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嵘嵘的毕业特别企划】摇滚是什么

Brightness2020-10-27 16:06:23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老套的标题,然而我想到他们,一下就想到了这个…(bbm别打我)大妈组的各位,这篇推送是给你们的。


四年前军训中的一天,我穿过各种丑陋的海报走到一把吉他旁边,问旁边的小姐姐(美爸爸),我能不能加入这个社团。从那天开始,混音器三个字就是我大学生涯中最重的印记了吧。这三个字真酷。


在社团里认识很多人,包括迈迈和展展。我开始听从来不听的金属乐,跟着去演出现场第一排甩头跟pogo,在排练室看一整个下午,坐三轮车跑去学打的很差的架子鼓。我们开专场,请乐队,做海报门票,借下九州厅,跟九州厅的工作人员吵架,演出完被九州厅拉黑。


大二的时候我开始像前一年的学长学姐一样,准备给社团招新。迈迈和展展前一年就是社联的干事,大二升上了副部长,当时的社联有一个迎新群,有一大堆活泼的学弟学妹还有一群非常鬼畜的学长学姐在里面每天不停地水…回学校的第一天,我来不及回寝室放下箱子,就到了南门的烧烤摊,和他们夜宵。虽然记不太清那顿夜宵究竟都有谁,但是我记得清楚,开学那几天几乎每顿都在聚餐。群里的新鲜面孔和老朋友一个个真实出现,特别开心。混音社的几个老朋友准备给社团招新,社联的各位准备给社联招新…那时候展展问我要不要去社联宣传部,说想让我帮他分担海报的工作。我已经离开青志协了,想了想就同意了,就去了宣传部。那年的老油条高蜀黍还有新生草草,西西跟壮壮也进了社联,分散在督导部和宣传部,草草还来了混音社。督导部和宣传部的例会都在周三傍晚,开完会离晚上的课还有一会儿,我们几个就会聚在一块儿聊天。


每周三下午固定的成员,固定的聊天,直到有一天迈迈说,我们建个讨论组吧,就叫大妈聊天组。迈迈,展展,高蜀黍,我,西西,草草跟壮壮。


大二特别累,但是特别幸福。混音社难得有还算稳定的排练场地,宣传部的工作对我而言又很有趣,学习压力也还不算太大,还有很多新朋友老朋友可以快乐生活。大妈组成员稳定,每周对谈稳定,聚餐随意。我们从那时候开始无话不说,有时候夜谈很晚,聊到灵魂话题,怪咖们都很皱,相互取暖。生气了跟他们吐槽,好玩的东西和他们分享。我们几个都有点奇怪,但却都算是有趣的人,有时候想想,这个讨论组的各位,真是太好了。


大二期末的时候,送走了展展。社联的期末晚会出了很多问题,大家心情都很差,又恰逢离别,聚餐的时候展展喝酒喝着喝着就哭了,我跟草草没喝酒,心里也很难受。迈迈坐在外面嚎啕大哭,高蜀黍也在旁边默默流泪。那天晚上我们几个待在同一个包间唱歌唱了整整一夜,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听到展展唱流行歌。展展先到了美国开始新生活,而社联再度换届,我们几个老油条都走了,高蜀黍去了沙河,西西他们留下来也成为了新的学长学姐。混音社社长的棒子传给了草草,然而混音社没了排练场地,已经很难做了。我跟迈迈高蜀黍上了大三,开始考虑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唐春雷和张老师还是刚上大一的新生,从一个大水群里和我们刚刚相识。大三是个疲惫的年级。音乐口味变了,好像没前两年那么能躁动了。


也总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很难过。


大妈组的大家,都是很感性的人。有时候聊天聊着聊着,大家就又皱了。深夜的讨论组闪到一两点,伴随着叹气和希望。有人恋爱又失恋,有人前途未卜,南门和龙湖烧烤摊去了一次又一次,啤酒和豆奶(就是我)一瓶又一瓶。而大家在一起总归是陪伴和力量,就算我们都是负能量的人,也总会在一次次的日子里找到理由的。


大三结束了,我也离开电子科大了。和大家吃了最后一顿大宅门,说好明年再回来一起吃酸梅汤冰粉。于是今年回成都的第一个聚餐,就是和大家一起吃的大宅门,大宅门有了新的醪糟冰粉,张老师和唐春雷也来啦。


大四一年在美国,我和展展活在了同一个时区。和大家的时差,停在了每天最早起床的西西的早安和我们的晚安里。张老师和唐春雷加了我们的讨论组,迈迈找到了好工作,高蜀黍考上了研究生,西西和草草确认了考研的目标。我们这些人,好像都在慢慢的往好的方向去了。


我们也快毕业了。


我们约好在清水河一起拍照。展展还在美国,我们把他的照片放在手机和pad上,强行拍鬼畜的合影,迈迈和张老师的合照总是不知道在看哪,黑板上画了帽子和耳朵,唐春雷无意贡献了表情包。时间飞快,那时还很高兴。迈迈还带了新的女朋友,人生美满。


毕业来的那么突然,30号要离校。


我忘了那天晚上迈迈突然在群里说了句什么,大半夜的我都准备睡了特别累,我一下就哭了。高蜀黍说,他都哭了特别久了。


迈迈说,他好想再要一个月好好告别。然后他说,我好爱你们啊。他昨天还在空间发了一张我们的合照,我们在前面,他自己走在后面,穿着学士服。


展展曾说,就算还是那些人,他好想再演一场。


就好像吃过的好多次大宅门,和吃完火锅就会喝的酸奶牛,从沙河赶回来的396路,大二每周的按时对话,一起凑过去的社联晚会还有各种活动,有时候一起看的演出,还有一起上的自习,各种各种的日子。


我,高蜀黍,迈迈毕业了。我去美国接着念书,高蜀黍留在科大读研,迈迈去了广州工作。


展展的本科还没读完,他说他有游戏的课程很有趣,草草想转行去读计算机的研究生,西西说好了要成为电商大腕要成为马云养我们所有人,壮壮跟着校艺术团到处演出。


张老师这几天跑去斯里兰卡支教,唐春雷以后想出国读研。


有时候聊起来,我们会不会四五十了还在群里聊天,老王老吴老高小王小邓地喊,想想真是带感。而至少现在,我们仍旧能通过互联网连在一起,每天还有那么多话要说那么多图要飚。


而我啊,也相信并且期待着下一顿大宅门和那一碗酸梅冰粉。现在的大家,就算不在一起,也还是最酷的大家。


我爱大家。大妈组的九个人,是世界上最好最有趣的小团体。


听摇滚的机会和命运,和他们开始,从他们延伸。关于青春和友情的命题,也足以延伸写出每一篇更多的故事。


最后,迈迈,高蜀黍,还有我。


以及混音社和社联更多更多的13级的朋友们,


毕业快乐。


rr

2017/7/13

大同到太原的列车上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