都十分十分地悲伤和遗憾。重录时我们不得不更换演员,鲁宾斯坦一角用了杨成纯。


立体声版的音乐广播剧《柴可夫斯基》播出后还出了盒带。许多年后,我还收到外地听众的来信,希望我能帮他们翻录、刻盘,有的说他们原先的音带都反复听得失声了!


这次合作十分愉快,也有了默契,谭冰若老师十分高兴,第二年,他向电台音乐组提出再与我一起做一部舒伯特的广播剧,还是请孙道临老师做主播。道临老师也很乐意,他原先就非常喜欢演唱舒伯特的歌曲,还会用德文演唱《菩提树》《鳟鱼》等歌曲,在这部广播剧里,他可大大地发挥了!广播剧剧名用了舒伯特墓碑上的一句话:《被埋葬的财富和希望》。


第三年,谭老师跟我说:我们来做约翰·施特劳斯吧!很快,谭老师便让我全然沉浸在施特劳斯的圆舞曲中了。那时我身体已经基本恢复,而且已经转到了上海电影译制厂工作,剧本出来以后,我请了译制导演苏秀来担任广播剧的导演,演员也基本用的是上译厂的配音演员。从这时起,苏秀也成了谭老师的朋友和学生了。


谭老师跟我提起过下一步的打算是做李斯特,还说他有个想法,一年做一部,把世界著名的音乐家做成系列。遗憾的是,当时上译厂的影片译制任务已经越来越重,加上上海电视台也成立了译制部,许多国外的系列电视片要我们一起去参加工作,白天晚上地在录音棚里转,实在没有精力和时间再去构思创作音乐广播剧了,和谭老师合作的计划也就没能再继续下去,我也就失去了很多听他上课的机会。后来,我曾斗胆给一些杂志写过零星的谈音乐的小文,甚至还给孩子写了一本童话类的小书:《神奇的乐器王国》,也都是得益于谭冰若老师的授教。


再后来,我和他合作的机会就不多了。一次,在百乐门歌厅重新开张的酒会上,我惊奇地看见了谭老师,更惊奇地发现他竟是流行歌曲的大力创导者,走在潮流的前面。尽管谭老师当时已经年过六旬,但他的心还很年轻,所以他有很多年轻的朋友。


近年来我曾去看过他,他在自家弄堂里另找了一间房子作为自己的工作室,那里放的都是音乐制品和简单的录音设备,每个星期的固定日子里,都会有很多年轻人聚在他那里,他给他们上音乐课,教他们唱歌。他还希望我能去教这些年轻人朗诵。可惜不久我得知他患病进了医院,他的课也不得不停止了。


谭老师年过八旬后,还有一件喜事:他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的终身成就奖。这是对他的最高褒奖,他是当得起这个奖项的!


现在,谭冰若老师走了,他到天堂看望那些音乐大师们去了!我希望,在那里,他能放声歌唱!


曹雷此著得益于谭先生的音乐教导



莫扎特之死


娄际成


表演艺术家娄际成先生述说受到谭先生音乐教授的故事,并在谭先生纪念音乐会上即兴表演了当年的话剧《莫扎特之死》中萨里埃利这一角色,缅怀并向谭先生致敬!


现场/娄际成在音乐会现场即兴表演话剧《莫扎特之死》片段,向谭先生致敬!


当年的表演照


当年的表演照


当年谭先生的音乐指导便签


-伍-




声:一盏明灯


记谭冰若纪念音乐会


学生赠送的手摇发电煤油灯


每次学生们去先生家上课,他总会高兴的分享其他学生送的小礼物,一束花、一盒巧克力。有一次他兴奋的像个孩子,他提着这盏灯和学生说了一个故事。在八十年代末,有一位大学生由于一些原因,要被学校除名,感到前途渺茫,他找到谭老师诉说,谭老师找到他所在的学校负责老师,恳请给予机会。让这位同学顺利大学毕业,而后在一家法国电器公司工作,设计出一盏手摇就可以发电,模仿煤油灯的节能灯,并取得专利。他特地带着这盏灯看望老师说“谭老师,由于你的关爱和音乐的陪伴,我将这盏灯赠送给你,你是我生命中的一盏明灯”。


谭先生就是这样,可以成为曾经踏过他脚步人心中的明灯。苦难时的温暖,迷茫时的导引,收获时的光芒。他依然在那里用他的大爱,福泽我们后人、赤诚的心,我想这片土地上因先生而回荡的歌声和乐音,那就是我们的回音,继续“把欢乐洒向人间”!音乐会以一曲《感谢您》圆满结束,表达了这些学生,以及在场所有人们的心声。


现场/大合唱:《感谢您》作曲:亨德尔 演唱者:学生们 指挥:万建平 钢琴:陈安如


-陆-





后 记




艺文,乃至人生,或许就是这样,想得却不可得,要留偏留不住。但存在的痕迹,从来不会无故消亡。尤其是山高水长的遗风,总会泽被后学与晚进。


谭先生虽已归道山,先生即典范,言传身教,仍是后事之师。


我想所有的纪念活动,不仅为谭先生那些师恩与学养,更为那份质朴的行动力有更多的人接力。


让我们一起努力,回归音乐初心,延续谭先生“艺神之子”的精神,将音乐传播到更深更远处!








本公益平台原创素材、以及部分来源于期刊和网络已授权的素材,欢迎只为交流和学习的转载,实现原文的文化增值,以达尚音爱乐,人生新境界。对原文作者我们一起深表谢意,如有版权异议,请告知我们!我们当及时处理。



尚音爱乐

shangyinaiyue

聆听世界 感悟人生



长按或轻点后右上角

“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

投稿&推荐 shangyinaiyue@163.com.

将音乐推向更深更远处,我的意义

感谢支持专业化、人文化的音乐学习和交流平台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