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响乐团:可以企及的一流 丨焦点

生活周刊2021-02-19 06:38:16

本文刊载于《生活周刊》1559期,转载请联系,并注明“来自生活周刊,微信号lifeweekly1925”。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打赏桑活菌哦!

拥有135年的历史的上海交响乐团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古老的交响乐团之一,这支久负盛誉的乐团却始终没有属于自己的音乐厅。他们在湖南路105号的排练厅蜗居了近60年,直至去年新厅落成,才得以搬进舒适“高洋”的新驻地,这支“远东第一”也终于找到了与之匹配的世界一流的“家”。


△ 旧址照片



不破和谐,留住建筑的温柔


与旧址仅有几条马路之隔的复兴中路1380号就是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的所在地。自2009年动工以来,由两位世界级大师——丰田泰久和矶崎新领衔,和以建筑声学为核心的设计和顾问团队在协同努力下,耗费了6年时间建成了这座外形呈马鞍状,拥有一个可容纳1200座席的主厅和一个容纳400座席的演艺厅,集演出、排练、录音、教育、国际比赛、展览和艺术活动举办等多功能于一体的世界级音乐厅。


一座顶级的音乐厅不仅要在声学上达到完美,其建筑本身也应该与城市和谐共存。为了让音乐厅和周边的历史风貌达到最好的结合,设计团队“矶崎新+胡倩工作室”可谓动足了脑筋。


“这一直是复兴中路上一块很重要的地,但一直没有被很好地利用起来,也没有很明确的功能。”巧合的是,矶崎新上海工作室合伙人胡倩的家就住在附近,从小她就在复兴路一带长大,小时候还在这原来的跳水馆里训练过一个多月的跳水。在胡倩的记忆中,这块地经历了跳水池、停车场、网球场等多重角色的转变,期间经过不少开发商之手,有过商业的过程。但她认为,相比用作商用,建音乐厅显然更适合毗邻上海音乐学院的复兴中路汾阳路一带。



正因为有着很深的感情,在当时工作档期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工作室还是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项目。“在设计上,不用我多说,矶崎新先生本身就是很在意将建筑和城市相融合的建筑师,所以自然而然地会考虑到让建筑和周边氛围相匹配的问题。而从我的情结上,希望能给到老先生在设计上的附加值是,墙线上的统一。”


从瑞金宾馆走到淮海路,一路上都是梧桐成荫的道路,这是胡倩曾经上学的必经之路,但从日本留学后回国,她却发现诸如陕西南路路口的巴黎春天,茂名南路路口的永新百货等大体量的商业建筑被建了起来,让原本梧桐成荫的小型街口的状态和整体墙线被破坏掉了。


“原来的街道变得面目全非,但从复兴路这段又开始恢复梧桐成荫的状态。所以,我觉得,这个地方无论如何不能再有一个大的建筑体量把整体的墙线断开。”因此,设计团队尽量把建筑体量往下压,但同时因为有疏散等方面的要求,建筑前面还是需要有一个大型的广场。为了解决这个矛盾,设计团队并没有把它设计成一个全面敞开的大广场,不然势必会破坏整个街道的氛围。




用声学的魅力赢一个“世界一流”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的设计重点放在了内部的建筑声学上。为了打造这样一座具有世界级水准音响效果的音乐厅,丰田泰久搭建了1:10比例的声学测试模型,并对比例模型进行了历时三个多月共四次的声学测试,再在现场分别进行有人和无人状态下的实地测试。


和普通的建筑相比,音乐厅的专业度是找不到参数,不能定量,只能定性。它无法像绿色建筑那样,评个星级达到某个标准就可以了。胡倩说:“音乐是要用人的耳朵来听的。”什么样的反射、吸音和扩音程度是最好的,都需要靠一次次的声学测试来计算。



此外,乐团和建筑之间的磨合,会让硬件随着时间的长短,气候的不同而发生微妙的变化。空气的干燥会让材料慢慢达到它本身的规格,声音的效果会随之产生些许不同。在软件上,随着建筑声音的变化,乐团也会调整自己的耳朵,调整演出声音的轻重,使之相匹配。对此,设计团队还会进行半年到一年时间的跟踪观察。


在没有属于自己的音乐厅之前,上海交响乐团每逢演出总是需要辗转于上海音乐厅、东方艺术中心、上海大剧院等场所。胡倩在这些地方听过很多次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由于场地的限制,带给她的现场体验也总是普普通通。


其中,上海音乐厅虽然名叫“音乐厅”,却是其中让胡倩感觉是演出效果最差的。上海音乐厅在解放前是一个剧场,后改名叫上海音乐厅,所以,它其实并不是为音乐演出而专门建造的。胡倩说,剧场和音乐厅本身就是两件事,不是有个舞台和观众席就能做音乐厅。此外,上海音乐厅的隔音效果也不太好,外面的喧闹声都能听得到。而真正的音乐厅是可以不用电声,让乐团和乐器本身的声音就能够充满到整个殿堂。



因此,当乐团搬进新厅的首次彩排给胡倩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彩排当天,上午和下午带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因为以往不在这个厅里练习,乐团演奏者们起先都按自己以往的方式演奏。他们不光要听到自己的声音,也要听到别人的声音,会按照原地方的反射重力、力度来控制声响。”而在新厅里,因为各种反射效果都非常好,声音也很浑厚,所以,最初排练时,各种乐器的声音轻轻重重,杂乱无章,“特别是管乐,显得特别地重,听起来的效果是七零八落的,不太和谐。但经过团员们和场地的几次磨合,到了下午,明显感觉弹和听的默契度都提高了,虽然也没到完美的程度,但给观众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在9月6日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正式的开幕演出上,胡倩甚至被精湛的演出和超凡的现场效果感动得当场落泪,她说:“我从来没听到上交演奏得那么好,突然间感觉到,他们已经成为一流团队了。”


虽然,胡倩在新厅听了维也纳交响乐团等世界顶级乐团的演出后,觉得上海交响乐团仍然存有差距,但较之前的水准的确已提升得很多。“你能明显感觉到音乐厅的效果真的能影响一个乐团,同时,乐团之间细微的表现差别也都能在这个厅里体会得到。”




Q
A
&


Q=生活周刊

A=胡倩


Q:在建造之前,对上海现存的音乐厅做过参考吗?


A: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之前,上海乃至全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专业的声学音乐厅。像上海大剧院等也只是剧院式的多功能厅,演交响乐的话,电声还行,但要演奏声学还有一定的差距,如果不用喇叭的话,就打不了满分。东方艺术中心同样也是在声学上达不到一流的专业标准。这些在建造之前,设计团队都进行过调研,也尝试过调研让上海交响乐团在上海专门找一个音乐厅进行排练的可能性,但是结果都达不到一流水准,所以,最后决定必须要造一个真正一流的音乐厅。


Q:一个好的音乐厅对乐团会产生什么影响?


A:上海交响乐团有着135年的历史,比很多欧洲的交响乐团都早,但它并没有成为世界前列的乐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好的厅来练习,所以,到了好的厅去演奏时会不知道怎么演。因此,我们急迫地需要一个世界一流的好厅,在这里练习、演出,让他们的演奏方式能和好的音乐厅相匹配,乐团的水平也就会相应提高。这样一来,外出演出也能很快适应,因为场地的差异变小了。






===================


生活周刊 lifeweekly1925

聊聊有型、有趣、有态度的生活美学。生活周刊——遇见,理想生活。


【更多推荐】

魔都单身男女关注“有情人 youqingrensh公众账号,给你的TA更多偶遇你的机会

魔都收藏爱好者之家 生活周刊收藏俱乐部 lifeweeklycollection

青意社 qingyicland——我送你的礼物,是我理想中生活的模样。

文艺连萌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喜欢《生活周刊》精选的内容吗?点击阅读原文↓打赏桑活菌哦~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