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原创你本非浪人,只是远方有酒风中有诗

黑洞录音棚2021-10-12 11:24:49
 我不是一定要你关注我



秋子


她总是 穿一双白色的鞋子
还总是 配一双红色的袜子
她有双 爱笑的小眼睛
她有着 怎样的故事
 
她说她 是秋天的孩子
就像那 秋天的叶子
她是个 文艺的女青年
但也会说不找边际的黄段子
 
秋子啊 一个人够了吗
那放屁的诗和远方
就让他去吧

生活啊 就当做是一场苟且吧
白鞋穿脏了
那就回去吧
 
秋子啊 一个人够了吗
看过了大海雪山
该回家啦

梦想啊 就暂且放一放吧
等到明年的秋天
再出发吧
 
她是个 不安分的姑娘
搭过车去过拉萨 还碰到过流氓
她总是 背着包一个人流浪
可是姑娘啊 生活并不是只有远方
 
秋子啊 一个人够了吗
那放屁的诗和远方
就让他去吧
 
生活啊 就当做是一场苟且吧
白鞋穿脏了 
那就回去吧
 
秋子啊  一个人够了吗
看过了大海雪山
该回家啦
 
梦想啊 就暂且放一放吧
等到明年的秋天
再出发吧

工作室里,有个叫秋子的姑娘,是个标准的文青。这姑娘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的文艺,喜欢民谣,喜欢一个人旅行。毕业旅行一个人背了个包搭车走过四川,甘肃,青海,西藏,历时两个月。

当我们都惊讶于她的胆量的时候,她觉得这是另一种方式的自我实现。 


说起穷游,离不开诗和远方。

自从高晓松摇着他的纸扇说着:”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后,这个词汇便深入到二十几岁年轻人的骨髓里。

除了这些,诗和远方还捧红了“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的张小砚,那些真正将八十块搭车西藏付诸现实并活了下来的人。

我在想,我们向往的诗和远方真的就没有苟且吗?真的就都是美景没有落魄吗?西藏真的能洗涤心灵而毫无杂念吗?


说起民谣,也离不开诗和远方。

民谣是什么呢?

一把吉他,低沉的嗓音,平凡的故事,将诗和远方,姑娘和理想写进歌曲里,将故事唱到心里,这大概就是我们心中的民谣。

我们迷失在民谣给我们塑造的世界里,而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嘛?那些故事又真的属于我们嘛?


于是,当有人跟着书本的足迹踏寻心中的净土时,我们看到了另一个版本的诗和远方。

某女学生搭车去云南路上失联;25岁女白领解扣松衣搭车;文艺女青年被骗炮;丽江的酒解开行人的钱袋……

一群有文化有思想却没有认知的大学生,带着本身对外界事物的好奇与向往,在这些糖衣包裹的唯美名句的鼓动下义无反顾的上路。在雪山大海环绕下献出了自己的身体,自以为自己融化了一个远方浪子的心,被宽阔的蓝天大地所净化。

我在想她们真的无辜嘛?她们值得同情吗?还是说她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诗什么又是远方,只是把雪山星空下的约炮当成自己炫耀的经历的装逼狗,伪文青?


于是,穷游似乎也衍生出不同的版本。

一手举着穷游的旗帜,一手拿着iPhone蹭吃蹭喝,欺负比自己更加弱小的人,占着比自己更加窘困的人的便宜。挂一个狗头相机,拍一些雪山大海的照片放在朋友圈就能证明自己真的到此一游。更为甚者,用一副放荡不羁的面孔欺骗不更世事觉得自己将会是浪子终结者的姑娘。

一些人听着宋冬野的《董小姐》,听着马頔《南山南》,如非主流时期45度仰望天空般忧伤般,高喊着要自由要远方,在自己没有能力的情况下真正的只身前往远方,仿佛人生没有走过一趟西藏就像没活过一样。殊不知道远方的远方还有远方,西藏也并不是所有人净化心灵的天堂。

真正的信仰在哪儿呢?在那些远赴千里一叩首一跪拜的朝拜者膝盖下,在那些每天每夜转经诵经人合十的手掌中,并不在我们游玩者的匆匆走过的脚下。


我问秋子关于路上的这些,她是否有遇见。

她说她也曾在搭车拉萨的过程中遇到中年猥琐老大叔的试探被自己直接拒绝,她也曾经遇见过好心自驾者的馈赠,也被她一一回绝。我问她穷游真的能实现自我嘛?她说因人而异。旅行这件事本来就是因人而异,有人说旅行就是从别人待腻了的地方走到别人待腻了的地方,有人只为了遇见旅行中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旅行中有真感情吗?她说有,只是她还没遇见,不过她坚信真正的爱绝不应该以性为前提。

我问她为什么会选择搭车旅行呢?她似乎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小心翼翼又大胆前行。她说安全不在于路途远近,危险也有可能就在家门口,生活这件事本就说不清。而她想要的安全感她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走的远了心里会踏实一些。


成长是一场冒险,勇敢的人先上路。
代价不同,选择的路不能回头。

可以穷游,基于你有独行的经验,你可以住青旅住帐篷,但是不能抱着贪便宜的心态用身体换旅行,不能空谈理想,仗凭着空穴来风的勇气什么都没有准备就上路。可以富游,等把钱存够了,等把旅行的一切计划好了,等找到同行的小伙伴了,再上路。

高晓松之所以高喊着诗和远方,那是因为他读的书够多,走的路够远,他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他把自己的喜好作为自己的事业。张小砚之所以能出书,是因为她足够幸运的走完了这一路,而鬼知道她这一路经历了什么,有多少是她没有在文章里提及过的呢?我们无从得知。民谣里的故事都是真的吗?董小姐和莉莉安真实存在吗?斑马斑马是对爱人的牵挂还是对父母的亏欠呢?有多少是编造的假话,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呢?我们也无从得知。

我们只要记得我们的感同身受是真的,我们最初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够了。


秋子用我不能够践行的方式完成了她人生又一个阶段的洗礼,可以像现在一样坐下来给我们讲述路上遇到的故事。一方面源于她的幸运,另一方面源于她的户外经验。我佩服这样的她的勇气,又自认自己就是担心不敢涉足的现实。

只愿,路过梦境时我们依然能够满怀初心热泪盈眶。


说明

歌曲创作来自于黑洞录音棚真人真事。黑洞音乐工作室(HD Studio)隶属于上海穹宇文化传播公司,位于上海市长宁区江苏北路125号华联创意广场,是一家上海专业音频制作工作室,配备业内最先进的设备和最专业的团队。工作室主要经营范围有:音效设计、音频录制、歌曲制作,其中包括作词、作曲、编曲、乐手、录音、混缩等相关服务,还有专业的录音师、音效设计师和音乐制作团队竭诚为你服务,我们支持线上线下服务。
欢迎定制专属于自己的歌曲,你就是下一个董小姐。


黑洞大Boss——赵浩
资深录音师,音乐制作人,精通各种乐器,擅长歌曲细节处理以及情感的控制,擅于捕捉情感进行加工创作。

黑洞声乐指导——徐盈
十年声乐基础,擅于为演唱者制定简单而有效的声乐指导,擅于根据歌曲内容进行情感处理,无论流行唱法还是通俗唱法都信手拈来。

黑洞录音助理——秋子
古灵精怪的邻家妹妹,擅于用细腻的文字表现出内心最贴切的感受,并乐于为你提供轻松愉悦的录音体验及贴心的录音小贴士。

PS:欢迎转载,但是必须保留二维码

《秋子》—赵浩,可通过QQ音乐,网易云音乐进行下载,支持正版,谢谢尊重
 
长按二维码关注
QQ:3530174787
电话:15021637960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江苏北路125号华联创意广场A栋409室
往期关键词
故事予歌|HD Area|夜伴歌声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