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云淡分不清六九

炊烟不是烟2022-05-11 10:58:33

“你喜欢金星吗?”

“喜欢”

为什么喜欢?“

“她敢言,爱恨分明。”

“还有呢?”

“她有能力,从小习舞,独创男子足尖舞,18岁就举行了个人作品晚会。”


“不错呀,记得这么多,确实是金粉。”封飞扬看着思秀,身子往后,靠在椅背,打趣说。

思秀低着头,有些忐忑,她无法识别领导这是赞扬还是生气。今天领导一来,就把她叫进办公室,然后忽然问了这些很奇怪的问题,跟工作内容是八竿子打不上关系的。

“你知道金星的脱口秀节目停播了吗?”

“听说了,说是得罪了人。”

“金星不需要得罪谁,她的本事本来就是开黑。”

(⊙﹏⊙),但是她说的都很对。”思秀辩解。

“对错由谁去定义?执行的是国标还是行标?”

“应该是GR326标准。”思秀想打破这略嫌紧张的气氛,脱口而出。


封飞扬哭笑不得:“好吧,我们不谈标准了,说个正事。”

思秀端正了一下身躯,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微笑着看看领导,一副洗耳恭听的专注诚恳样子。

“那个高傲电子的李总说,给你打电话了,你不接,是怎么回事?交期没告诉他吗?”

“说了啊,我昨天就跟他说了,那批货要分批发过去,具体的发货时间和发货数量都告诉他了。”

“那今天早上他很不高兴地一大早跟我说,他给你打电话不接也不回。”

“我是公交车上没听见电话,人多拥挤的,我下车后才看到未接来电,已经回给他了。”

封飞扬看了她一眼,他知道那个李总,是高傲电子的运营总监,分管供应商管理部和生产部。平时接触也算是客气谦让,但是物料着急的时候,就坐不住,嫌他们的采购经理不给力,觉得没去供应商那里蹲点跟进物料交付,就是不称职。李总一向喜欢跟领导对接,有点不屑普通业务员,觉得要找个跟他身份匹配的人沟通才相称,思想上也固化为领导出面才容易解决问题,业务员是搞不定的,就算业务员沟通过的事情,他也要继续找封飞扬,还一定会找老板。


他今天一大早说要过来公司产线看一下生产状态。他先打电话给思秀,没接通就找封飞扬,还找了老板。老板估计是头天晚上有应酬没休息好,给电话吵醒了,也是有点不爽,就打电话把封飞扬说了一顿,说怎么交期的事都没处理好没及时回复客户,要他好好管教一下思秀。还好封飞扬了解思秀,他知道这里面有些李总的夸张,虽然思秀不算是做事很细致的人,但是也不至于连及时回复交期这个基本的工作内容都做不好。只是有客户不满,总是要先了解情况处理一下,一会老板过来了,也能说得详细。


“你以后回复交期给他们的时候,就用电子邮件,李总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你跟他们的单子也两年多了,你知道他的脾气,不要让老板觉得你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我想着电话都说的很清楚了,就没发邮件了。”

“每个客户有不同的情况,有些是电话说得清的,有些是说不清的,你用邮件书面出来,就最好,也不耽误谁,老板问起,你也有凭据,既然工作是做好了的,又何苦让人多些误会产生不良影响。”

“好吧,我以后就用邮件吧。”


“还有物料部的陈经理说,这个单子的交期那么赶,让他们很被动,这个季节正是旺季,你就没提前跟客户沟通预期吗?”

“有问过,但是客户当时也说没有单子,不敢确认,无法让我们提前备货。”

“那说清楚就好了,你干嘛要跟人家吵架?”

“我就是解释几句啊,哪里跟他吵,是他本来就目中无人。他们做采购的,都是被人求惯的,姿态多高端。”思秀有点不平。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部门经理,你就不能忍让些,而且物料进出都得靠他去跟供应商协调,哪天不爽了,让你的单子欠这包材没那辅料的,你怎么出成品给客户?”

“就知道这样,这是公报私仇。”思秀哼了一声。

“这从他的角度看有什么不对,每个人都有私心的,总有喜欢的人和讨厌的人,他也有他的工作压力。而且你就算为了自己能多出点货多提升业绩,也能多些收入,何必跟钱过不去呢?那些无谓的自尊是不值钱的。”


思秀不想说话了,她默默地听着,她知道封飞扬对下属不敢说很公然维护,但是也算客观,有话就直说,经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大家年纪相仿,但是封飞扬明显做事周到很多。也有人说他很精明,嘴里说的好听,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罢了。但是人活在世,不为自己不可能,思秀对他还是比较服气的。好过有些领导,靠着关系户,没能力还臭脾气臭架子。

走出办公室,小梅凑上来:“怎么了,看封总一脸黑线。”

“懒得说。”

“一地鸡毛是吧。”小梅咧着嘴笑。


思秀跟小梅两个是同事堆里比较铁的一对。打牌,喝酒,唱歌,臭味相投,又俗称剩女,没有家庭的约束,没有孩子的牵绊,出门应酬客户,也比较得封飞扬的欢心。就是思秀脾气比较急,属于那种承认错误,坚决不改的孩纸,时不时让封飞扬遂不及防。他就搞不明白这个女孩,哪里来那么多自尊,什么都好,就是受不得气,有什么不平就嚷嚷出来,得理了就不看对方是谁,都敢怼,而且怼得合情合理,让对方气结。就算如此,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修行到毫不记仇的地步,总有些狭隙的人。

“走吧,去外面坐一下。”小梅推推思秀的肩膀,往公司旁边的一个凉亭走去。这个工业区是新改造的,环境绿化做的很不错,一共8栋厂房排列有序,整洁明亮,除了一些休息椅,还建有几座凉亭,分布在各栋之间。位于正大门的1栋旁边,还开有一家小超市,里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思秀和小梅不忙的时候,就会过去那边买一杯饮料,聊一下八卦。这些,领导是默许的,觉得工作之余,适当放松减压也是应该的,还给她们每天下午有半小时的午茶时间。这个时间段,是可以自由支配的。

“怎么不说话了,我等着你吐槽,帮你解压呢,我是你最忠实的听众。”小梅笑着说。


“哎,都是老生常谈的破事,说来说去就那样。”思秀皱了下眉。她在想着封飞扬提金星的含义。“我说话真的很直吗?”

“是有一点,不过你说的都是对的。”

“但是对错没有一个标准的。”

“那倒是。”

“你说那封总跟我聊金星是什么意思呀?”

“哈,他也知道金星呀,我以为他那种不是很有趣的人,说话圆滑从来不得罪人的不会去看金星呢。”

“嗯,我在想,他要是把我比喻为金星也太看得我了吧,还是告诉我,连金星都不是能长久称霸的,何况我一个小业务呢?”

“你想多了吧,封总说话没必要绕弯。他也就是告诉你,说话多留点面子就好了。”

“但是我虽然脾气不好,但说的都合情合理啊,都是为公司利益出发的。”

“我知道你对公司是真爱,但是很多人不那么想呐。觉得业务拿那么多钱,说话那么拽,心里有恨滴。”


“我去,我们拿那点收入就多了,也不看看我们是怎么操着卖白粉的心。而且一些出门费用,逢年过节应酬礼数,很大部分都是自己出的,他们怎么不算一笔账呢?公司只会对大客户申请消费,其他都是业务自己搞定的。这些成本一扣,我们实际能有多少。还不如他们每月平安落袋的钱。”思秀又来气了。



“算了,不说了,提钱伤感情,哈哈。”小梅逗着她。

“哼,封总只会让我们冷静,说不要伤了和气,影响了口袋,但是金星也说了,一味的忍让,会让人看不清你的原则,必要的愤怒,反而能让人明白你的底线在哪里。”

“哎呦,还底线呢,毛线,让人知道我们的底线干嘛,哈哈。”小梅大笑。

“去,说认真的呢。”

“认真啥呀,金星还说过,心态对了,你就不累了呢。”

“哎,做人也是难呀,太直了不好,说你心态不好,没素养。太婉转了也不好,会说你太假。”

“就是咯,那又何必呢,金星自己不怕得罪人,但是电视台不一定不怕呀,对吧。麻辣烫不是人人都能吃的。”小梅轻描淡写地,一副哲人的样子。


“好吧好吧,说不过你,你是哲学家,你说的都有理,你就改行去吧,你不适合呆在工厂。”思秀掐了一把小梅。

“小样,敢掐我,揣你屁股,那么凶,看你怎么找男朋友。”

“你还不是一样没男人,五十步笑百步,你就拉倒吧。”

“哼,我压根不想找,那么刻意干嘛,我们都活的好好的,要男人来干啥,一不小心变成了陶喆和杨子晴,那得多悲催。”

“哈哈,放心吧,反正你对PPT很文盲。”


(陶喆和杨子晴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陶喆为了挽

回形象在记者会上专门做了PPT吐槽杨子晴。金星在节目中怒喷:这么多出轨男,就你会做PPT啊是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开产品发布会呢,提了裤子不认帐就算了,还把这口水都吐到了女人身上,这种渣男,不对,连男人都算不上,就只剩下一个字。”)

小梅知道这段,气急败坏,她一向对办公软件是比较弱项,她统计销售,用了Excel都还要用计算器再按一遍的,落给思秀一身笑柄。两个大龄女青年,就围着凉亭追逐打闹着。


楼上窗口,封飞扬远远地望着她们两个,露出一丝苦笑。他经常给机会锻炼她们两个,也想过让她们做个黄金搭档,但总不那么尽如人意。小梅做事周全,却过于拘谨,一味求和,职场上的善良不带一丝锋芒,别人进,她从来都是退,业绩一直不温不火,因为没有脾气。思秀有个性些,又难免与人怄气较真,是非黑白总是要仰着脖子跟人辩个小葱拌豆腐。职场上,是没有太多性情中人的,有的只是装傻卖萌,不是个个都能霸气一方,金星只有一个。封飞扬有些叹息,又有些无奈,人还真是各有造化,性格决定命运,确实是无需过多检验的真理。


  工业园区的桂花又飘香了,车来车往,满载着货物而来,又满载着货物而去,来回往返,得利的,永远是那些聪明的强者。他们从不考虑是6还是9,他们只看69能得多少。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