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音乐人郑钧的音乐自白

最爱9092021-04-02 06:36:30

郑钧:年轻时放荡不羁 现在已活明白


  摇滚歌手、超级奶爸、音乐创作人、动漫公司老板……他当然不仅仅是这些角色,他还发新歌、上综艺、做产品,改编自同名漫画书的动漫电影《摇滚藏獒》即将上映。对,他就是郑钧,日前他更摇身一变成公司高管,带着自己开发的国内首款音乐众创类APP加入太合音乐,担任首席架构官,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郑钧笑说:“首席架构官,我也不清楚是要干嘛,我只知道我在干嘛,就是做一些架构上的布局吧,特别是在互联网音乐这一块,做一些部署和策略。”说这些话的时候,郑钧已经特别不像是《灰姑娘》、《赤裸裸》、《回到拉萨》那个年代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摇滚歌手,而是一个创业者,一个时髦的满口“互联网+”的商人了。


 谈创业:我是属于行动派的人

  “音乐圈的人挺奇怪,版权收益问题在那很久了,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问题但大家都懒得动去解决”

  无独有偶,在郑钧加盟太合音乐担任首席架构官之前,何炅加盟了高晓松和宋柯掌舵的阿里音乐担任首席内容官,王力宏也在QQ音乐有了自己的工卡。明星偶像们不约而同拥抱了互联网,但是不同于何炅和王力宏的是,郑钧是带着自己研发的产品和整支创业团队加盟。

 郑钧说,当下的音乐环境是空前的冷酷跟残忍的,现在就得改善这个土壤跟环境,因为现在是空前的功利、空前的冷漠,完全以吸引眼球为前提定胜负,没有人在乎音乐的传播跟本身的价值,这样的环境天才自然就会撤退,“所以我认为我在建设一个温室,一个孕育天才的土壤跟环境,这是我们的目的”。

  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的郑钧,现在张口闭口都是“颠覆”和“尊严”,但他自己也生活得非常滋润,拥有娇妻贵子,通过《爸爸回来了》也让世人见识到他的生活状态,长期的静修和瑜伽也让他身心健康,对此他笑说:“人应该这样,年龄大就是活明白了,年轻的时候放荡不羁,但通过放荡不羁才能活明白,然后做一些真正愿意做的事。现在也越来越觉得浪费时间也浪费不起了,浪费身体也透支不起了,那就干些有价值的事。”

  对于什么是有价值的事,郑钧就很形象地说:“就像开车一样,年轻的时候是跑车但我没有驾驭它,没有方向到处乱跑;现在是轿车我可以驾驭着去我想去的地方,车能为我所用是我的工具,而不是炫耀。年轻的时候不过是自以为司机的乘客,现在的我最快乐,因为我完全可以掌握自己的方向。”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