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摇滚青年到禅谣行者|资深独立音乐人王钰棋的蜕变之路

草花集2021-02-20 09:40:45


王钰棋|独立音乐人 、歌手


·2000年在京组建二手玫瑰以乐队和个人身份活跃在国内外众多摇滚现场,以及原创音乐领域。


·2005年离开二手玫瑰乐队,开始与国内众多优秀音乐人合作,参与许多艺人(木马、张楚、谢天笑、姜昕、朴树...)的专辑制作及演出。


·2007年9月开始筹备个人专辑《北京之春》的录制。


·2008年完成“孟京辉戏剧工作室”话剧《艳遇》和《两只狗的生活意见》的音乐创作。


·2009年初春,《北京之春》正式发行。


·2010年唱片《北京之春》入围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国语新人。


·2012年5月获得“周大福“主办的全国最具公益慈善音乐人奖。


·2013年-2015年往返于西藏、尼泊尔、印度等地参学藏传佛教。


主要作品


·二手玫瑰 同名专辑《二手玫瑰》


·姜昕《我不是随便的花朵》2007年 EP《温暖的房间》2010


·个人专辑 《北京之春》


· 孟京辉同名话剧主题曲:《两只狗的生活意见》


·马天宇《让时光在微风中倒流》  花样姐姐真人秀 第二季片尾曲


·藏传佛教18集电视连续剧《至尊“米拉日巴”传》原声音乐




昨夜近凌晨,收到王钰棋师兄近2500字的自述。其中简明介绍了他从2000年到2016年16个年头的生活经历。一口气读下来,让原本睡眼朦胧的我,顿时困意全无,读罢三遍,敬佩之情油然而起。


王钰棋生来热爱音乐,且天赋凛然。大学时代开始弹吉他,技艺炉火纯青,兴之所至,创办摇滚乐队,从加入二手玫瑰乐队开始,继而成为音乐圈内集演唱、作曲、作词于一身的独立音乐人。


他走的是一条梦想与坚守、音乐与追求、自我探索与精进修行的碰撞之路。从最初“二手玫瑰”的绽放到如今蓝莲花般的诗意盛开,一路拾遗、一路挥洒,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时间留下的厚重之礼,遂即明白,他正探寻的是佛法加持中的睿智人生。




回想当日初见,三藏梵音在苏州本色举办养心音乐会。首先映入脑海的是他“高大威猛、气宇不凡”之印象。人群中的他话总是不多,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默默观察,似有似无的倾听着。只是一上舞台,便忘我的弹奏,且吟且唱,本能的发着光。


如今再看这文笔细腻、情感真挚、待人热诚的乐队主唱,特别是读完他这16年的“问我”之旅,一时百感,不由自主赞叹佛法的力量!




“2000年我住在北大西门附近,那个时候我的生活大部分和摇滚乐有关,一切都是我想要的,比如说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去混各种局,会各种友,那时我周末也在酒吧演出,结束后,会和各类朋友喝酒,肆无忌惮的玩闹......”。


随后一年,他开始没有那么开心,好似逃避现实,不愿面对当时的自己。逐渐戒酒,机缘成熟时,于2002年皈依佛门,随即开始了至今14年的学佛之旅。这些年,他的足迹遍布佛教圣地,亲近高僧大德,开始闭关修行。




“2008年-2011年三年利用早课、晚课的时间,圆满了龙钦宁提的五加行。


2011年因为查朗寺的班玛罗珠法王传发期间我在法国,错失了法王传法的机会。2012年的7月当法王再次摄受汉弟弟子时,如愿以偿。


2012年当时我还在帮朴树演出,待成都的音乐节结束后,我就去了藏地求法,得法后开始计划明年的深入藏地之行,于是推辞了朴树后面的演出,开始为明年的进藏做准备。




2013年初春,我当时为了下决心,干脆退掉了出租的房屋,所有的东西全部搬迁到北京的郊区,背一个旅行包,买了张去青海西宁的机票,开始了我的藏地之旅,第一站查朗寺。在查朗寺主要是禅修,法王已经给我们传授了窍决和修行的方法,剩下的主要靠自己精进了,把法王的恩德好好铭记于心去实修,在这里我住了3个月。


7月份我去了位于阿坝州的腾龙寺佛学院,参加那里的夏季课程,见到了我的老上师:确真降措仁波切,也见到了大堪布土丹尼玛,在这里主要闻思了一些中观的论典和止观的修持。除了共同和不共同的课程之外,其它时间都是以一天四座的方式安住在每个人的房间里修行。


秋季时,因塔公乡扎西佛学院竹呷活佛那边的需要,我去帮他梳理一些希望小学和寺庙工地的事情。于是在那里又住了两个月,住在这位赫赫有名的具德上师家里,他的简朴、低调、以及摄受众生时的那份慈悲与智慧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有许多故事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

冬季时我回到了腾龙寺佛学院。在那里又以闭关的方式,继续闻思堪布夏季时所讲的中观论典的课程,及止观的修持。


2014年伊始,我去了尼泊尔,朝拜了莲花生大师的很多圣地,在那里住的时间比较久,所以也有机会闻思到了宗萨仁波切的冬季课程“普贤行愿品”。在尼泊尔期间,也拜见了一些高僧大德,比如这一世的顶果钦哲杨希仁波切还有秋吉尼玛仁波切,当然也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僧众及居士道友们。


有一个多月我停留在加德满都Boudhanath Stupa的IBA国际佛学院,义务帮助那里的喇嘛们练习汉语口语,因此原因,我也有幸从他们的交流中学到了很多他们修行的经验及方法。


春节过后我去了印度朝拜佛祖的圣地,在瓦拉纳西鹿野苑先是听闻了噶玛巴的菩提心课程,还有部分创古仁波切的《宝性论》课程,然后去了菩提伽耶,在那里参加了大司徒仁波切的生日法会,还有蒋贡康楚仁波切的长寿佛法会,在金刚座又恰巧遇到了萨迦派的祈福大法会,几乎萨迦派最重要的长老们都来了,如萨迦法王,老禄顶堪仁波切,法王子等 ….


在2014年的夏天时我又回到了四川阿坝州的腾龙寺佛学院,继续参加这一年的夏季课程,继续听闻大堪布土丹尼玛给于我们的法布施,这两年在这里相继听闻了《佛子行三十七颂》、《入行论》智慧品,《入中论》,《定解宝灯论》以及白玉天法掌中佛的外前行及内加行以及止、观的修持,在见地与修持的层面上受益是巨大的。


到2014年9月时,我又回到了北京。

此时已经过了一年半载了”。

.........




从2015开始,他开始把以前一些没有词的曲子,重新填词。最初这些曲子也并不是不能有词,而是那时他觉得大部分的词都很难传达曲的韵律,所以就一直被搁置了。


我曾在三藏梵音平台推荐过王钰棋的《绿度母 度万难咒》, 这首曲子的诞生,源于他在翻看一本常用咒语集时,突然奇思妙想试着把咒语填入曲中,结果完美无缺的表达出了作词谱曲的意境。



好似“曲本天成,妙手偶得“一般,恰到好处,听者无不动容,于我而言,这首曲子已听了不下几十遍。旋律简单,直扣心弦,磁性声音极具穿透力,似远似近,娓娓道来,沁人心脾,叫人听过难忘,身心俱安。



“我刚刚给这种音乐取名叫“禅谣”......

“其实音乐本身自古以来就有滋养人类心灵的作用......”

“通过民谣的载体,来传颂佛菩萨的智慧,去唤醒人们的觉知......”

“或许人们可以从这样的音乐中,让心灵得到一丝的清明与宁静......”




从摇滚青年到禅谣行者,他从狂野奔放的流行脉搏中转身,继而致力于心灵音乐创作。

接下来他会去到更多地方,用音乐结识更多有缘人。

让不计其数的听者从中汲取能量,感知生命的温度。

从当下出发,走近内心深处,掘取更多的爱与慈悲。


随喜赞叹!




(谢谢你的关注❤️)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