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摇滚乐队爱用英文写歌?

园长和他的动物园2020-10-11 14:06:40


 

A:“你们乐队写了几首歌了?”

B:“4、5首吧。”

A:“来给我听听”

A:~~~~~~~~~~~

A:“为毛都是英文歌?”

B:“英文歌又怎么了?”

A:“中国人不应该唱中文吗?”

B:“。。。。。。”

 

    自从大学二年级开始,就很少再听中文歌,有时候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即英文歌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社会,大家听歌不再在乎语言。

    偶然间点开了优酷的选秀节目《我是传奇》,一个酒吧女歌手唱汪峰的《再见青春》获得了众多媒体和唱片公司的青睐,而高晓松让她再唱一首歌的时候,她说了一句,“那我唱首英文歌《If I were a boy》吧。”高晓松劝她不要唱。她的完成度确实不够高,但是唱片公司和媒体们的反应却过于强烈——灯全灭了。

    高晓松说,“你看,我早警告过让你不要唱英文歌了。你刚才唱英文歌的样子和唱中文歌时候的样子的确完全不同,唱英文歌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放开了,显得很自信。但是唱片公司和媒体不会喜欢你,在选秀节目里唱英文歌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这时,我终于有些意识到英文歌并没有完全融入我们的社会。

 

    记得以前看高晓松的脱口秀《晓说》的时候,他有说到,音乐这种东西,想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那还真得用英文写词,毕竟英语是世界语言。

    想想好像也是,北欧的那些世界级乐队,Nightwish、Arch enemy等等都是有自己的母语,也有属于自己斯堪的纳维亚的文化,但主要也是用英文写词。如果用前面“中国人就该唱中文”的逻辑,岂不是说芬兰人也就该用芬兰语写词?我是四川人,是不是我更该用四川方言唱歌?yoyoyo,老子明天不上班~

 

    不过,话题已经跑偏了。

    我有幸看了“国内第一硬摇”Jacky Danny乐队的最后一场演出,他们曾说到,“摇滚本来就是舶来品,当年硬摇滚、布鲁斯席卷英国的时候,也没见英国有啥所谓的布鲁斯传统,而且英国最后还回过头来影响了美国。难道非要让我们结合中国传统搞‘中国特色摇滚’、玩二胡玩三弦?我们并不是要刻意地追求西化,只是为了寻找那些真真切切地影响过自己的文化和艺术的根源。”

    说实话,喜欢上什么风格的音乐,和个人的经历、情绪状态还是很有关系的,硬要把音乐上的喜好和文化传统划上联系,我们还不是马克思。


    而最本质的问题,其实还是词和曲(编曲)能否分离?

    这个世界本没有语言,语言的含义都是人在经验生活中总结、赋予的。而音乐不同,旋律、音阶、和弦可以使不同民族、不同地区、不同文化传统人的产生相似的感受。

    小调音乐使人感到压抑,有股中世纪的感觉;大调音乐让人感到激昂;对不起,我词穷,我无法用语言描绘出布鲁斯、爵士给人的感觉。总而言之,音乐的旋律(包括编曲)是更接近人灵魂深处、接近人之本体的存在。

    所以,不同的人喜欢上不同风格的音乐是理所当然地。那么有人会问,“你就不能用中文写硬摇滚、重金属的词吗?”

    然而,歌词与旋律也并非能够完全独立,歌曲风格的造就,并非完全依靠人脑子里装的旋律,其实歌词也影响了音乐风格的形成。喜好可能和语言无关,但是形成这种风格、文化,恰恰需要一定的语言作为基础。语言即使没有造就风格,至少也顺应了旋律、顺应了风格的造就。

    (在此打个岔,很想思考一下究竟是音色造就了风格,还是风格造就了音色。比如管风琴对于中世纪教堂音乐、les paul吉他对于硬摇滚)

    举个例子,大家可以脑补一下,如果把MJ的《we are the world》、《black or white》、《beat it》或者其他的任何一首歌用中文唱出来,那是何等的怪异。即使不考虑歌曲原意,重新填词,很多旋律唱出来也会非常非常怪异。

    这是为什么?从发音的角度,现在的普通话主要源自北方语系,字正腔圆。而英文不同,爆破音一大堆、辅音也特别“冲”。随便举个例子,我们能从中文里找出一个词能够和英文的“break”发音类似的吗?好吧,也许是我文学素养太差,那么“kill”呢?“away”呢?这还是随便举的例子,要是一个个把词抓出来对比的话,英文里这种单词更是数不胜数。

    如果硬生生把字正腔圆的中文套进硬摇滚、重金属里,那会是什么感觉?在重金属音乐里,主唱需要使用极端嗓唱腔,这种唱腔更难和字正腔圆的中文契合,如果硬要凑在一起,请参考窒息乐队的《下一个就是你》。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硬摇滚中的常用旋律适合用中文唱,但是从比例来讲,也实在太少了,一个乐队想玩很纯的硬摇滚,就不得不面对一些旋律,就不得不填上英文词。

 

    另外,以上描述主要是指的是硬摇滚和重金属,硬摇滚中的布鲁斯成分、重金属中的极端嗓唱腔,都和中文很不契合。但是其实在其他类型的摇滚里,中文词出现的频率也蛮高的,而且写好中文词,真的很不容易。

    英文词只要不出现满屏幕的“I don’t wanna die , she is by my side”,都很难让别人觉得俗和土,但是中文就不一样,要写一首不俗又不土的中文摇滚歌的歌词,真的很难很难,没有足够的经历和文化底蕴,真的写不出来。所以,也在此对那些坚持用中文写歌,而且还写得非常好的乐队表示由衷的敬意。

  

附:上海indie乐队短裤里的诗歌(已解散)的一首歌《死棋》的歌词,特别特别地打动我。想听的可以去豆瓣上搜,或者后台问我要地址


今年北方的雪地
格外让人寸步难行
我在你那八只角的礼帽前
披麻着戴孝
双膝输给引力
献以我膝下的黄金
若买得起你的苏醒
我愿意长跪不起

席木板地盛装着红与黑
你凯旋的回归你回归
你挥舞着胜利的双臂
你走远后留下我在这战场的中央
举棋不定的我不禁满脸的慌张

可你说
人生为赌我愿为卒不后退一步
弃株上路我虽纯笃可我是一本书
我不需要拥簇我没有苦要诉
我是一本你翻不烂的书

天亮不到天明
子女鸭绿江边游行
像涉过楚河的大军
摇晃着前进

头顶瓷器砸碎所有关于你的记忆
而你的叮咛像纸一般轻比哭啼声轻
你的骨灰存活了这场火灾
你的皮肉却都毫无保留的放弃了忍耐

可你说
人生为谜我愿为车只身去沉底
万家灯熄失一半明我坚信我的决定
我将自己整理把帽子压很低
我的房间里一片死寂 

这一盘棋局世界都被我将了军
步步都是死棋请你观棋不语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