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摇滚乐队,和最早的摇滚故事

老摇滚2019-11-07 11:40:07

成为中国最早的摇滚乐队,需要哪些条件?

能够接触到音乐和乐器、懂外语、有时间精力和场地、能够凑够团队、热爱……最容易集齐这些条件的,在校园。

1977年,中断了十年的高考得到恢复。1979年冬天,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万星、李世超、马晓艺和王昕波这四个年轻人走到了一起,组建了一支名为「万里马王」的乐队。从今天来看,这是公认的第一支中国本土摇滚乐队。

直到今天,他们之中仍有人和中国摇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们身上的故事,虽然没有多少文字和图片的记载,从现有的资料上,还是能推断出大概。


69年 x 第一把吉他 

「老哥」王昕波

虽然名字排在「万里马王」的最后一个,但被称为「老哥」的王昕波,是乐队中最关键的人物。

「老哥」王昕波1954年4月28日出生于北京。在《呐喊:为了中国曾经的摇滚》一书对老哥的采访中,老哥是在十六七岁弹的吉他;在缐永京2014年对老哥的采访中,老哥是在15岁时花18块钱在委托商行买到自己第一把旧吉他。

中国第一代摇滚人大多数出生在60年代。老哥在年岁上,足以成为绝大部分人名副其实的老哥。

除了吉他之外,另一件确认的事实,是老哥1971年就听到了披头士。虽然当时还听不懂歌词,但一下子就被音乐吸引住了。——1971年,离中国摇滚的第一次发声还有15年时间。

后来,凭着在录音棚工作的契机,老哥时常会有机会接触到其他摇滚唱片和现场录音。灾后来,他在北京市玩具研究所里,还自己攒出过调音台、功放这些音响设备。

不过,老哥还不是中国最早学吉他的人。他是跟着李世纪、王旭东两位老师学吉他的,而作为中国最早玩吉他的一批人,李世纪比老哥还要大十几岁。尽管如此,吉他还是非常小众的事物,特别是在那个年代。

再后来,老哥教会了外交大院的子弟马晓艺学吉他,又通过后者认识了万星和李世超。「万里马王」的人员已经凑齐,就差一个契机。

79年 x 第一支乐队  


左小祖咒和老哥(右)

要组建乐队,先要解决设备问题。马晓艺考进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他说服了学校团委书记,从活动经费中拿到了买乐器的钱。在那个冬天,「万里马王」四个人正式组成了乐队。老哥是吉他手,马晓艺是主唱,万星是鼓手,李世超是贝司。

至于「万里马王」这个中国第一支乐队的名字,是用四个人的姓拼凑成的。据老哥说,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听说朝鲜有个千里马,几个人的姓一凑,正好是万里马,还多个王,盖它一头。

乐队成立之后,在外语学院、语言学院这些高校范围内演出,主要唱Beatles、Bee Gees和保罗·西蒙的一些歌。后来一段被经常提起经历,印证了「万里马王」作为一支乐队的存在价值: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校内,「万里马王」完成了乐队成立后最为成功的一场演出。

「在汇演中,其他学生大多都是英语朗诵、独唱、合唱,我们一上台,现场气氛完全转变,‘咣’一出声音,就把下面的人给惊住了,大家不知道我们在唱什么,但是吸引着他们,在座的所有人几乎都楞了。」

当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持人吴晓庸在场,看完他们的演出,吴晓庸激动不已,为了采访而来看演出的,结果看了我们的节目后受了感动就追到学校,到机房录了一个小样,说拿到国际台播了。「随后,BBC也报道了这场演出」。

不过,「万里马王」的成员并不是以乐队为职业,而更像今天的校园乐队。乐队只是副业,而且也面临着毕业后何去何从的问题。在万星、李世超、马晓艺三人毕业之后,「万里马王」已经相当于解散了。今天,我们在乐队年表上,看到「万里马王」的活动年份是1979年到1985年。

在毕业的三个人中,除了在崔健经纪公司工作过的马晓艺,其他人和摇滚乐再无关系。还有一句题外话,在1986年那场崔健登台的「国际和平年」晚会上,参加的「百名歌星」中,除了崔健,有许多和中国摇滚相关的人物:王迪、孙国庆、常宽……以及丁武……以及马晓艺,和他当时的妻子成方圆。

而多少年过后,只有老哥,依然留在这个圈子里。


89年 x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唐朝乐队和老哥(中)

「老哥」名号的由来,确实是因为岁数。80年代后,玩摇滚的年轻人多了起来,像臧天朔、严刚,孙国庆这一波人,都是60后,都习惯称王昕波一声「老哥」。

老哥会经常碰到这群人,因为除了乐队之外,他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录音师。

录音棚曾经是他接触更多摇滚乐的地方,而今,录音棚是他的摇滚战场。除了最早为「白天使」乐队录过专辑,在80年代后期,老哥还经手了一张中国摇滚宣言式专辑的录制——崔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老哥回忆起早些年崔健还在「七合板」乐队时排练《不是我不明白》时的场景,他觉得,那时候这首歌就相当于中国摇滚的第一首歌。

当然,除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老哥还参与了中国摇滚早期诸多经典专辑的录制工作:《呼吸》(1990)、《黑豹》(1991)、《中国火 I》(1992)、《唐朝》(1992)、《赤裸裸》(1994)、《垃圾场》(1994)……

比起「摇滚」两个字表面上的光鲜,背后的人,特别是后台的人,才更能看透一些本质的问题。《摇滚梦寻》里,雪季曾问过「中国摇滚乐目前存在哪些问题」,老哥的回答是:

问题还是比较多的。其中有一点我比较担心,有些乐队做出了些成绩就开始翘尾巴,这样下去会影响他们今后的音乐创作……再一点,国内现 在对录音制作的重视远远不够,甚至国家没有一个有效的机构对它进行监督,这样就很难产生高品质的音乐。

而直到今天,人心和技术,仍然是中国摇滚需要正视的问题。


【2016.12.04| No.79】


【长按上图识别关注 / 微信号:rocktheold】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