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听摇滚乐了吗?

voice研究所2020-06-12 12:50:44


我觉得现在说嘻哈和电子火的,不少都是炒概念,忽悠投资人的。


在我看来大家做的音乐都是cosplay而已。


好音乐就是好音乐,现代人划分的类型不重要。


摇滚乐要完蛋啦,去你妈的!



前言

这篇文章是我上个月开始构想的一些问题总结,因为涉及到采访以及整理编辑,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写完 。在准备发送的这几天一直在犹豫,因为在某火爆的音乐类网络综艺秀开播之后,网络热搜遍地嘻哈黑怕,这么看我就很像是在蹭“全民讨论freestyle”的热度,对于这一点我是真的很抗拒啊。


毕竟我在选题的时候”某火爆的音乐类网络综艺秀“还没有开播,所以我不讨论“中国有XX”,这儿也没有“freestyle”,毕竟这一周各位的朋友圈里关于这个话题早已是文章泛滥了 。 






“现在的孩子们都不听摇滚乐了吗?为什么啊?摇滚乐多好啊!”六月初的时候,我在school酒吧和刘耗聊到赌鬼当时正在进行的2017年全国巡演,作为北京最佳朋克酒吧老板、最混朋克乐队的贝斯手—刘耗,在喝下一大口Whiskey Highball之后发出这样的感叹。的确,现在演出真的越来越难做了,现在大部分乐队”做巡演“≈“赔钱”,不管你做的音乐是好是坏。


赌鬼乐队


现在大部分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音乐审美标准,越来越少的人真的去追寻某种音乐,他们只是为了听音乐而听音乐,为了POGO而POGO。”音乐欣赏“变成了一种”大众娱乐的消遣方式“。他们对于音乐的"喜爱"是一种很快速的情感,例如一个曾标榜自己是后摇狗的青年 ,也许昨天还在发着朋友圈说“沉浸在TOE的器乐里无法自拔”,到了第二天在看了陈泓宇的照片之后,可能只是觉得陈泓宇长的很帅而秒变民谣狗。这么想想作为一个乐手真的很可怜,他们音乐的存在太没有安全感了,因为现在的歌迷都是千变万化,喜怒无常的快餐文化消费者,甚至部分”音乐爱好者们“对自己喜爱的音乐风格的评判都是来自外界的,朋友圈里什么火,他们就喜欢什么。


纵观近两年的live house演出,最不容易亏钱的就是说唱,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看说唱的现场,有些小有名气的说唱歌手的现场甚至可以爆满。所以很多人说你看,说唱火了,中国黑怕有希望了,但真的是这样吗?据我所知很多人喜欢穿梭于各种电子现场和说唱现场真的只是因为觉得现场很嗨,灯光酷炫,蹦一身汗的感觉很爽。很多年轻人就觉得”我很酷,黑怕很酷,我要变得更酷,所以我要喜欢黑怕“

那摇滚乐不酷了吗?

POGO一身汗的感觉不爽了吗?

朋克脏乱差的音乐现场已经不适合现代年轻人的嗨点了吗?


生命之饼乐队


我想我就算想破头也不会答案。这个时代在变,人们的消费观念在变,娱乐方式在变,什么都在变,谁对谁错、是好是坏,谁说的都不算。于是我问了一些朋友,想听听他们的想法。最后我把这些问题做了一个整理,按照”职业音乐人“、”音乐从业者“、”音乐爱好者“三种人群将朋友们的回答分了个类,我想接收更多的声音,听听不同的观点。

平时听什么音乐?

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

电子乐的第一次接触?

平时会去蹦迪吗?

觉得摇滚乐更使人快乐还是电子乐?

觉得摇滚乐更适合宣泄还是电子乐?

有听说现在黑怕、电子很火吗,身边有没有突然莫名得出现一群黑怕党?

对现在市场上追捧度越来越高的这一类电子、黑怕音乐有什么看法呢?


职业音乐人

妮妮

发光曲线贝斯手 手工首饰爱好者

平时听的很杂,只要听一次感觉喜欢就会一直听下去,前一阵喜欢听爵士和说唱。一直喜欢的有radiohead,nick cave,folas等等。最近最喜欢的一张是gus gus<polydistortion>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当时喜欢nirvana,组乐队他会带我去玩儿,排练室当时在我上的幼儿园旁边的宿舍楼里,所以我经常会在幼儿园的围栏旁边碰到我爸哈哈哈。电子乐是在09年左右开始接触的。现在最喜欢iimmune,一生推,听了停不下来。我不会主动去蹦迪,但是喝醉之后跟朋友一起在家乱跳倒是常有的事


我觉得只要是喜欢的音乐都会让人愉悦,只要不是太严肃沉闷的,就没有分别。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偏器乐的音乐,器乐的演奏让音乐情感更丰富,情绪的起伏会也变得更加有人气


我只知道黑怕现场各种爆满,去年才接触的说唱,以前一直接受不了。去年最开始听beastie boys,然后听小老虎,很喜欢,慢慢就开始听各种各样的。有想跟说唱歌手合作的想法,觉得应该会比较有意思。电子乐还真是不太了解,不过这两样不是一直都很火吗?



博譞

前刺猬乐队 地下婴儿 the dancers 嘎调成员 现为Nova Heart 麦田守望者 张曼玉乐队成员

平时听的比较杂,什么都听,最近听一些器乐即兴演奏专辑多一些,还有一些世界音乐范畴的唱片。刚才愉快的看完了gorilaz2017年的现场视频。 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12、3岁的时候吧,表姐送的外国乐队的打口磁带,邻居大哥每天听一些国内摇滚合辑,在学校坐我后面俩哥们天天上课小声唱唐朝张楚,后来被班主任要求上课必须带上口罩下课才能拿下来。电子乐的第一次接触是18、9岁的时候买cd买到moby,Chemical Brothers,prodigy这些,别人推荐我买的。


近几年偶尔会去蹦迪,都是赶上有不错的dj的party的时候,而且还得有时间。不过还是比较喜欢去柏林的club玩,“蹦迪”是首要项目,放飞自我、释怀玩乐队的负面情绪、调节生活态度什么什么的。我觉得使人快乐的音乐都使人快乐,也不一定是听起来欢快的音乐才使人快乐。好音乐就是好音乐,现代人划分的类型不重要。 对于我来说,如果只是宣泄的话,演奏摇滚乐的时候比较适合。


突然莫名得出现一群黑怕党”这件事我身边没有,这些年的认识的说唱歌手哥们儿还是小老虎大卫现在市场上追捧度度越来越高的这一类电子、黑怕音乐....这些就是年轻人对流行音乐和娱乐文化有需要的部分啊



大卫

音乐人 诗人

平时听什么音乐:不放过任何一种声音,它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 初中吧,听了雷蒙斯

电子乐的第一次接触: 也是初中,印象中听的是化学兄弟

平时会去蹦迪吗: 老去蹦迪的场所,但总是很难蹦起来

觉得摇滚乐更使人快乐还是电子乐: 只有人能让人快乐

觉得摇滚乐更适合宣泄还是电子乐:  只有人能让人宣泄

你知道或者有听说现在黑怕、电子很火吗,身边有没有突然莫名得出现一群黑怕党: 什么党?现在随意组党可是要承担很大的政治风险的!回头是岸!

对现在市场上追捧度越来越高的这一类电子、黑怕音乐有什么看法呢: 就像我刚才说的,只有人能让人快乐,只有人能让人宣泄,所以,一切在音乐类型上搞对立的人我都觉得很可悲特别可悲。应该咬掉自己的耳朵。




音乐从业者

刘颖 

百度音乐运营 千年媒体老编辑 爱好撸猫遛狗养花看书看演出keep

现在啥都听,主要是金属、核、雷鬼、后摇、古典、爵士、部分电子。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是上小学的时候同学给我听唐朝,我觉得真几把难听。后来上初中我表弟给我听郑钧的《赤裸裸》,我觉得不错啊。然后开始把当时那拨中国老摇滚都买来听了。听摇滚之后就按厂牌买碟,那时候是摩登天空和嚎叫。听了“超级市场”第一张,算是第一次听电子乐吧。当时觉得还行,但还是喜欢真乐器的声音。后来真觉得喜欢电子乐了是通过雷鬼开始听dub。平时不去蹦迪,afterparty的时候会去,个人觉得还是摇滚乐更加真性情。


我有点儿较真儿,啥程度叫“火”啊?赵雷那种叫火,草冬那种叫火。嘻哈和电子我觉得不能说是“火”,而是渐渐在扩大影响力,绝对听众数量在增多,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摇滚音乐节我觉得可以说是火,因为大多数从业者比如乐队可以从中赚到钱。嘻哈和电子还到不了这步吧?现在有很多嘻哈歌手和电子音乐人能像摇滚乐队那样只靠嘻哈和电子乐当谋生手段吗?我不确定地认为非常非常少吧。我觉得现在说嘻哈和电子火的,不少都是炒概念,忽悠投资人的。很多媒体或平台宣传的典型,比如MC天佑,比如某某电子厂牌拿到投资,电子音乐节比去年多了多少倍,这些都不能当作这个行业“火”的标准。就像,当年超女快男多火啊,但音乐行业反而更差了。



朴东美 

世纪乐梦(MAOLivehouse) 市场部负责人 当代艺术爱好者

跟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是在美术课上,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家里人给找了位老师,没事的时候就混在老师的工作室里。当时他的工作室里经常放一些经典的欧美摇滚乐,当然那时候并不知道什么是摇滚乐,反正听着带劲儿。后来,老师在工作室隔壁开了个酒吧,可能艺术家不好当吧… 工作室有个小门跟酒吧连着,画画累了就经常跑过去,看一些乐队的演出,现在想想那些乐队路子太“野”了。


我觉得电子乐相比摇滚会更加放松。现在比较喜欢自己在家里躺着听电子乐,是的,躺着……哈哈~大脑中会有画面,那种windows media player里的那种画面,脑袋里就空了,什么都不想了。


其实摇滚也好,电子也好,还是什么其他的风格音乐,都是互相影响、融合吧。能有更丰富的东西呈现其实挺好的。风格喜好的选择太个人了。说到情绪的宣泄,可能摇滚乐更适合。


现在黑怕和电子确实有点儿火,但可能我已经进入[初老]年龄,所以身边倒是没有说突然出现黑怕党。倒是在我初中的时候,有过一阵儿“全民黑怕”的时期,可能那时候可以接触的东西并不多,我们的文化里也没有那种碰撞,特别形式,绝对是个黑历史。现在身边电音爱好者挺多的,跟各种电音节跑韩国、新加坡什么的,甚至有周周party的。其实摇滚跟当代艺术很像~我觉得任何一种艺术都是表达,电子也好嘻哈也好,都是传达了一种声音、一种生活方式。



刘雨斯 

职业调音从业者 独立音乐人:斯斯與帆

自从当了调音师之后,几乎不怎么听歌了,演出的时候是什么音乐就听什么音乐。第一次接触摇滚乐是初二的时候,有一天去一个小酒吧,碰到了一个小乐队叫苦鬼,看了一场他们演出,这个乐队在2016年的时候参加中国好声音,然后还成为了汪峰战队的四强。我不知道啥是电子乐 没接触过真正好的电子乐。我觉得只要是在工作环境下听到的音乐都不会让人开心,只有放松的环境下,不管是摇滚是电子还是其他的音乐才会让人很开心。和电子乐相比,摇滚乐比较好宣泄。


身边黑怕一直很多,感觉这类音乐起步很容易,所以玩的人很多,但其实玩的都是一样的东西。黑怕分两种,无非就是最文艺的和最脏的,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好听一点的,有律动的最好,那种脏说动不动草泥马那种真的接受不了。最后补充一句,摇滚乐要完蛋啦,去你妈的!




音乐爱好者

王正轩 

某游戏大厂做传播的 业余饮食店店主

什么音乐都听,因为工作原因,什么都得知道一点,所以被迫都得了解一点。忘了什么时候第一次接触摇滚乐,初中中二病时期在网吧听的各种都是,特中二特黑历史感觉想起来都想拿床单捂住脸。几岁的时候跟着香港歌手翻唱的舞曲算第一次接触电子乐吗?小时候中二,蹦的是那种贼土的真迪思科。 长大射孔,怕了 ,不蹦迪。宣泄和快乐都行吧,一是看心境,二是感觉现在歌曲都没有边界了,都是模棱两可的。现在中国的电子、黑怕文化在我看来都是cos play而已。



吴诗阳 

WuVHan主理人 鲁磨路十三妹

随着自己的心情和正在做的事情会选择听不一样的音乐,基本什么都会听一点,偏爱后朋、朋克。高中那会我是艺术班,但是很不喜欢在女生堆里打交道,所以跟班上同学处不好。那会自己的状态也不好 觉得大家每天干嘛上学只晓得聚在一起说闲话,所以我就很喜欢逃课自己呆在学校顶楼听歌。那时候英语书里有一篇讲披头士,于是搜着听了听,后来连带着听到了kurtjoydivsion 等等,那会还不知道这叫做摇滚乐。


西游记主题曲?马里奥游戏?魂斗罗?那不都是很经典的电子吗?哈哈。那会高三无意间听到了发电站YMO阪本龙一才第一次对电子乐有一定的概念,也觉得这类音乐很有可塑性。


我几乎很少蹦迪,因为感觉很多蹦迪场所要不就是平常所看到的无聊的酒吧,要不就是有的电子乐放的是纯嗨。我不喜欢没有意义的蹦,但是有好的电子乐现场我还是会去玩的。我觉得电子乐和摇滚乐没有啥比较的,毕竟摇滚乐里也有比较偏电子的或者实验。如果真要我说一个,我觉得是摇滚乐吧。因为摇滚乐更适合我,毕竟摇滚乐里有很多风格:朋克、后朋等等...这些精神理念跟我更搭。


说到是摇滚乐更适合宣泄还是电子乐,如果这里电子乐是指那种纯电子的话。我觉得绝对是摇滚乐。因为对我来说单纯用电音,用机器,用loop做出来的东西没有摇滚乐的乐器三大件给我的冲击性那么大,而且视觉上,摇滚乐能够更有所展示。现场玩的方式跟随不同的风格也不一样,更适合宣泄。反正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电子乐现场会挥拳、mosh、死墙的。


我觉得电子还是没那么火,只是更多人开始知道电子乐了,也有许多乐手喜欢做电子乐。但是这个东西到一定点就会达到顶点了。现在的黑怕确实很火,这里只能指现在的主流说唱,那些地下的脏说 还是没人知道。我更喜欢那些地下的,没那么主流的说唱,至于现在的满舒克啥的我没听过,也不想了解,更没任何看法。



恶童 

蹦迪达人 社会闲散人士

我什么都听啊,基本上是金属和电子吧,然后民谣也听,好听的都听。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应该是小时候家里边儿买过何勇《垃圾场》,还有唐朝,黑豹的那些磁带从小就听过。


蹦迪,我肯定经常去蹦啊。我蹦迪是一种很无意识的事儿,我不靠酒精也不靠叶子什么的就是自己听着节奏觉得听着对的,就蹦呗。蹦迪主要是能放松自我吧,不必在乎别人怎么看也不必在乎音乐怎么样。


电子乐应该是让人快乐的,我觉得摇滚乐,尤其金属来说的,其实一种很严肃的音乐吧。无论是抛狗也好,甩头也好,有一种仪式感在里面,我觉得其实并不很放松。另外,任何音乐都会有宣泄的成分在里边儿吧,感觉电子乐,如果蹦的话会是更一种宣泄吧,但是其实每次宣泄过后会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所以现在电子乐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那么宣泄了,我现在就是做到适可为止,不让自己有过多的高兴或者负面的情绪。


电子乐和蹦迪,在我觉得来说的话应该是一种更孤独的一种行为,它不像摇滚乐和金属的现场,会有人带动一块儿pogo之类的。蹦迪,尤其我去的达达和灯笼什么的,其实一种更孤独的行为,就是自己蹦自己的,没必要跟别人有什么交流,也不是为了说呲姑娘,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空间。我本身是不太喜欢黑怕音乐的。我更喜欢没有人声的电子乐。比如Techno或者Drum & Bass都挺不错的。对说唱嘻哈的东西不太感兴趣。



小贝 

独立摄影师 Salad University店主

平时就听好听的音乐呗,摇滚乐的第一次接触是小学时候吧,那时候我哥是一激流金属乐队的贝斯手,跟着他听了很多。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电子是听化学兄弟,以前不太懂什么风格不风格的。


平时蹦迪也就是灯笼dada。我觉得摇滚乐才不快乐,曾经让我快乐过,但现在完全体会不到了。电子乐你不玩药的话,没快乐,只觉得蹦一宿挺累的。宣泄的点对于我来说,不在于音乐的类型,可能我骨子里还是女孩一点,我比较在乎歌词,还有演唱者的情绪表达,以及编曲的渐进


黑怕没火,Trap火了而已,我算是个黑怕狗吧,身边做黑怕的朋友也比较多,突然出现的只有莫名的歌迷而已,跟风随大流儿的比较多,真正懂的太少。电子么,一直都那样,还是那一批坚持在一线的音乐人,乐迷更年轻吧,不好说,毕竟接触的少。


这些所谓火起来的黑怕,不如说是”被商业收编了“的黑怕。不是说商业不好,赚钱特别好,但现在是个消费社会,商业的音乐更是快速消费品。比如目前国产陷阱音乐里比较顶尖的一些团队,主要还是在于公司的运作,他们把作品上传到youtube被老外认可以后国内听众自然也会觉得他们厉害,因为中国听众很多还是欧美回流的,老外听啥他们听啥。这些现象都没有啥问题,只是我个人不喜欢而已,我只觉得盲目跟随潮流并不一定是好的,就跟快餐一样,火一下就没了,留不下真东西。



王天一 

音乐传播专业本科在读   School live bar宣传专员

大概小学六年级接触摇滚,然后小时候经常看电影里那种霹雳舞啥的,那会我也不知道这叫啥,电子乐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接触的吧。那时候的电影里都是那种中国老式迪厅,我觉得那挺牛逼的,那时候大爷大妈们跳的还不是广场舞,虽然也算,但是还挺DISCO的。


蹦迪大概是从今年开始的,去年之前我是完全只听摇滚乐,觉得蹦迪就是一群傻X,现在会觉得蹦迪这东西好舒服啊 ,而且蹦迪次数还越来越多。


在我听了半年的电子和黑怕之后我觉得摇滚乐真他妈傻X, 有时候我在SCHOOL ,里头有演出我都不进去,我就坐门口。但是上礼拜我在上海,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没地去也没事干,然后得知脏手指有演出,我就跑去看了脏手指,演出一开始我就一个人躲在后头,然后演着演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去第一排了,我突然觉得这真他妈的好听,我差不多有半年没看过他们演出了,但这次听了之后,我发现他们还是很好我还是很喜欢他们。可能前段时间我老去dada灯笼蹦迪,我觉得,啊,电子乐真舒服,SCHOOL演的这些傻X乐队让人难受,摇滚乐完了。但是现在发现只要是好的音乐,都特别让人高兴。我觉得拿音乐来宣泄没什么用,啥也宣泄不了,难受就是难受。


莫名其妙黑怕党,这个我身边就有。有一天,我宿舍就有人说,卧槽你听这红花会,巨他妈牛逼。我想说牛逼你大爷。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听了一段时间黑怕了,也是因为朋友办演出,我去看了之后发现,欸这个(黑怕)好像挺好听的,而且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火起来,后来慢慢听着听着就发现它火了。现在最火的是trap,但我还是不喜欢听,我喜欢听稍微硬一点的,然后商业的那种我也会喜欢,比如张千。主要是长得帅,可能百分之八十是长得帅,白分之二十是歌还不错。所以我在听得多了之后,接触了这个圈子,知道了许多事情之后别人跟我说"红花会巨他妈牛逼",我想说去你妈的,在早年Iron Mic的时候,红花会的贝贝是我千儿的手下败将好吗。


我的室友们,她们以前听流行的,然后前段时间电子火,她们就疯狂的听电子,可是她们知道什么是电子乐吗,去蹦了个迪就说自己喜欢电子,大姐,你去的就是夜店好吗。后来黑怕火了他们就开始听黑怕,我只能笑而不语。


电子我真的不太了解,不懂各种风格,我觉得电子乐就是给人开心,让人跳舞的音乐,很舒服。听着感觉没有任何的压力。黑怕文化的根基在外国,中国没有这个土壤,大家做的东西其实都是照抄的,但大家如果就一直这么照抄,不发展出自己文化的根来,也许他这个东西会有他的商业价值,有人追捧,但他也就到那了但是如果有一天中国黑怕们找到了一个把黑怕文化本土化的一个方式,把自己文化的根弄进去的同时又没有丢掉黑怕的最初的根源文化,从而发展成真正属于中国的一种黑怕文化的话,那么它才会发展的更好。



文字:西瓜

照片:小贝




VOICE&LOVE

为独立音乐发声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