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艺术家地图020期‖清镜之声 如是我闻——清镜工作室

从南2022-08-02 08:07:57

清镜之声 如是我闻

清镜工作室

杭州艺术家地图020期


欣赏音乐作品时,我们鲜少怀疑自己的判断力。然而,当我们面对同属艺术范畴的视觉艺术作品时,却生出很多的不解和疑惑。

视觉艺术作品一定具有某种寓意吗?视觉艺术作品是否必须要有文学性的表达?视觉艺术作品好坏的评判标准是什么?视觉艺术作品是如何从灵感变成现实的?那些孤独又热情的视觉艺术家,有着怎样的创作状态和生活状态…… 

带着这些疑惑,从南团队走进了杭州视觉艺术家工作室,让艺术家们做出最直接、最专业的回答。在这个过程里,从南团队也将这些生活在我们身边的艺术家串联起来,绘制出一份独一无二的“艺术家地图”。

您想知道的那些关于视觉艺术和艺术家的事,大部分都可以在这份“艺术家地图”里找到。而那些找不到的,您可以告诉我们,也可以通过我们,直接与艺术家建立联系。

在这里,您与艺术,可以更近。



他的山头

这几天,郑闻卿在上海玻璃博物馆的展览,打破了人们对玻璃这种材质的刻板印象。展厅里,原本坚硬脆弱的玻璃,变得柔韧有力,如植物一般,蓬勃向上,涌动着生命的旋律和力量。

从2005年至今,郑闻卿从事玻璃艺术已逾十年,对玻璃这种材质的感知和把握早就有了独到之处。所以,她能在人们的想象力之外,发现和展示关于玻璃的更多可能性。

这次展览,让郑闻卿在玻璃艺术创作中有了极大的突破,也让更多人知晓了她的“清镜”工作室。清镜工作室就是一个温暖的艺术大家庭,里面的每个成员,都相互扶持,共同努力,一起向着梦想前行。

郑闻卿的作品,总给人温暖诗意的感觉,这其实也是“清镜”给人的感受。在大落地窗投进来的阳光里,“清镜”成员各司其事,偶尔交流,言谈举止间,也全是默契。郑闻卿说,这种创作方式,能够带来非常大的愉悦感。或许,正是这份愉悦感,化解了玻璃的冰冷和沉默,缔造了她作品中的那份温柔和灵动。

展览的名字是“如是我闻”,那些艺术作品,也的确如诗如画,触动观者的视觉、听觉和感觉。而“清镜”工作室的成员,也在展览的间隙,接受从南的采访,发出了“清镜”之声。

关于“清镜”,关于艺术,如是我闻。

喝茶

一清镜之“卿”

清镜的诞生

从    南:清镜工作室的创立过程是怎样的?
郑闻卿:2008年杭州第一届艺博会召开的时候,有个画廊邀请我和郑靖以一个机构的名义做展览,我们就从名字中各取一字,采用谐音,组成了“清镜”工作室。真正开始运作“清镜”工作室是在2014年夏天,我们启用了金苑山庄的场地,希望有艺术梦想的艺术家能够跟我们一起进行艺术创作、研发衍生品和关于公共空间艺术的创作等。

从    南:请谈一下清镜现在的发展状况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郑闻卿:清镜发展时间虽然不长,但知名度尚可。现在不止圈内人,社会上也有很多人知道我们,时常来做采访,也有不少设计、制作等项目找我们合作。对清镜来说,艺术创作是我们始终需要把握的方向。从大局看,我们原来所做的设想都在慢慢推进。

对于未来,我们的理想是让我们的艺术创作产生良性循环:创作-展览-收藏-创作。我希望清镜的艺术家集群能有无穷的创作力量并在创作中得到许多乐趣,也希望我们研究的方向为学术界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从    南:从谈话里可以推断出,您对待清镜工作室重于自己。
郑闻卿:我不喜欢个人主义,团结在一起共同进步是我崇尚的生活和工作状态。

清镜的成员

从    南:郑靖作为您的先生,在清镜的发展历程中,对您有哪些方面的帮助?
郑闻卿:他是掌舵者,在工作室方面,遇到困难时,我们会争求他的看法。

从    南:怎样评价清镜工作室的青年艺术家?
郑闻卿:他们是有艺术梦想并且坚守梦想的年轻人,这是很不容易的。他们做事的态度很认真,对待工作有朝气。从毕业到现在,他们已经在学习和创作方面,逐渐有了自己的见地,很值得表扬和鼓励的。我希望清镜工作室能够让每个艺术家实现自己的艺术想法和观念,走出自己的路。

从    南:您婆婆每天做皮雕,如何开始的?
郑闻卿:是我们引导她玩的,希望她从中得到乐趣和寄托。

从    南:怎么看您女儿的艺术天赋?
郑闻卿:我原来对天赋没有直接的认识,也没有亲身体会,后来从我女儿那里,真正明白了何为天赋。在她一岁半的时候,有一次我去厨房做饭前,给了她一块泥巴让她自己捏着玩。等我出来,发现她竟然自己塑了桌子、椅子,还塑了坐在椅子上捏泥巴的自己,旁边还有爸爸妈妈,而且做得相当惟妙惟肖。

从    南:您的家人都从事艺术创作,这样的生活方式,给您带来怎样的影响?
郑闻卿:很开心。家里人一起做艺术,可以增进理解,彼此间的沟通会更畅通,愉悦感也更强。有很多家庭其他成员不做艺术,那么做艺术的那位就会显得有点另类,而且有的家人会质疑艺术有何用,这个问题在我们家根本不存在。

清镜的态度

从    南:非艺术行业的人接触艺术的重要性?
郑闻卿:艺术可以提高人的生活品质,大众接触艺术肯定是对艺术的一种享用,让更多人知道艺术、理解艺术、欣赏艺术。

从    南:作为大学教授,您觉得儿童从小接受艺术教育的好处在哪里?
郑闻卿:从小接受艺术教育,孩子的艺术修养高,这不是表面的附庸风雅,而是根深蒂固的。而且,接受艺术教育对孩子的气质、眼光,尤其是以后的生活,都有积极的影响。

从    南:现在美术馆和美术展览越来越多,对社会和大众的好处在哪里?
郑闻卿:美术馆是社会机构,有公共性,属于传播美术和形成美术行为的机构,能够把美术介绍给大众,让各个阶层的人看到美术。除了陈列展示外,美术馆和展览还能促成美术品交易或者美术项目实施,对社会的推动作用还是蛮大的。现在有些私人美术馆也做得非常好,专业性和主题性很强。

从    南:怎么看艺术家和教师这两个角色?
郑闻卿:艺术家相对自我,与教师相比,社会性没那么明显。艺术家可以用艺术创作表达自我,表达自己对社会的看法和观念。教师更多的不是自我的问题,而是职责的问题,社会责任更多。所谓为人师表,这个“表”一定要做好,这就要求教师不要太偏激,要思考自己对学生的影响。师德的“德”也很重要。对我来说,教师和艺术家的身份都很有意思。育人是很开心的事,可以帮学生解惑,引导学生走正路,这些可能对学生一生的成长都有用。教师的职业让我得到奉献的愉悦感,艺术家的身份让我得到了充分表达自我的愉悦感。

从    南:这次的“如是我闻”个展,对您意味着什么?
郑闻卿:这是一次属于我的表达。以前一直没有把自己的想法集中陈列出来,这次通过个展,把我对艺术的感知和对玻璃料性的感知,把我的敏锐的感受和自身的思想观念展现出来,最大程度地表达了我自己。在作品里,我留了很多余地给观者。比如,展厅中作品无命名,希望观者能自我感受空间。

二 清镜之“家”

清镜青年艺术家-李建安

从    南: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艺术工作室,清镜的特点在哪里?

李建安:拥有一个工作室可能是很多美院人的愿望与追求。刚进入到玻璃系那会儿,我在郑闻卿老师的班里担任班长,有幸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作为郑老师的助手参与到艺术创作之中。在郑老师的指导培养下,我逐渐锻炼了各方面的能力,同时也产生了更多的创作欲望。毕业后,便与郑老师一同将清镜工作室正规化。我们希望将工作室做成一个艺术家集群,集聚一群有趣的灵魂,寻找和发现更多的可能性。

从    南:在清镜的两年你获得了什么?

李建安:这两年的时间里,工作室逐渐被更多的人知道、认可,人员开始壮大,这正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工作室的成长让我自身也得到全面的锻炼,从艺术创作到工作室管理运行,每一个环节都让我有所进步。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在清镜浓郁的创作氛围中,继续表达自我。

从    南:现在对玻璃艺术的理解和大学有什么不一样?

李建安:大学时期对玻璃艺术的理解比较单一,对材料的本体属性了解匮乏。不断的探究之后,发现玻璃艺术的可能性远大于我大学时期的理解。

从    南:艺术对你的影响?

李建安:我想这种影响应该是潜移默化又深入骨髓的。艺术可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影响着整个人的状态——从思想到言行,贯穿一切。我能感觉到最直接的两点应该是艺术给生活带来的趣味性与引导性。

从    南:对未来有怎样的期待?

李建安:未来是可能性最多的东西。我希望工作室能愈来愈壮大,我们能始终能保持热情,并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希望清镜工作室提供给我们知识输出的同时,也能让更多的人共享这股力量。

清镜青年艺术家-邱俊宝

从    南:每天看到奶奶(韩牵娣)不停地工作,你感受到了什么?

邱俊宝:一种很幸福的生活状态,也是一种很难得的创作状态。我看到的是一个完全脱离世俗的艺术创作过程,这大概是很多人都梦寐的生活。

从    南:清镜这个大家庭给你带来了什么?

邱俊宝:温暖,不知不觉把他乡变成了故乡。

从    南:你怎么看待很多美院学生毕业后就放弃了艺术?

邱俊宝:其实是一种选择,因为没有人可以保证坚持艺术道路是对的,也没有人可以说付出多少的时间和精力就一定能成功,但是我相信大家都不会断了艺术这个根。

从    南:你是怎样认识清镜工作室的?

邱俊宝:清镜工作室是由我的毕业导师郑闻卿组建的,真正接触是由我的大学同窗李建安引荐的。

从    南:你是怎样计划你的未来的?

邱俊宝:储备,创作,交流,创作,交流,再创作。当然最重要的是愉悦。

清镜青年艺术家-王帅

从南:这两年在清镜工作室有哪些收获?

王帅:清镜工作室的工作氛围让人很舒服。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工作时认真严谨,生活上轻松诙谐。我的专业是艺术工程与科技,在大学时期就对玻璃艺术十分向往,玻璃的材质语言很有魅力,很吸引我。清镜工作室给了我更加深入地了解和认知玻璃艺术的机会,可以感受玻璃艺术特有的魅力,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从南:从郑靖老师身上学到了哪些东西?

王帅:从大学二年级到现在,我跟随大郑老师(郑靖)已经五个年头了。在这五年里,大郑老师对我的影响甚大,起初只是专业知识上的启蒙,随后在人生观、价值观的树立上对我也有很大的帮助。另外,我最佩服大郑老师的一点是他有着一颗“玩”心,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充满好奇心,对任何事物都有着一种探索和求知的欲望。他曾说,艺术家就要拥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

从南:美院的四年学习对你这两年的工作有哪些帮助?

王帅:首先是专业知识的储备,这算是进入工作的一把钥匙,是生存的基本技能。其次是在不断地学习与探索当中对审美的培养和提升。最后就是一种合理的观察方式和思考方式。

从南:奶奶(韩牵娣)的艺术创作给你带来了什么影响?

王帅:奶奶是一个很和善并且具有大智慧的人,满肚子的谚语时常逗得你哈哈大笑,同时又引人思考。奶奶的心态很年轻,她说很喜欢跟我们小伙子们一起聊天、一起玩,她觉得有意思。同样我们在和奶奶的交流过程中也没有一丝代沟,我常常惊讶于奶奶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奶奶在艺术创作时有一股”钻劲儿“,很有耐心,这也是我缺少并应该学习的地方。

从南: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是不是在清镜?

王帅:清镜工作室肯定会越来越有影响力,我也很想一直跟随者大、小郑老师(郑靖和郑闻卿)以及清镜工作室的所有人朝着未来一路走下去。希望大家都在实现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越挫越勇、勇往直前!

清镜工程师-刘伟

从南:加入清镜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伟:加入清镜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艺术的多种可能性。这里不仅有传统艺术,还有科技与艺术的结合,也有手工艺术的魅力,玻璃艺术别样的表现形式尤其让我惊讶。小郑老师(郑闻卿)这次个展的作品,让大家看到了玻璃艺术崭新的形式。

从南:怎样看待大小郑老师这对夫妻艺术家的状态?

刘伟:这对“同姓恋”艺术家应该是艺术圈里的超强搭档。他们思维缜密,意识超前,对艺术不断探索,不断试验,以轻松的状态为大家呈现了很多不同寻常的艺术作品。

从南:美院艺术环境给你带来了什么?

刘伟:2011年有幸结识了大郑老师(郑靖),他对我的肯定和鼓励让我进入到了美院艺术家这种大的艺术环境中。这个环境给我带来了艺术家的思维方式和对于艺术的更深入的理解。日常生活中与大郑、小郑老师接触的比较多,对于他们创作中的思考、转变以及作品的呈现都有一定的了解。在这个过程里,我知道了艺术家基于某些问题的思考方式。

从南:目前的工作可以体现你的价值吗?

刘伟:应该体现了吧。对于我来说,价值体现是在遇到技术问题时,能用我的知识把这种问题化解或者调整到艺术家欣然接受的程度。

从南:有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也去做艺术家?

刘伟:没有,配合好艺术家就好。因为艺术太难了,不是我所能驾驭的了的。

从南:对自己的未来有怎样打算?

刘伟:做一名出色、高级的艺术技师,配合艺术家创造更多好的艺术作品。

大家的奶奶-韩牵娣

从    南:每天和这些年轻的艺术家在一起生活,您的感受是什么?

韩牵娣:这些年轻人很有活力,受他们影响,我也觉得自己很年轻,很幸福。

从    南:您和孙女在共同创作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

韩牵娣:很高兴呀!这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祖孙共同做一件事情,让我感觉很幸福。

从    南:这么多艺术门类当中,您为什么想学皮雕?

韩牵娣:这是我的个性脾气决定的,我喜欢在家里待着,皮雕适合我的口味,就开始学了。这也是儿子和媳妇费了一些心思为我铺的路。

从    南:您在做皮雕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韩牵娣:没想什么,做什么事都要认真做,做好,做完美。

从    南:是什么让您坚持每天做皮雕?

韩牵娣:没有天天坚持,只是空余的时候做。思想投入进去的时候,感觉很舒服。也有时候敲两下子就去忙别的了,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就没有一口气做出来的那种力度和感觉。

从    南:想对这些年轻的艺术家说点什么?

韩牵娣:我受你们的熏染,得向你们好好学习。这种机会很难得,既能学到东西,又能给我带来年轻的活力,我觉得很幸福。

三 清镜之“靖”

从南: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艺术工作室,清镜的特点在哪里?

郑靖:清镜工作室是综合多种艺术形式的集合体,以玻璃艺术为起点进行拓展,清镜对玻璃艺术有新的认知和理念。清镜所关注的,是对玻璃艺术语言的探讨,是玻璃艺术的学术高度。对清镜来说,寻求和探索玻璃材料语言过程中的愉悦状态最为重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清镜实现了我们一开始预设的这个构想。

从南:清镜这些年的成绩?

郑靖:成绩不是清镜唯一的目标或指向性方向,清镜看重的是新的语言探索过程中的愉悦状态。目前来讲,清镜所获得的一个个小的果实都不是单独某一个方向的,这很有难度,不是一两天可以完成的。清镜不是急功近利地做某一个标杆性或者标志性成果,而是点点滴滴积累,而且每次的方向都不一样。这是一种很随性的方式,也只有这种随性,才可以让清镜在更多可能性的前提下表现出核心——探索和工作的愉悦状态。这种状态是从各个方面体现的,比如这次推出“如是我闻”个展,比如很多与艺术相关的好玩的事情等等。

从南:您是怎样协调一个大家庭的工作和生活以及您的教学和创作的?
郑靖:这些东西并不是分离的。主持工作室的工作也像教学一样,要因材施教。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如何让每个人发挥自己的优势,与团队共享,才是最关键的。教学管理和团队建设都是如此,各有所长并汇聚合作才能形成团体。

从南:对清镜的期望?

郑靖:同一开始创立的时候一样,清镜并没有制定一个必须要实现的目标。我希望清镜保持这种愉悦状态,继续愉悦下去。保持愉悦状态就不会有所谓的不好的事情。对于目标,清镜不做任何设定,如果非要定,也是愉悦。

从南

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彼此热爱的事,一路欢歌,一路光亮。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