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摇滚之声响彻整个宇宙……

大悲乐队2020-10-16 12:40:44

2014年11月24日13点16分,敦煌大漠中,《哥伦比亚》太空计划顺利启航,巨大的探空气球连接着小型太空舱,载着我们的歌曲《哥伦比亚》飞向遥远的太空,然而短暂的兴奋过后则是无尽的担忧——是否能找到落地后的回收舱;素材是否完整;纪录片会不会精彩;整个事件的传播度到底有多广……如今坐在电脑前想来,所谓的得失对别人来说从未存在过,而对我们自己可能也并没有那么重要……




从2013年底我告知自由联合的负责人李翔《哥伦比亚》太空计划,到2014年2月我们正式开始合作,再到11月底正式起飞,大悲乐队和自由联合整整花了一年时间来完成整个计划!还记得5月份最大一次规模的会议20多平的办公室里挤满了来自各行各业的项目参与者,这些素不相识通过自由网络自由联合在一起的朋友们热情高涨、各抒己见,然而随着项目在商业合作、网络平台、报批等各方面受阻,渐渐就开始有人放弃、离开,7月15号日本的园艺艺术家Azuma Makato将自己的盆景作品以与我们计划同样的方式送入太空,我们突然隐约感到了某种危机,于是7月26日我们紧锣密鼓的去崇明进行了一次牵引试飞。

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不干脆就在崇明实飞?因为一是会影响航空航道、二是因为距离城区太近,返回舱着陆时很可能会伤及无辜、三是审批通过的可能几乎为零……然而9月3号就在距离我们初定的起飞时间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两个学生未经审批竟然在人口密集的城区直接将气球送入太空拍摄了地球的画面,而此时,我们的团队正在内蒙古实地堪景儿、进行复杂的报批流程……当我们意识到整个项目不再有新闻价值的时候,执行团队只剩下8人左右,距离初定的10月15日起飞不到一周时我们依然没有找到理想的商业赞助和网络推广平台,不得不向各种困难妥协,延期飞行计划……



11月20日,20:00,当我和吉他手颜格还有自由联合一行8人登上火车时,实飞地点已经不得不从气候恶劣的内蒙古草原换到敦煌的沙漠中,32个小时后,22号凌晨4点,我们准时到达嘉峪关,马不停蹄的提车、补给、买氦气。

(凌晨四点的嘉峪关火车站,冷!)

(三大瓶工业氦气)

(一大推纪录片拍摄器材)

(两辆预定的大越野)

(暂时的落脚地出现了充电奇观)


稍作休整,11点出发前往酒泉10号发射基地拍摄部分纪录片素材,当我们真正站在发射塔下时不得不感叹人类智慧的伟大,也不得不感叹也许祖国真的是强大了!

(雄伟的发射塔,我国的所有载人航天发射都出自这里!)

基地内部漂亮的公路

(中国第一代火箭,风暴一号,上海制造!)

(基地内充满艺术气息的大桥)

(17点左右我们离开10号发射基地前往目的地敦煌)

(伴着戈壁中最后一抹夕阳,我们驶入600公里的漫漫黑夜……)



我们到达敦煌时又是凌晨四点,七点与晚到的主唱华罗丹汇合,稍作休整又马不停蹄的前往实飞地点,23日西风,意味着返回舱可能落入山谷,我们放弃了当天起飞的计划,改为实地堪景,没想到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堪景就让我们这些城里人吃尽了苦头,越野车一进沙漠就陷入沙中,紧急放气,返回途中再次遭遇爆胎,换胎过程中千斤顶在沙中不断下陷,甚至导致整车突然砸下,险些造成伤亡,天色渐暗,另一辆越野车想进来营救时再次一头陷入沙中……

(天气非常好)

(可是出师不利)

(推车无用……)

(被解救后大家开始忘乎所以)

(最具职业精神的吉他彰显本色!对牛弹琴已OUT!)

(不作不会死系列正在上演)

(一踏上旅程什么烦恼都忘记了,甚至完全失控……)

(踏踏实实的爆胎了……)



按照李翔的话来说还好所有该出的问题都在23号出掉了,于是24号一早我们顺利的进入敦煌的沙漠中心,顺利的给气球充气,顺利的连接返回舱、解决超重问题后还算顺利的起飞……

准备工作

(继续准备)



(据说起飞前必须拜下!祈祷不要落入阿拉善无人区!)

(万事俱备只等东风)

(13:16分,正式起飞!再见,哥伦比亚!)



顺利起飞后是整整3个小时的飞行与等待!GPS定位上显示失去联络的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16点多GPS定位再次显示方位时,返回舱已经静止在距离我们300公里以外的玉门关附近!所有人毫不迟疑迅速集结前往玉门关。


当我们到快要到达定位点附近时,路况突然变的诡异复杂,沙地两旁竟然出现了黑魆魆的山脉,路面逐渐开始起伏,越野车不停的上下颠簸,我们意识到似乎进入了峡谷,当我们开出峡谷进入戈壁,即将靠近GPS定位时更是发生了我们完全无法预想的情况,去路竟然被一张无限延伸的铁丝网死死拦住,此时已是晚上21点整,在戈壁茫茫黑夜中我们无法判定铁丝网内部的情况,是雷区还是军事区更或者是某种实验区?最后我们还是铁了心,一致决定翻过铁丝网,两人一组分成3组开始搜寻返回舱,然而一公里范围误差加上黑夜极差的能见度最终还是导致我们放弃了夜间的搜寻,23点我们被迫撤离……


没想到回去的路竟也异常凶险,迷路、失去导航信号、翻车、油箱见底……在种种最坏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有惊无险的到达了可以补给的城镇……当我们第二天一早再次返回时不得不感叹昨夜的运气与胆量!

(地形极其复杂的峡谷)

(几十公里的无人、无信号区,如果昨夜抛锚在这里,如果翻进沟壑里的车不能被另一辆车拉出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当我们快要到达GPS定位点时又是另外一片令人望而生畏的景象!

(即将驶出峡谷,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


(李翔问我们的技术员“东北”,这么大一片戈壁,如果找不到怎么办?东北回答说:找不到就不回家!)


(再次站在神秘的铁丝网前)

(一眼望不到头,完全看不到希望,但从来都是别无选择,不是吗?!)



最后我们依然决定兵分三路,分别围绕GPS定位点向三个方向搜寻!找不到就不回家!

(一公里的的误差远远大于我们的想象,直到三组人在彼此视线中消失,我们依然一无所获……)



夜间的寻找给了我们很多假象,以为前面是山,白天才发现其实只是前方无限远的黑色地平线,以为这里是平地,白天才发现到处是纵横的沟壑,一个小时过去的后,我们彼此都在对讲机里沉默了,信号也渐渐微弱,预示着我们即将离开将近2公里的信号范围……就在这个时刻,对讲机中李翔的声音突然炸起:我看到一个白点儿!!!剩下的过程我只记得奔跑…………


(其实有些结果早就静静的躺在哪里等我们……只是总要花点儿时间,总要经历些曲折……)


(我一直认为有些问题肯定是没有答案的,可现在看来其实肯定是有的,只是这个答案就像这个戈壁中的箱子,或者是宇宙里的一个未知星球,我们无法穿越、无法到达、无法在有限的时间中用有限的智慧和即将腐朽的躯体探寻她、靠近她……)


(今天我是幸运的那一个!)


(我们都是幸运的!勇敢的!疯狂的!)



接下来的故事再次令我们再次跌入一个情绪低谷,返回舱虽然成功开伞、虽然完好无损、虽然被我们有幸找到,但我们发现四个摄像机位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最后的影像素材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理想,不过无论如何,大家都会在12月19号我们的浅水湾专场中看到纪录片和宇宙中的景象!


世间总没有什么事情是完美的吧,我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但当我回看整个一年中的经历,那些之前所有想象中的结果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如果有人问我,有多少人知道大悲乐队,有多少人知道自由联合,有多少人知道你们做了什么,我会非常自豪的告诉他:我们的摇滚之声响彻整个宇宙!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大悲乐队专场详情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