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期货市场投资分析报告之一:化工(LLDPE、PP)年度投资报告

中电投先融期货股份有限公司2019-12-03 07:08:03

原油逻辑是主线,内生动力看需求




第一部分 原油何去何从?

一、OPEC减产影响几何?

        11月30日,OPEC达成了近8年来首次减产协议,根据协议,OPEC将原油产量削减至32.5百万桶/天,减产120万桶/天,主要由沙特(减产48万桶/天)、阿联酋(减产14万桶/天)、伊拉克(减产21万桶/天)和科威特(减产13万桶)四个海湾国家承担减产任务,伊朗、利比亚、尼日利亚豁免,非OPEC方面减产60万桶/天,其中俄罗斯承担30万桶/天,协议将于2017年1月执行,半年后重新评估减产协议。从形式上来看,OPEC减产作为中国版“供给侧改革”的外部延伸,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呢?

       (一)OPEC减产的背景

        1.OPEC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力减弱

        从过去50年的情况来看,OPEC成员国原油产量的市场份额总体上呈现先升后降再升,这主要受国际事件驱动影响,1973年前,OPEC逐步成为世界主要的原油供给地,OPEC产量份额达到52%,但随后美国宣布美元与石油挂钩,沙特等OPEC国家石油利益与美元利益绑定,OPEC开启了新的发展历程,通过借道美元霸权控制产量达到其利益最大化。不过此消彼长,在OPEC严格控制产量的情况下,非OPEC国家特别是苏联为满足越南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需要开始扩大石油生产,加上中东爆发了第四次和第五次中东战争,其他非OPEC国家产量开始弥补中东产量的下降,直到1985年越南战争接近尾声、阿富汗战争苏联打算撤军,OPEC产量占比才出现了快速回升,并一直延续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当然期间爆发的科索沃战争、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对OPEC产量份额形成了短暂冲击,而后伊朗核问题阻止了美国入侵伊朗,中东局势变得缓和,OPEC产量占比出现恢复性回升。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自顾不暇,中东局势出现了一定变数,伊斯兰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加剧,美国加大了页岩油的开发,而“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开始肆虐中东,由于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危机,2014年起国际原油价格出现了大幅下挫,之前过度依赖石油出口的OPEC国家财政出现了赤字,加上市场不景气,石油开采投资大幅下滑,因而OPEC产量占比也随着出现了下滑。低油价使得市场开始对OPEC的影响力产生了质疑,一方面为了缓和内部赤字,另一方面为了重塑OPEC影响力,OPEC各成员国相互妥协最终达成了减产协议。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目前OPEC供给约在3370万桶/天,而非OPEC供给约在6310万桶/天。

        2.俄罗斯尚未走出低油价的经济“寒冬”

        2013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俄罗斯首先站出来支持巴沙尔政权,美俄形成实质上的战略对垒,2014年初,美国引爆乌克兰危机,俄罗斯趁机收复克里米亚,欧美与俄罗斯的战略对峙加剧,于是2014年下半年油价开始出现倾泻式下跌,俄罗斯经济出现了一定下滑,加上美联储加息预期打压新兴货币俄罗斯卢布,一度俄罗斯经济陷入停滞甚至负增长,至今也未能走出低油价带来的经济“寒冬”。从本质上讲,俄罗斯是真心希望通过油价复苏来提振自身经济的,从OPEC提出冻产之初,俄罗斯就一直表示支持,直至OPEC提出减产,俄罗斯也欣然同意,所以俄罗斯的态度也推动了OPEC达成减产。


        3.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促使OPEC以变应变

        2016年“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英国脱欧公投获得通过,主流社会不好看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也“过五关,斩六将”顺利入主白宫,意大利修宪公投以惨败告终等,这些出乎意料的大事件引发了全球范围内更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一向出人意料,其执政可能引发外交、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现在美国共和党占据美国参众两院大多数,而且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共和党执政参与中东事务的可能性会增大,例如美国参议院在今年通过了美国受害公民可以就9•11事件向沙特政府提出赔偿诉讼,且近期又通过了延长制裁伊朗的法案,所以作为OPEC的主要成员国沙特、伊朗不得不共同面对美国或者说是美国共和党不确定性政策的挑战,因而需要先入为主,通过改变自身现有策略来应对可能的外部冲击。


        此外,全球原油产量从2009年以来一直处于上升阶段,但消费端并没有相应地增长,这就造成了全球原油过剩格局,特别是从2014年开始,这种趋势愈加明显,不过今年这种供需差异正不断缩小。鉴于原油仍处于相对过剩的状况,OPEC需要自身做出改变来应对自身面临的问题,且为了避免过去两年恶性竞争带来的“苦果”,促使原油市场重新回到良性竞争的轨道上来,OPEC有必要通过自身的改变来谋求新的蜕变。

       (二)OPEC减产的意义

        1.重塑OPEC对原油市场的话语权

        1982年以来,OPEC先后进行了17次减产,不过从减产效果来看,却各不相同,战争导致供应中断所形成的减产则一般会支撑油价上涨,但在需求疲弱下的减产则效果不甚理想。此外,OPEC的执行力度也决定了减产对油价的影响,如果执行力不足,则可能事与愿违,例如1986年OPEC为应对低油价,宣布实施减产,可是OPEC并未严格执行,最终重回供应过剩导致油价不如预期,因而只有OPEC严格执行减产协议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重塑OPEC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力,并重新获得真正的市场话语权,否则,光说不练只会进一步降低OPEC的信誉。

        2.有利于提振全球经济增长信心

        我们通过对石油价格变动与G20经济增长的关系分析,发现衰退末期的石油价格上涨往往能带动经济复苏(从图5来看,石油价格上涨往往先于经济复苏),且如果石油价格能形成持续回暖,那么经济复苏进程将得到确认,这主要是因为工业经济时代的经济增长往往从投资需求开始的,而石油作为工业经济时代的象征,其价格变动如果主要是由工业需求拉动的,那么就可以很好地作为经济复苏的先行指标。因而石油作为现代工业增长的“粮食”,对经济增长的指导意义重大,如果上述逻辑成立,由于今年石油价格可能已经出现了拐点,那么未来通胀预期一旦得到确认,经济增长前景将是可期的。


       (三)OPEC减产的现实

        1.OPEC内部分歧犹存

        我们知道OPEC成员国中既包括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也包括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还包括政治不稳定的利比亚、尼日利亚、委内瑞拉等,在减产问题上,OPEC内部还是或多或少存在一定分歧的,这也是为什么OPEC减产协议用了近1年时间才最终敲定。伊斯兰教逊尼派与什叶派对立由来已久,特别是两者各自的“带头大哥”沙特和伊朗为争夺伊斯兰世界的头把交椅而或明或暗进行着激烈争斗,所以在两者石油利益趋于一致且政治和宗教利益不出现重大冲突时,两者在OPEC内部的分歧可能会缩小,但一旦政治宗教利益出现重大冲突,两者可能会通过不配合来掣肘对方。此外,伊拉克今年下半年开始了收复摩苏尔的行动,如果未来伊拉克成功收复失地,政治稳定性增强,鉴于发展经济的需要,其加入减产的动力可能会打折扣。因而我们认为即便当前产量较高的沙特同意减产,但由于OPEC内部可能存在的某些分歧,难以达到百分百减产目标,根据美国高盛的研究,过去OPEC历次减产执行率大约在60%左右。


        2.来自非OPEC的压力

        OPEC减产行动不仅受到内部压力,而且更多地来自外部非OPEC的压力。首先,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时曾经表示为了美国能源安全,会支持美国石化能源的发展,并且会废除相关的环保政策,给页岩油等非常规能源开启“绿灯”,这可能会加大美国石化能源的供给。美国从2009年开启首轮QE后,国内掀起了页岩油气革命,根据美国油服贝克休斯发布的数据,美国活跃石油钻井数一度从2009年的不足200台快速增加至2014年最高时的1609台,美国原油产量从2009年的3.22亿吨增加到2014年的5.23亿吨。仔细来看,尽管2015年美国石油钻井数骤降至600台左右,但国内原油产量反而增加至5.67亿吨,创出了近50年产量的新高,而这个时间段恰好是美国页岩油钻井平台快速下降的阶段,这说明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长更多依赖的是传统石油的开采。但是随着国际油价的回升,特别是原油价格处于50美元每桶到60美元每桶之上时,美国之前关停的大量页岩油开采平台可能会逐步恢复生产,这将对未来美国原油的供给格局产生深刻影响。


        不过美国页岩油是否会出现爆炸性增长呢?我们认为可能性较低,一方面美国页岩油开采技术虽有进步,但仍有一些环境问题尚未解决,且美国民众大多关注环保,一旦美国共和党政府强行推动大范围开采可能会引起民怨,这是任何执政政府都讳莫如深的。另一方面,共和党政府极力推动新能源政策,无非看中的是能源利益,如果美国页岩油出现井喷式增长,那么国际原油市场重回供应过剩,油价将可能出现快速下跌,这反而将有损美国自身的能源利益,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能源顾问哈罗德•哈姆就表示尽管美国有能力将页岩油产量从1000万桶/日增加到2000万桶/日,但不能供应太多导致石油供给过剩,这对每个人都不是一件好事。

        其次,俄罗斯正努力通过内部改革来减轻其经济对油气出口的过度依赖,进而可能通过增加农产品等出口以及发展旅游业来优化俄罗斯的经济结构,从而尽早摆脱经济困境,且鉴于当前俄罗斯石油产量处于相对高位的现实,俄罗斯在石油减产问题上的柔韧度相对较高,因而俄罗斯最优的应对策略便是以静制动,所以可以说俄罗斯能否执行减产将主要取决于其最大竞争对手沙特、美国的行动,若美国大量增产挤占了俄罗斯的市场份额,俄罗斯极有可能会采取行动增产夺回自己的市场份额,继而可能引致OPEC也放弃减产。相反,如果美国原油产量增长相对温和,那么鉴于俄罗斯已有的市场份额,可能会通过配合OPEC减产来保油价达到同样获取利润的目的。不过12月10日,俄罗斯等非OPEC国家同意加入OPEC减产。


二、世界经济增长引擎

       (一)多极世界的领头羊

        美国在衰退,中国在崛起,欧洲诸强欲立的事实正在形成,这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规律演绎。由于欧洲问题频繁,欧洲诸强处理内部事务尚捉襟见肘,在引领世界社会发展的影响力上往往不如中国和美国,因而当前世界大致主要存在两种发展方案:一是以美国为主导的TPP和TIPP,二是以中国为主导的“一带一路”和RCEP,其中,美国新任总统还未就职,奥巴马政府就放弃了TPP,另外,欧洲也暂停了TIPP谈判,目前来看,美国提出的TPP和TIPP模式均未取得任何进展,但另一端,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正取得积极进展,且在今年智利APEC年会上,中国的亚太发展倡议得到了与会方大多数的响应,且有部分亚太国家要求加快RCEP的谈判。

        为什么世界各国对美国方案和中国方案的差别这么大呢?因为美国提倡的TPP和TIPP仍是沿用了过去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即全世界制造,美国消费,美国则凭借其美元霸权坐享他国发展成果,但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金融危机,美国没能很好地主动承担相应责任,却通过逼迫其他国家印钱救市,把美国的风险转嫁给世界其他国家,这使美国形象受损,引发了其他国家的不信任。而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以及RCEP,虽然是中国主导,但相关国家均参与其中,实现内部优势互补,共同发展,这是让所有参与方实实在在能获得好处的,比如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推动沿线基础设施建设,资本提供方获得投资收益,沿线国家可通过互联互通获得贸易便利,这对于沿线国家是长远的利益,因而能得到沿线国家的普遍认可。随着“一带一路”顺利推进实现沿线国家互联互通,贸易的便捷化将催生欧亚非大陆工业的复苏,进而推动世界新一轮工业制造发展,重新划出世界工业分工格局,这不仅会引领新一轮世界经济复苏,而且还会带动能源需求出现恢复性增长。

       (二)经济增长源动力


        从全球GDP实际增长情况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后,全球经济在2009年触底,2010年出现了恢复性增长,但好景不长,随后全球经济增速逐步回落,2012年之后持续低于过去20年甚至过去30年平均增速,那么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1.“西式”宽松货币政策效果式微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率先推出小规模QE计划来拯救美国两房和大型银行,随后美国要求G20共同采取经济刺激措施救市,中国鉴于当时全球经济形势,2009年也开启了4万亿一篮子经济刺激计划,但同期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货币增速却出现了下滑,由于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中国,所以中国不能为美国犯下的错误埋单,且当时中国经济实力并不能承担起为全球经济托底的重任,加上这种强刺激的副作用较大(如快速推高了国内房价等),所以2010年中国货币增速逐步恢复至正常水平,甚至在后来西方国家均加码QE时反而收缩了货币政策。中国超强宽松货币政策的掉头改变了美国发展的外部环境,为了支撑美国经济发展,美国被迫推出新一轮QE政策,而欧债危机随后爆发,欧元区也不得不“开闸放水”,西方经济集团整体陷入困境,后来日本也独木难支,推出了QQE,也就是“安倍经济学”。

        尽管西方主要经济体均推出了持续的QE计划,但这根本没能扭转全球经济的疲弱态势,表现相对较好的美国也只是艰难地维持着微弱复苏,日本和欧元区则甚至一度陷入停滞,西方传统的“经济救世主”形象黯然失色。究其原因,主要是“西式”货币宽松政策没能处理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的关系,西方国家崇尚资本主义,金融产业发达,因而“西式”宽松货币政策的流动性大多流向了全球资本市场推高了全球金融资产价格(特别是股票和债券),这大大稀释了流入实体经济的流动性,西方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资源错配导致了经济增长的真正引擎熄火。

        2.“东式”财政政策将有作为

        反观西方主要经济体的财政政策,我们发现,尽管在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初期,其均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但随后财政政策却逐步收缩,积极财政政策让位于“西式”货币宽松政策。我们知道,财政支出多流向民生等领域,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而基础实施建设往往能带动多个基础产业的发展,这就使得财政支出目标明确,针对性强,因而预期效果较好,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中国一直采取积极财政政策且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原因之一,当然“一带一路”战略的需要也是促成中国采取积极财政政策的原因。此外,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发表施政讲话也提到会采取财政刺激政策以重振美国经济,这可能会带动西方国家回到积极财政政策上来,因而我们预计2017年全球积极财政政策将有所作为。



       (三)传统能源仍将唱主角


        尽管全球经济复苏略显脆弱,但发展仍是当今时代主题,特别是中国正积极探索全球经济增长新的模式,响应的国家也越来越多,且随着美国共和党执政可能加大财政刺激力度,这将部分改善过去西方国家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资源的错配,因而2017年世界经济仍是值得期待的。一旦美国基础设施投资与中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形成共振,那么世界可能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着力点,进而带动全球范围内的基础工业发展,特别是能源、金属等大宗原材料。鉴于当前世界能源消费格局,非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比重仍然较大,高达80%以上,特别是传统能源原油、煤炭、天然气仍占据一次能源消费的前三甲,这种能源消费格局短期或难以改变,因而如果2017年能源需求出现增长,我们认为受益的仍将是原油、煤炭和天然气等传统领域,传统能源仍将可能唱主角。


三、“石油美元”历史梳理

       (一)“石油美元”体系的建立

        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综合考量后,1973年美国宣布美元与石油挂钩,中东产油大国同意全球石油贸易仅用美元结算,而美国相应为中东国家提供防务支持,于是“石油美元”体系正式形成。回顾20世纪的发展,可以说,“石油美元”体系的建立与一战、二战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同样重要,因为美元彻底摆脱了黄金的束缚,美元通过美国强大的综合国力奠定了全球的霸权基础,一个全新的“帝国”从此诞生,那便是“石油美元”。

       (二)“石油美元”体系下的石油美元关系

        1.美元周期律


        我们通过对“石油美元”体系形成之后美元指数的波动进行了分析,发现美元指数存在较为明显的周期波动特征,尽管周期波动振幅存在差异,但周期频率却大致相当,通常9-11年的弱势之后会存在5-7年的强势,若上述美元周期成立,则当前正处于美元第三强势周期,且预计2016年到2018年美元强势或将结束,平均来看2017年可能性较大。


        2.石油美元的“跷跷板效应”


        我们通过对美元指数与美国NYMEX轻质原油期货价格的历史走势对比发现,在美元大周期下,两者的相关系数大多数时候为负,存在一定的“跷跷板效应”,即当美元处于弱势周期时,原油通常走强,当美元处于强势周期时,原油通常走弱,并且最近一个美元周期表现更为明显。我们通过对第二美元强势周期的世界重大事件进行了梳理,发现之所以第二美元强势周期美元和原油出现了正相关是因为期间美国通过空袭了靠近中东地区的南联盟打击了新诞生的欧元,同时推动了国际油价上涨。而在美国弱势周期内美国直接发动战争的可能性较大,并可能对国际油价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石油美元的现实耦合

        为什么石油美元会出现“跷跷板效应”呢?为什么美元弱势周期美国发动战争的概率较大呢?我们认为这主要与美国不同执政党的执政风格有关,通过梳理“石油美元”体系诞生后美国执政党情况与石油美元表现来看,我们发现美国近几十年往往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交替执政,且民主党执政多出现在美元强势周期内,而共和党执政则多出现在美元弱势周期内,且中东常常会爆发战争,这或许就是“石油美元”体系的美国政治基础。


        如果上述的逻辑成立,那么2017年共和党总统上台,美元强势拐点可能会到来,这与美元周期律也是相吻合的,至于2017年美国是否对外发动战争,从目前特朗普提名马蒂斯出任国防部长来看,预计特朗普政府对外强硬居多,且特朗普也曾在总统竞选初期表示可能会出兵叙利亚,因而对外发动战争的可能性还是有的。所以从“石油美元”体系这条主线来看,我们预计2017年国际原油仍有望获得一定上行动力。

四、世界地缘格局简单推演

        2016年世界地缘格局总体趋势是相对紧张的,亚太中美围绕“反平衡”与“再平衡”进行了激烈的较量,中东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互不相让,东欧俄欧围绕乌克兰问题继续相互施压,美洲特别是南美洲政治格局开始逐步“转右”,这些共同作用加剧了地缘格局的紧张态势。且随着美国大选结束,做事风格一向出人意料的特朗普入主白宫可能加剧全球地缘格局博弈的不确定性,加上欧洲主要国家迎来大选,世界有望形成新的地缘博弈格局,因而我们认为2017年世界地缘格局紧张态势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且局部地区爆发战争风险骤升。

       (一)大国博弈的焦点

        1.美国“亚太再平衡”可能延续

        “亚太再平衡”是美国当时的执政党民主党针对围堵中国所提出来的,而2017年美国执政党将换成共和党,通过对比过去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对中国的态度(1972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尼克松访华开启了中美关系新篇章、且特朗普当选之后不久基辛格就访华),我们认为一旦共和党执政,将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对中国的关系,至少不太可能像民主党那样不竭余力围堵中国。因为共和党更多代表的是石油和军工利益,而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所以得罪中国可能有损美国共和党的石油利益。此外美国民主党通过“亚太再平衡”围堵中国已经5年有余,但是效果甚微,非但没能将中国困死在“第一岛链”之内,中国反而愈发生龙活虎,在东海、南海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战略对于相对务实的共和党来说得不偿失,因而从这个层面讲,美国共和党执政后或许会重新评估“亚太再平衡”战略。不过遏制正在崛起的中国已经成为当前美国主流社会的共识,因而想美国彻底放弃“亚太再平衡”也是不可能的,因而我们预计共和党极有可能会采取退居幕后,明线让日本牵制中国,暗线则通过台湾问题施压中国。

        2.美俄有望实现叙利亚与乌克兰的利益交换

        由于俄罗斯也是石油和军工利益的代表,这与美国共和党利益一致,因而美俄之间可能会随着共和党上台形成利益同盟,此外,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频频相互示好,这也为2017年美俄关系缓和提供了机遇。此外,美国共和党为了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也需要将俄罗斯的影响力暂时从叙利亚移出,这将为俄罗斯与美国进行叙利亚和乌克兰利益的交换提供契机,且俄罗斯能通过好的筹码抽身叙利亚也是俄罗斯一直在追求的目标,只是美国奥巴马政府一直不待见俄罗斯,才没能在叙利亚和乌克兰问题上达成交易,而现在换成了共和党,基于共同的利益目标,美俄有望实现叙利亚与乌克兰利益的交换。

        3.欧洲大选年欧盟可能继续对俄罗斯保持强硬

        欧洲主要国家如法国、荷兰、意大利、德国、西班牙等2017年将迎来大选,因而我们预计届时欧洲诸国的主要精力将会放在国内大选上,但是当前欧盟内部主要成员国民粹主义等右翼势力崛起,这可能成为未来欧洲最大政治不确定性的起源。且从欧洲与俄罗斯历史演变来看,俄欧关系不仅是宗教上的不睦,而且历来存在诸多政治纠葛,所以无论是欧盟主要大国哪个党派上台,都可能会继续对俄罗斯保持强硬,加上一旦美国默认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态度,这将加剧俄罗斯与欧洲大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对峙,关系可能会变得愈发紧张,且近期欧盟做出了延长对俄罗斯制裁的决定,这进一步表明欧盟主要国家并不会因为美国可能存在的“交易”而任由俄罗斯在东欧扩张。

       (二)中东可能的导火索

        鉴于美国、欧洲政治格局或将出现的新变化,世界大国关系在2017年的博弈强度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但考虑到大国现实利益,我们认为中东仍可能成为新的世界博弈中心,因为一旦美国和俄罗斯实现了叙利亚和乌克兰利益的交换,美国可能转变对中国“亚太再平衡”迫使中国继续深化结构性改革和推动“一带一路”战略,欧洲诸国忙于大选,美俄利益的趋同性可能会促使俄罗斯默许美国让中东重新陷入战乱。至于中东战争的形式,从过去来看,无外乎以下三种:一是阿拉伯逊尼派国家与什叶派国家矛盾激化,二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矛盾激化,三是美国找个借口直接介入中东参战。相比挑起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战争或者美国直接参战,挑起阿拉伯逊尼派国家与什叶派国家的战争成本最低,我们认为美国极有可能采取这种形式,不过要想挑起逊尼派带头大哥沙特与什叶派带头大哥伊朗之间的战争,美国可能仍需要付出较大的成本,而挑起中东其他地区逊尼派与什叶派的代理人战争不仅成本相对较低,而且生战的可能性更大,因而我们认为背后存在沙特和伊朗较量、作为全球原油主要运输线曼德海峡门户的也门极有可能成为美国相中的中东战争导火索。

第二部分 LLDPE、PP的基本面驱动

一、国内烯烃供给结构

       (一)乙烯的供给特征

        1.生产

        2016年以来国内乙烯产量出现了恢复性增长,截至2016年11月,国内乙烯累计生产1629万吨,同比增加3.51%,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乙烯生产装置开工率的回升,如果不出现极端情况,乙烯产量可能出现进一步回升。从乙烯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2月、4月、6月、9月生产可能出现环比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是环比增加的。


        2.进口

        2016年国内乙烯进口量仍维持在相对高位,截至2016年10月,国内乙烯累计进口127.09万吨,同比增加4.64%,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乙烯生产的增加,乙烯进口增幅可能不大,对外依存度可能会进一步回落。从乙烯进口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2月、6月、10月进口可能出现环比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进口可能出现环比增加。

        3.总供给

        2016年国内乙烯总供给维持在相对高位,截至2016年10月,国内乙烯累计总供给1610.49万吨,同比增加2.77%,预计2017年国内乙烯产量可能出现进一步回升,但进口可能基本保持稳定,因而2017年总供给可能会继续出现温和增长。从乙烯总供给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2月、4月、6月、9月、11月总供给可能出现环比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总供给可能出现环比增加。


       (二)丙烯的供给特征

        1.生产

        2016年以来国内丙烯产量出现了快速增长,截至2016年11月,国内丙烯累计生产2051万吨,同比增加13.31%,增速明显快于乙烯,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丙烯新增产能的释放,丙烯产量可能会延续增长态势。从丙烯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2月、4月、9月、11月生产可能出现环比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出现环比增加。


       2.进口

        2016年国内丙烯进口量呈现前低后高,截至2016年10月,国内丙烯累计进口226.40万吨,同比减少2.21%,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丙烯积压产能的逐步释放,丙烯进口可能会进一步下降,对外依存度可能会进一步回落。从丙烯进口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4月、5月、8月进口可能出现环比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进口可能出现环比增加。


        3.总供给

        2016年国内丙烯总供给因产量的快速回升出现了显著增长,截至2016年10月,国内丙烯累计总供给2065.40万吨,同比增加9.71%,预计2017年国内丙烯产量可能出现进一步回升,进口可能延续回落态势,但总的来看2017年丙烯总供给可能会继续增长。从丙烯总供给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2月、4月、11月总供给可能出现环比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总供给可能出现环比增加。


       (三)2017年烯烃新增产能

        2016年以来,随着能源价格的逐步回暖,化工产品价格也出现了一定回升,这可能会引发2017年国内烯烃产能特别是煤制烯烃产能出现快速释放。据内蒙古化工统计,2017年预计烯烃新增产能700多万吨,目前确定上半年投产的产能近135万吨,按照上述投产计划,我们预计上半年烯烃产能释放压力可能相对较小,但如果上半年原油价格冲高带动化工产品价格进一步走强,那么下半年国内烯烃产能释放的压力可能会逐步加大。鉴于上述产能释放压力,我们预计2017年国内烯烃产量将可能继续出现增长,且影响力度将取决于产能释放进度。


二、聚烯烃供需结构

       (一)线性低密度聚乙烯(LLDPE)供需结构

        1.供给

        2016年以来国内聚乙烯树脂(PE)总供给量总体呈现前高后低,截至2016年10月,国内PE累计供应1969.27万吨,同比增加1.15%,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乙烯产量的温和增长,以及PE进口量维持相对高位运行,PE总供给量仍可能出现一定回升。从PE总供给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2月、4月、5月、6月、9月、10月供给可能相对偏紧外,其余月份总供给可能会相对宽松。


        2016年国内LLDPE产量出现了一定增长,截至2016年10月,国内LLDPE累计生产465.2万吨,同比增加5.03%,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PE总供给的增加,LLDPE产量可能出现一定回升。从LLDPE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4月、9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2016年国内LLDPE进口量仍维持在相对高位,截至2016年10月,国内LLDPE累计进口203.97万吨,同比减少5.87%,预计2017年在国内供给增加的背景下,LLDPE进口可能会进一步下降。从LLDPE进口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其中2月、4月、5月、10月进口可能出现环比减少,3月、7月、8月、11月、12月进口可能出现环比增加。


        2016年国内LLDPE总供给继续保持高位运行,截至2016年10月,国内LLDPE累计总供给669.17万吨,同比增加1.45%,预计2017年国内LLDPE产量可能出现一定回升,进口可能稳中有降,但总的来看2017年LLDPE总供给仍可能出现小幅增长。从LLDPE总供给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4月、10月总供给可能相对偏紧,其余大多数月份总供给可能相对宽松。


        2.需求

        2016年国内农膜产量出现了明显增长,截至2016年10月,国内农膜累计生产198.85万吨,同比增长2.53%,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农产品价格可能出现的回暖提升农产品种植积极性,加上拉尼娜可能出现的极端天气,预计农膜需求仍可能出现一定增长。从农膜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4月、5月、7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2016年国内塑料薄膜产量亦出现了较快增长,截至2016年10月,国内塑料薄膜累计生产1136.35万吨,同比增长6.03%,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消费水平的稳步回升,塑料薄膜需求仍有望出现一定增长。从塑料薄膜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7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2016年国内塑料制品产量也出现了明显增长,截至2016年11月,国内塑料制品累计生产6989.50万吨,同比增长2.95%,预计2017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仍将保持正值,建筑塑料、家电塑料需求有望随之回暖,此外,工业用塑料制品也可能随着我国经济逐步企稳而出现温和复苏。从塑料制品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7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二)聚丙烯(PP)供需结构

        1.供给

        2016年国内聚丙烯(PP)产量出现了较大幅度增长,截至2016年10月,国内PP累计生产1517.4万吨,同比增加9.30%,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丙烯产能的逐步释放,PP产量可能会进一步出现回升。从PP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2月、4月、6月、8月、9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2016年国内PP进口量出现了显著下滑,截至2016年10月,国内PP累计进口240.85万吨,同比减少15.36%,预计2017年在国内PP生产增加的情况下,可能会进一步挤占PP进口份额。从PP进口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其中1月、2月、4月、5月、10月进口可能出现一定萎缩,其余大多数月份进口可能出现一定增加。


        2016年国内PP总供给因产量的增加出现了一定回升,截至2016年10月,国内PP累计总供给1758.25万吨,同比增加5.10%,预计2017年国内PP产量随着上游产能的释放,进口可能继续出现小幅回落,但总的来看2017年PP总供给仍可能出现一定增长。从PP总供给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4月、8月、9月总供给可能相对偏紧外,其余大多数月份总供给可能相对宽松。


        2.需求

        2016年国内家用电器(主要包括洗衣机和电冰箱)产量也出现了小幅攀升,截至2016年11月,国内主要家用电器累计生产1.56亿台,同比增长3.87%,预计2017年随着城镇化的进一步推进,家电需求仍有望出现温和增长。从主要家电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5月、7月、10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2016年国内汽车产量出现了较快增长,截至2016年11月,国内汽车累计生产2494.56万辆,同比增幅高达14.37%,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经济逐步企稳,国内汽车生产需求有望进一步回暖。从汽车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1月、2月、4月、5月、6月、7月、10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2016年国内聚丙烯纤维(丙纶)产量也出现了恢复性增长,截至2016年8月,国内丙纶纤维累计生产18.57万吨,同比增长5.93%,预计2017年随着国内医疗改革的进一步推进以及二胎政策放开进入第二年,我们医用纤维需求、纺织纤维需求以及尿布需求有可能会进一步出现温和增长。从丙纶纤维生产季节性来看,一年当中,除去1月、2月、7月、8月、10月生产可能趋于减少外,其余大多数月份产量可能趋于增加。


三、聚烯烃供需平衡分析

       (一)线性低密度聚乙烯(LLDPE)供需平衡分析


        从国内华东地区、华南地区LLDPE库存变动情况来看,今年以来华东地区通过第一季度补库存后然后一直处于去库存状态,而华南地区从下半年开始去库存效果更为明显,这主要是由于下半年国内石化LLDPE产量出现一定回落,总供给的下滑促使整个LLDPE上下游处于去库存阶段。


        总的来看,我们认为2017年国内LLDPE供需可能均有回暖,其中上游烯烃供给的增加可能使得国内LLDPE产量继续出现一定增长,但汇率因素仍可能打击LLDPE进口积极性,不过国内产量的增幅有望超过进口下滑幅度,所以总供给仍有望出现一定增长,随着国内经济企稳促进终端消费回暖以及农产品价格向好预期促进种植积极性,下游需求亦可能延续回暖态势。分季节来看,通过分析我们认为1月、5月、7月、11月国内LLDPE供需可能相对偏向宽松,其余月份供需格局可能相对偏紧。


       (二)聚丙烯(PP)供需平衡分析

        总的来看,我们认为2017年国内PP供需也可能均有回升,其中上游烯烃供给的增加也可能使得国内PP产量继续出现一定增长,此外汇率因素也可能打击PP进口积极性,尽管如此国内生产供给的增加仍有望超过进口可能的下滑,所以总供给也可能出现一定增长,随着下游终端汽车、家电消费的回暖,PP特殊塑料需求仍有望保持强劲,且新兴医药卫生领域的需求可能成为PP新的需求亮点。分季节来看,通过分析我们认为3月、4月、6月、8月、9月、11月、12月国内PP供需可能相对偏紧,其余月份供需格局可能相对偏向宽松。


第三部分 结论与投资建议

一、原油主要结论与投资建议

       (一)主要结论

       (1)OPEC达成减产协议,且俄罗斯等部分非OPEC国家亦愿意加入减产,而美国特朗普政府可能给美国页岩油开采“松绑”,但鉴于美国当前原油高产量以及石油利益的考量,我们认为美国页岩油增量不会出现大幅增长,这将有利于OPEC与俄罗斯减产执行情况,那么2017年原油将通过去库存逐步向供需平衡靠拢。

       (2)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与美国特朗普政府财政刺激计划可能会逐步修正过去全球经济增长中过度依赖货币政策所形成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错配,这将可能改善全球经济增长基本内生动力,且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与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形成共振,那么将带动全球基本原材料(包括能源、金属等)的复苏,而鉴于当前全球能源消费格局仍以传统能源为主,因而我们认为原油等大宗能源仍将可能受益。

       (3)“石油美元”体系的政治基础决定了一旦美国共和党上台,美国国内利益天平将向石油利益倾斜,此外石油美元的“跷跷板效应”也可能因美元自身的周期性波动在2017年结束6年左右的强势周期之后推动石油走强。

       (4)美国大选结束共和党上台可能会出于现实利益考虑重新审视“亚太再平衡”战略,改变与中国在亚太博弈的焦点,且欧洲主要国家2017年迎来大选,欧洲国家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上台,鉴于俄欧历史的矛盾,都可能对俄罗斯保持强硬,此外,美国共和党与俄罗斯存在石油军工利益重叠,因而可能会就叙利亚与乌克兰利益进行交易,且局部地区特别是中东背后有沙特和伊朗较量影子的也门仍可能存在战争的风险,这可能会进一步配合美国共和党在中东的石油军工利益。

       (二)投资建议


        我们对NYMEX轻质原油价格的季节性进行了分析,发现原油价格全年总体呈现前高后低,即上半年原油价格出现上涨的可能性较大,而下半年则出现回落的可能性较大,且结合原油基本面、宏观货币因素以及地缘格局,我们认为2017年上半年原油可能会产生较好的共振,因而建议上半年可以低吸为主,但下半年特别是进入第四季度需要关注季节性因素对原油的引导作用。且结合NYMEX轻质原油的空间参考系,我们认为若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价格能顺利站稳48-50美元/桶,则2、3月份可首先关注60-70美元/桶附近的压力,若第一季度油价成功依托60-70美元/桶获得支撑,则第二季度可关注70-81美元/桶附近的压力,上方第二压力位可关注81-93美元/桶,若到了第三季度,原来第二季度依托的空间结构转为了压力位,则可顺势逢高沽空,等待第四季度的季节性兑现,下方可分别依托相应邻近支撑位做参考。


二、线性低密度聚乙烯主要结论与投资建议

       (一)主要结论

       (1)原油价格上行的可能一方面直接促使LLDPE原料价格的上升,进而通过成本传导推升LLDPE价格,另一方面原油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其价格的复苏对于提振全球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作用,这可为整个大宗商品提供良好氛围支撑。

       (2)随着国内烯烃产能的有效释放,国内LLDPE生产仍有望进一步扩张,但进口可能因货币汇率因素而继续出现小幅回落,但从总供给来看,国内生产增加对进口减少的挤占效应可能更为明显,因而预计国内总供给仍有望出现一定增长,但如果需求出现强复苏,进口有可能出现回升。

       (3)国内经济调结构有望进一步推进,预计终端消费需求可能出现进一步回升,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塑料需求,此外尽管国内已经提出了农业的供给侧改革,但农产品价格向上预期增强,预计农产品种植积极性特别是蔬菜农作物的种植热情仍可能较高,这也可能会进一步提振农膜需求。

       (二)投资建议

        结合原油价格可能的走势以及LLDPE可能的供需基本面,我们认为2017年上半年LLDPE仍有望延续震荡冲高态势,下半年可关注国内烯烃产能释放情况,且我们对南华LLDPE价格价格指数的季节性进行了分析,发现LLDPE价格存在较为明显的季节特性,结合国内LLDPE可能的季节供需平衡,我们认为2月、4月、5月、8月、10月、12月的季节特征最为明显。再结合文华LLDPE指数的空间参考系,我们认为若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价格能顺利站稳9670-10000元/吨,则2-3月可首先关注10500-10800元/吨附近的压力,若第一季度LLDPE成功依托10500-10800元/吨获得支撑,则第二季度可关注11250-11500元/吨附近的压力,上方第二压力位可关注11700-12150元/吨,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可依托上述空间结构相应邻近关键参考位做主要压力和支撑判断。


三、聚丙烯主要结论与投资建议

       (一)主要结论

       (1)原油价格上行的可能一方面直接促使LLDPE原料价格的上升,进而通过成本传导推升LLDPE价格,另一方面原油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其价格的复苏对于提振全球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作用,这可为整个大宗商品提供良好氛围支撑。

       (2)随着国内烯烃产能的有效释放,国内PP生产仍有望进一步扩张,进口可能因汇率因素继续出现小幅回落,但从总供给来看,国内生产增加对进口减少的挤占效应可能更为明显,因而预计国内总供给仍有望出现一定增长,但如果需求出现强复苏,进口有可能出现回升。

       (3)国内经济企稳基础有望在2017年进一步夯实,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拉动汽车、家电等传统消费需求,此外随着医疗改革的推进以及二胎政策放开进入第二年,预计医用塑料纤维和尿布等催生需求也有望进一步回暖。

       (二)投资建议


        结合原油价格可能的走势以及PP可能的供需基本面,我们认为2017年上半年PP仍有望延续震荡冲高态势,下半年则需关注国内烯烃产能释放情况,且我们对南华PP价格指数的季节性进行了分析,并结合国内LLDPE可能的季节供需平衡,我们认为3月、4月、5月、6月的季节特征最为明显,因而建议也可关注上半年可能的季节性机会。再结合文华PP价格指数的空间参考系,我们认为若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价格能顺利站稳9070元/吨,则2-3月可首先关注9500-10000元/吨附近的压力,若第一季度PP成功依托9500-9860元/吨获得支撑,则第二季度可关注10000-10600元/吨附近的压力,上方第二压力位可关注10800-11350元/吨,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可依托上述空间结构相应邻近关键参考位做主要压力和支撑判断。


四、风险点

       (1)OPEC与非OPEC未履行减产承诺,美国页岩油出现快速大幅增长。

       (2)美联储连续大幅加息使得美元站稳上个强势周期的高点121上方。

       (3)欧洲大选连续出现“黑天鹅”增加全球市场风险,经济重新步入衰退。

       (4)国内烯烃产能特别是煤制烯烃产能集中快速释放。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