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愁——粉汤油饼

山丹文苑2022-05-12 06:36:49

粉汤油饼是故人的一道特色美食。在那个贫瘠的年代,这道美食是童年的小村庄里飘香的记忆,也是单薄的光阴里开出的一朵丰腴的花。

粉汤油饼,像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又像是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一般都是同时出现在我们焦灼的视线里,满足我们蓬蓬勃勃的食欲。

当然,只要这道美食闪亮登场的时候,自然是小村庄里有特别醒目的日子需要用这样隆重的方式记住。故乡的女人们就会做出这道美食和这些日子相匹配只有这道美食才能和那样的心情相得益彰,譬如盖房子、出嫁闺女、端阳节等等。

当然,粉汤,主料自然清粉片做清粉的淀粉源于故乡土地上产的青豆,尽管故乡人土地少,可是家家户户都要有那么一片土地给青豆,那是女人们心中最柔软的一片土地,因为那缕豆香以不同的方式滋养着庄稼人贫瘠的日子。尽管淀粉的提取工序很麻烦可是女人们不厌其烦。她们会选一些天朗气清的日子把青豆磨豆面,然后把豆面和成面团之后在水中反复揉捏,最后经过过滤、沉淀、晾晒等一系列的工序,才能提取出淀粉,每一个环节都不能疏忽。等到晒干之后,一小块一小块白白净净清清爽爽的淀粉就被女人们装进一个小布袋,放在一个重要的地方

当然,做粉汤的时候,首先得把清粉做好,女人把制作清粉的过程叫做粉。那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艺术她们先烧水,在等待水开的过程中,就把淀粉用凉水和上,等到水开了之后,然后一手把和好的淀粉加入开水,一手搅拌,当然清稠一定要适宜等到快睡的时候,撒点盐。最后就把插熟的清粉盛放在碗碟里晾上。刚出锅的清粉,像是一个素雅的女子一样,看上去温柔可人,吃上去润滑可口,淡淡的豆香在空气里弥漫青青的炊烟萦绕在女人们的眼角眉梢,女人的眼神看上去有点温柔而又清亮。孩子们一脸的馋样站在锅跟前,女人们就把锅巴刮下来,浇点醋,先让孩子们解解馋,孩子们端着碗跑出跑进,吃出了一脸的满足和富足。

清粉插好了,其他的辅料就是轻而易举了。在清粉凉冷的过程中,女人们就把大肉和茄子、辣子、葫芦片等放在一起爆炒炒好之后先盛出来。等到水开的时候就把清粉片放进去,少煮片刻之后,就把炒好的茄辣子等都融进去,锅里顿时五颜六色,茄子一脸深沉的表情,辣椒大红大绿的着装,清粉温柔清纯的模样,然后再把用油炸过的黄亮的洋芋片放上一些,当然奢侈点的人家还在再上面放上些五颜六色的过了油的虾片。当然,各种调料自然少不了,最后出锅的时候,放上葱花末、香菜末,蒜苗等,锅里的色彩缤纷香气四溢,让人口舌生津,那简直就是一顿饕餮盛宴。

当然,我们还不能冷落了油饼子。故乡的女人们对面食的拿捏的分寸就像是手里的光阴一样,冷暖都在心头。前一天先把面发好,第二天反复揉,酸碱度自然不在话下。等到油饼下锅的时候,还要在光洁的肌肤上划上几道口子,放进油锅,似乎油饼上就长上了眼睛和嘴巴,放进锅内就开始活蹦乱跳,似乎油饼就活了,油汪汪的嘴巴里吞吐着飘香的生活,油汪汪的眼睛里都是馥郁的芬芳,油饼像是太阳公公的笑脸,给人以不尽的温暖;又像是深秋的一轮月亮,让人有了无穷的遐想。咬一口,酥软而又香甜,吃了粮食的清香,也吃出了岁月的芬芳

那时候,一家做粉汤油饼,几乎一个村庄都能嗅到清香,因为谁家要嫁女儿了,谁家要盖房子了,那都是村里的大事

尤其是打算盖房子的人家,那一年,淀粉得早早准备下,淀粉准备好了,女人们感觉日子似乎就有了头绪了,接下了多么繁忙,心里都有底了。当然,清油也得储备好,不管平时家里光阴的多单薄,可是盖房子那是一辈子的大事,何况帮忙的都乡里乡亲。那一天,男人们砌墙架梁说说笑笑女人们忙出忙进家长里短。到了饭点,粉汤油饼端上了,乡情们蹲在墙根里大快朵颐,乡亲们脸上是泥巴,可是泥巴里都是满足;手上是尘土,可是尘土里都飞扬着快乐。那一天,整个村庄都被香气弥漫,大人们吃出了踏实和幸福,孩子也吃出了一生的记忆

小时候,每当吃到粉汤油饼,我感觉那是天底下最好的吃的美食了。

如今,这道美食已经不是单薄的光阴里开出的丰腴的花了,而是富足的岁月里一朵睡莲安静地盛开在我的记忆深处,就像是篱笆墙上的那朵牵牛花,牵绊着那些远去的时光,盛放着那些丰腴而又单薄的回忆。而那油饼,倒像是一枚古钱币,一直镶嵌我的身体里,挂在那个叫心脏的地方,只要有来自故乡的风,我都会嗅到那一缕灵魂深处的清香。

 

2016.6.17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