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洪武:中国摇滚八、九事——如此三十年,大厦幸未崩塌

刘浪说话2020-10-16 11:40:43


别策划之中国摇滚三十年   开篇

 

 中国摇滚八、九事

 

文/彭洪武


彭洪武,大地上的异乡者,曾旅居广州、石家庄、桂林、昆明等多个城市。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音乐和青年文化的传播,在全国各地参与和组织过数十场大中型青年文化活动。曾任中国两本影响力最大的音乐杂志《通俗歌曲》、《非音乐》主编达十几年之久。2007年创建文化创意杂志《0086》并任主编,同时常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中国摇滚迷笛奖评委。


彭洪武任艺术总监、网易出品的中国摇滚三十年纪录片《少年心气》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如此生活三十年,一直到老,这样的悲剧一直在上演。摇滚乐手和乐迷都不想变成这样的人,不想“直到大厦崩塌”。中国摇滚以前曾经也有过悲剧的时刻,现在告别悲剧了,但并不意味着没有问题。

 

中国摇滚三十年一直为商业这两个字争论不休,准确来说主要是乐迷对这个问题过于纠结。其实这是个非常无聊的话题,对于摇滚音乐人来说,态度和作品是第一位的,只要作品好,享受锦衣玉食也没问题,可要是作品不行,每天饥寒交迫也白搭

 

摇滚音乐人该不该参加商业活动、能不能上电视也无需讨论,只要坚守摇滚本色,上电视宣传摇滚当然是好事。但为了商业活动、为了上电视而改变自我,空举摇滚大旗,那就是可唾弃的。这都是正常智商应该要理解的,如果你不理解,那就去做一名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不上任何电视的摇滚音乐人。

 

某乐手说的特别好,可以商业,但是别商业化




中国的摇滚乐迷总是按照自已的设定去要求摇滚乐,都希望摇滚乐手们高贵而又朴实,勤劳而又善良,视金钱名利如粪土,个个都是老好人。这未免要求太高了,要知道西方摇滚史上操蛋的人多了去了,可西方的摇滚乐迷并没有抛弃他们。还是那句话,一切都要看作品,如果你是一个摇滚音乐人,你的音乐好坏是最重要的。

 

并不是说摇滚音乐人中没有烂人,但也不等于他们全都得做圣人。摇滚音乐人也是人,当中有好人也有坏人,有真诚的也有虚伪的,有勇敢的也有懦弱的,有高尚的也有丑恶的。跟这个社会一样,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音乐节在中国已成为一种常态,但音乐节给各摇滚乐手带来收入的同时,也影响了大家的创作,大家不是在音乐节现场上,就是在赶往音乐节的路上,都没时间创作了。要知道,除了个别的大音乐节,世界摇滚史被记住的大都是某张专辑和某首歌,并不是那些大大小小的演出。况且,摇滚乐真正的舞台是在LiveHouse,那里才是更纯粹的摇滚天地。

 

每次但凡想做大的音乐节每次非得祭起伍德斯托克大旗,狂甩各种夸张文案。可是别忘了,伍德斯托克第一届是赔钱的,四十年来只举办过三次!忘掉伍德斯托克,才是中国音乐节的起点




 

中国摇滚虽然挣着钱了,可却严重缺乏新生力量。近几年那些比较活跃的乐队看似年轻,其实主要乐手大部分早在1990年代后期就已开始组建乐队,比如痛仰、扭曲机器、夜叉、脑浊、木玛、新裤子、重塑雕像的权利、PK14、万能青年旅店、宠物同谋、SUBS、声音玩具等等,他们都是时间爆炸的幸存者。很多他们同时期的乐手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些一度活跃在北京扎根的地方乐手中途离退回到老家,或娶妻生子,或经商上班,或融入社会甘于平淡。当年那心爱的吉他早已躺在角落里与灰尘为伍,只有老友来访酒到酣时才拿出来弹弄一番,这样心酸的故事几乎在每个城市里都有。

 

曾经一颗坚强的心,变成了在风中飘荡的泪




 

某些老牌摇滚乐队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换主唱,尽找些舞厅皮裤范儿的,每况愈下。其实不是他们找不到好的主唱,而是他们对摇滚没有信心,总想找个能赢得主流认可的歌厅驻唱。可是这样一来摇滚乐迷不认可,没有基础乐迷的支持,主流也不会关注,也就是说主流要关注你的前提是你得在摇滚界有众多人喜欢,主流跟跟风也就认了。要不主流为啥要认你,你有流行偶像颜值高吗?你甘心在娱乐节目里被人当猴耍吗?你能整出那么多八卦诽闻吗?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就是弄不明白。

 

中国的乐迷一直在进步,其中有一部分已经相当国际化,其品味和鉴赏能力完全不输于欧美的同龄人,几首歌唱一辈子的摇滚音乐人对于他们来说同样是不能接受的。

 

时至今日某些老摇滚音乐人离摇滚越来越远,动则宽容,在家冥思,喝茶听风。可我宁愿他们永远是个混蛋,永远是个坏小子,也不愿意他们变成木讷的好好先生,偶尔夜深忽梦少年事,在冷漠中逐渐老去。




有那么一阵子豆瓣音乐上中国摇滚专辑的评分都是8、9分,而那些同时代的欧美摇滚反而是6、7分左右,一时间中国摇滚仿佛超英赶美了。不可否认,有些乐迷是格外喜爱中国摇滚,但也往往变成溺爱,无条件的爱,这跟那些无脑的流行音乐粉丝有啥区别?

 

中国摇滚一度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基本接受不了任何批评,尤其是来自圈内的批评。一开始有些媒体和乐评很心疼摇滚,到处捧着,但是大家发现随着中国摇滚的发展,一些问题随之暴露,再批评就不行了。但只要一批评某支乐队某张专辑,他们立刻就跳了起来。不可否认,某些乐评是比较偏颇,也有些私心。但是任何一个文化领域,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前进的前提之一,如果都是好话,都是奉承话,那后果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





中国摇滚一直没有形成产业化的发展,在宣传传播上一直不受主流媒体重视。曾经一度有数本摇滚乐杂志在为中国摇滚摇旗呐喊,但到今日,仅剩《通俗歌曲 摇滚》一枝独秀。2008年开始,豆瓣音乐的兴起,几乎干掉了所有的摇滚网站和论坛。而近年来,虾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又取代了豆瓣音乐。总是这个干掉那个,从来没有共赢。   

 

各摇滚阵地百花齐鸣的时代过去了。那些风光一时的摇滚网站和论坛,都相继倒在时代大浪之下,但我们不能忘记。它们是:高地音乐网、暗地病孩子、摇滚年、中国地网、现代变奏、爱摇网站、独立音地、摇滚北京、摇滚中国、摇滚帝国、奇幻音域、非常摇滚音乐网、暗夜妖娆、逆音等等。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摇滚发展到今天,很多乐队解决了温饱问题,一部份优秀的乐队也挣到了他们之前连做梦也不相信的钱。今日除了音乐节遍地,LiveHouse等演出场地也多了,乐队的专场演出票房也比以前好了太多,全国巡演也能挣到钱。然而万事不能周全,当中国摇滚逐渐被主流接受的同时,也的确不尽如人意。简单来说,当摇滚越来越火,实际上摇滚最核心的东西也在一点点的丧失。2008年以来所形成的这股音乐节热潮,实际上是让相当一部分摇滚乐队丧失了摇滚精神。当音乐节变成摇滚庙会,摇滚乐队也变成唱大戏唱堂会。

 

今天社会出现了更多的问题,出现了更多的新鲜事物,可中国摇滚乐却是失语了,大部分新乐队的歌词平庸之极,甚至只是中小学生的作文水平,回避当下是一种聪明的选择,但这也违背了摇滚的基本原则。

 

总是有乐队喜欢去用英文写歌词,这不是国际化的表现,这是一种没有根基的逃避。他们都明白,中文歌词不好写,英文更容易压韵,所以他们选择了一种更便捷的表达方式,并且认为这是一种时髦。必须要说,比犬儒主义更可怕的是虚无主义,自己都没有心了,怎么还可能有直指人心的作品

 

总是有摇滚乐手大言不惭的说我会坚持我的音乐,我会勇敢的走去下,可现在中国摇滚最缺的就是勇气!

 

记得在2003年当中国摇滚处在最低潮时,有乐队就主动解释说我们的歌词没有任何问题,敏感词都删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笑话,今日大部分摇滚音乐人的歌词不经受审查也没有问题,不知所云的歌词自己都没搞明白,审查的老头儿也搞不大懂啊。

 

回望1990年代的摇滚,那时的摇滚之火烧得遍布全国,摇滚精神为一代年轻人所敬仰,谁最摇滚谁就最火!虽然他们慢慢摇不动了,但是无愧于历史。

 

摇滚乐首先是一种青年文化,摇滚两字在乐前面,没文化搞摇滚只能是伪摇滚。摇滚成为流行不可怕,可怕的是摇滚和流行音乐一样没文化。如果没有文化、没有叛逆精神、没有对音乐的颠覆性,你凭什么去和流行音乐抗争?





必须得承认民谣是摇滚乐的一部份,但是今日民谣之火,又有几分真正的民谣精神?民谣本来就是用最简单的音乐去表达最质朴的精神,而且抗争精神也是民谣的精气所在。民谣是有胸怀的,并不全是唧唧复唧唧那些心头小情歌。民谣本来是要能闻见泥土的芬香,能听得见一个人真实的呼吸。但现在一部分民谣,就像是掺了水的牛奶、转基因粮食,有的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一部分民谣音乐人弹着刚学会的吉他,编曲有气无力,唱着不入流的歌词,就赢得了大片90后的喜爱。这不是站着把钱挣了,是扭捏作态、假借情怀在挣钱,而且这种唬弄人的事不可能一直发展下去。

 

这样的民谣,跟摇滚无关!

 

不过不管怎么说,摇滚乐永远不会消亡,任何行业在发展中都经历过低潮、艰难,阵痛、困惑,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只要中国摇滚还在,未来就有希望。在冰的世界中,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期望中国摇滚永远站在蛋的一边,和成千上万颗鸡蛋一起去撞击,那堵坚硬的墙最终会被击碎!

 

2016年12月





注:

1.纪录片《少年心气》版权提供:网易,图片均为纪录片截图

2.刘浪官网:www.liulang.com;微信公众号:liuwave2008;微博:@刘浪说话;QQ群:8094313


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     联系后台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本公众号

 

往期聆听、阅读:

老  友  记:关于彭洪武的一点记忆及其他

深度访谈:独立创作和制作的观念一直都扎根于我意识最深处——对话贝斯手&资深音乐人王磊

深度访谈:我只是想做一个有傲骨的人——对话晚安乐队主唱、舌头乐队前吉他手朱小龙

第一发布:倮倮《安宁宁》,超级跨界老炮儿的未发表作品

第一发布:段信军《写给父亲的歌》,漂泊异域的浪客 终于归家的人

几件小事:老狼《我是歌手》事件已足够发酵,我该说说了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