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们喜欢的木纹金器物,福州就有人在做 | 一隅

homeland家园2021-04-03 12:30:10


年前,刘东刚刚搬了工作室,在城区闹中取静的一处山上。每天早上十点,他就会到自己的金工天地,沏壶茶,吃几口果子,披上围裙,开始一天的精敲细打,一直到晚上十点,他才愿意回去休息。刘东有三个学徒,平日里,工作室偶尔也有专程而来的访客和朋友,他的宠物狗“船长”也会“莅临”。每天在这里的时间,是刘东最享受的自由时光。




空间主人

刘东,80后,金工艺人


刘东出生于江苏连云港,2006年的时候进入南京艺术学院的艺术设计专业,当时的他主要学习手工艺。在好朋友的怂恿下,他抱着尝试的心态去上了堂金工课,发现原来金工这种金属的加工工艺,可以让金属绽放出各种不同的造型,让人着迷,而在老师的肯定之下,对金工颇具天赋的刘东也走上了金工之路。 


工作室一隅

刘东的工作室是一个开放性的空间,整个空间按照功能性分成几个区块,虽然工具繁多,可是他还是会保持空间的整齐有序。一进门,就能看到锻打区,“当当当”的响声不绝于耳,几个树墩子错落地摆着,上面还会放着一台固定铁砧的台钳。靠近门边则摆着一个车床,用于加工一些木头配件。



正对大门的墙上挂满了锻打需要的锤子和铁砧,不同大小与型号,用于加工相应的造型。在锻打区的旁边,便是抛光打磨区域,操作台与外界隔离,既抵挡了粉尘,也降低了噪音。



工作室的正中间是两张方桌组成的公用区域,用于修整器型,金属的划线定位和锻敲也在这里完成。桌面上大多摆着半成品和散落的锤子,以便隔天继续加工,刘东开玩笑说,这里如果是整整齐齐的话就说明大家没有在工作。刘东和学徒的工作台安在空间四周靠墙的位置,互不干扰,也不影响动线。



刘东的学徒在对器具进行最后阶段的调整


空间最里边,有一小段围挡隔开的煅烧区域。煅烧是金属工艺中最为重要的步骤之一,例如在木纹金属工艺中,只有合理的掌握温度,才能成功将不同的金属熔接在一起,这样一来整个过程更需要加倍的专注,因此烧到眉毛、手指烫到水泡对刘东都是常有的事。




尽管如此,刘东依然无条件地热爱这项工艺,“我喜欢木纹金是因为其取材的多样性和丰富的纹样表现方式,它的纹理、质感能很直观地展现出来。虽然它在加工过程中产生噪音,但是我身在其中的时候感觉很平静。”



刘东毕业后留校任助教,也继续着金工的琢磨。那段时间接触到了金工里的木纹金属工艺,由此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木纹金在日语里称为“木目金”,意为“树木的纹理”,这是一项构思于中国的堆朱漆艺,而出现在日本的独特技法。它属于金工中的一个分支,普通的金工只是对一层金属进行处理,而木纹金则是将不同色泽的金属层层重叠,经过熔接、锻打、延展,使其表面出现类似木纹的效果,很多人会误以为这样的花纹是通过漆艺或者雕刻来实现。



木纹金的工艺复杂,需要经过几十步的流程,从厚重的金属块变成薄片,往往要经历反复的煅烧与敲打,而温度稍有不慎,就会导致金属开裂。但对刘东来说越难的,他越想要挑战。 

最初的突破是在刘东花了一个半月工资在亚马逊买下关于木纹金的外文二手书籍,独自研究,反复尝试后,他做出了第一件木纹金的成品——一组水盂 


如今,刘东的工作室已经名声在外,每年都有不少人找他定制木纹金作品,银壶、花器、盒子、茶罐、首饰都不在话下。





刘东的心头好

锤 子 ◆



在制作银器的过程中,锤子是必不可少的工具,锻打不同的部位,需要使用不一样的锤子。刘东说,要学习金工,第一步就是要学会制作适合自己使用习惯的工具。这是刘东从美国订购的一套锤子,他根据自己的经验,再进行后期的调整。每天使用后他都会细心擦拭。



◆ 铁 砧 ◆



铁砧是配合着锤子使用的重要工具,锻打过程中,金属的平整或者造型都需要垫在铁砧上进行敲打。制作一个器具,也需要用上一整套的铁砧。刘东找到自己的铁匠朋友帮忙打造了不同尺寸的铁砧,当然,每个铁砧的角度、大小也都是需自己稍作修整。


“船长”在一岁半时候被刘东领养来,生性害羞,为工作室增加许多乐趣


HOMELAND × 刘东


H:为什么会选择在福州开一个工作室?

我的妻子在福建师范大学当漆艺老师,我就跟着过来了,做金工在哪都行,而且福州的气候条件比起我的家乡真的好很多,这里的生活节奏也是我喜欢的。


H:木目金最吸引人的特点是什么?

第一点,它可以做很丰富的纹样和效果,很多人第一眼看会觉得它是漆样的,或者说是贴上去的。它的花纹可以做得很抽象,也可以做得很具象,它有一个可控性。第二点,它可以融合多种金属材质,你可以拿白金、黄金、银、铜等等融合在一起。



H:一个人在摸索这个工艺,当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最大的困难主要是相应的资料比较少,很多技法需要自己摸索,比如温度的控制。因为不同的金属,熔融条件是不一样的。这个之前没有人总结或者分享。我查阅了很多资料,知道它有一个指导温度,但是你用的工具不一样,可能有几十度的误差,就需要自己去试。做这个尝试就会比较曲折,付出了很多,也包括遇到危险。 


H:你是怎么理解匠人匠心的?

其实就是工匠精神,其实从字面上讲,工在前面才会有匠心。我觉得做一个合格的工匠,他对工艺技法的掌握是排在第一位的,在技术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它才能运用自如的去做比较美的器物,这是一种沉淀吧。




|更多一隅

闯进童年,我想玩遍所有玩具

摄与被摄之间的默契,就好比树叶间隙中透过的光

他们和10只猫分享空间、音乐与爱,交换彼此的亲密

与平常CP不同的是,他们在一起做的事儿带电

当强迫症遇到白色

她们向植物借颜色,在厦门实践原始染布方式

厦门一个有早餐、展览和美好露台的顶楼工作室

他们做了个甜品工作室,三年里赚了两个小朋友和一屋子烘焙用具

爱做梦的姑娘,在家给自己造了一个可以“梦游”的地方

设计师三俗生活:不在懒癌中灭亡,便在蹦迪中重生

这对年轻夫妇把老公寓一角打造成理想国


撰文✎姐夫

摄影✎邹训楷(部分由受访者拍摄)


 图文版权所有,请勿擅用 

转载请通过本公号后台联系HOMELAND君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