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参观李在孝工作室(一):韩国当代著名雕塑家 李在孝 专访

我形我塑2022-06-11 14:11:03

学艺术的都在关注,亲爱的!您还在等什么?


本平台往期图文精选图册

《雕塑百家II》(第二辑

《雕塑百家II》(第一辑

已经推出


欲知详情请联系小庸

《雕塑百家》

小庸是一位雕塑老师,副教授,非常热爱雕塑事业。一直以来,致力于传播雕塑艺术,广交朋友,与“塑友”一起分享雕塑资讯,共同进步。

欢迎雕塑群展、雕塑活动、个人作品推介投稿。

本期图文提供:周鉴鸿



李在孝专访


Interview with Jaehyo LEE

 周鉴鸿 译

 


序言:


2018年1月18日,我有幸到韩国艺术家李在孝工作室参观,亲身感受到李在孝作为一位艺术家的独特魅力,以及他的作品带给我的极大震撼。让我吃惊的是他除了工作室之外,还有五个展厅专门展示自己的作品。我想他得有多么勤奋才能创作出如此之多的富有想法的作品,而且大多都是精品。临走时,李先生送了我一本他的个人展览作品集。我后来仔细翻阅了里面的作品及文字,有十分深刻的感触。当我看完之后,我便产生了想把里面的文字全部翻译出来的冲动,然后分享给中国艺术界的朋友,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李在孝的艺术轨迹。书中只有3篇文章,分别印为韩文和英文两个版本。其中有两篇是策展人以及评论家写的文字,另外一篇是对艺术家的专访。我选择首先翻译专访部分,主要是根据英文部分翻译。我觉得艺术家自己的想法表达更能直接反映他自身的生命状态,同时我认为广大的艺术爱好者也会更加迫不及待地想倾听他本人的声音。


 

这次采访是2016年2月19日和3月29日在艺术家工作室举行的,展览的主题是“与自然同行”:在城南(韩国地名)艺术中心立方体艺术博物馆的李在孝(Jaehyo LEE)。


C指立方艺术博物馆,L是指艺术家李在孝。


C: 这个展览是你第43次私人展览,你什么时候举办第一次私人展览的?

L: 我不确定。我大学毕业已经25年了,所以我举办了很多私人展览。我想我举办第一次是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五年,第二次是四年后,第三次是三年后,第四次是两年后。我可以更频繁地举办私人展览,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一切都十分艰难。但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有勤奋创作过。从那以后,我每年举办一次私人展览,有时一年两次,甚至一年四次。到目前为止,我一共举办了42场私人展览,在海外举办了18次,在国内举办了24次。这个展览是我第25次国内展览和第43次私人展览,也是我举办过的规模最大的私人展览。

 


C: 在这次展览之前,你参观了几次立方体艺术博物馆,你对博物馆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L: 我首先关心的是我选择怎样一个私人展览和团体展览美术馆的空间。美术馆的位置和知名度也很重要,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展览空间。我认为立方体艺术博物馆临时美术馆,808美术馆,以及城南(韩国地名)艺术中心的户外空间,足以举办一个私人展览。尤其是天花板上的钢结构框架看起来非常坚固,所以我可以设想出许多新的能吊在天花板上的重件作品。

 

C: 我听说艺术界不仅韩国人,还有很多外国人都来参观你的工作室。最近你向公众开放了你的工作室,这一定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L: 作为一个艺术家,向公众开放我的工作室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我认为这样做是对的,我想我需要向人们展示我是如何创作我的作品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我有义务尽可能多地给人们提供机会,让他们看到创作艺术品的整个过程。在展览厅与艺术家对话也是这样努力的一部分。


C: 很有趣的是你如何重新解释和再现材料与物件?

L: 当我创作艺术品的时候,我总是认为每个物件都有自己的形状。树有粗的树干、细的树干、小树枝和树叶。我的工作是弄清楚如何突出他们的形状,所以我的工作不是创造而是发现。例如,我以前创作了一件看起来像牛头的作品,结合了犁头和鹤嘴锄,我觉得它看起来像一只韩国牛。曾经,毕加索用自行车坐垫创作了一头西方的牛。


用拐杖和木制球做的鱼都是一样的。如果你认为刺猬的形状是圆形的,你就可以说它看起来像刺猬。你也可以说我的木块是圆的,没什么抽象。



当我把成千上万的鹅卵石从天花板上吊下来的时候,它们就会与放在地面上的石头不同。落叶是同样的,我只是移动了它们的位置,地面上的树叶与悬挂在天花板上的叶子有些不同。在这方面,我认为我的工作是发现,而不是创造。我总是说我对艺术作品的贡献只有50%,剩下的部分来自于材料。


C: 这是否意味着你能看到一些新的东西而不是你试着去看一些新的东西?

L: 举个例子,我曾经用雨伞骨架做了一只蜘蛛。雨伞是很常见的物品,但是有一天,你可能会突然发现它看起来像一只蜘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我还用毛巾做了一条鱼,那是一条有环的毛巾,我用它来当抹布,但有一天,它看起来像一条鱼的头。人们可能认为毛巾只是一条毛巾,但我却把它看作是一个物件。我想我知道如何更好地掌握物体的属性,我曾经把纸币压在一根绳子上,然后把它们弄皱,就像落叶一样。


C: 这是否意味着你对物件的属性有直觉的把握?

L: 人们通常说,有音乐天赋的人天生就有完美的音高。我想我天生就有一种完美的直觉,我能理解材料的强弱。画家知道如何使用颜色,我认为我善于把握物体的属性而不是颜色。我可以不剥去树皮,并看出每一棵不同的树的个性。这可能来自我的经验,但我认为我天生就有这种感觉。


C: 请告诉我们形状和材料之间的关系。

L: 我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球形的,我认为球体的形状能最准确地显示物体的属性。如果一个木球的某部分延伸出来,那么每个人都会先看到那部分,同时会尝试去解读那部分的意义。但我认为这样毫无意义,当作品的形状最简单时,人们便会去注意它的材料。如果形状是复杂的,人们就会尝试去感知它的复杂性,然后他们会仔细观察木头的表面。

 


球体空间从各个方向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最好的形状便是球形,因为我可以让人们注意到作品的材料,从而排除其他的解读。我早期创作的球形作品现在已经逐渐转变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当我把我所有的个人叙事都排除在外时,所剩下的东西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


C: 你用木头和钉子做主要材料的原因是什么?

L: 我想这是因为我十岁以前都生活在农村的情感所至的。我沉默寡言,但大自然告诉我它的故事。我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材料从大自然中收集起来,一个接一个地堆起来。钉子是人类几千年来所使用的人工而又熟悉的材料,它们也是我的木件作品的一部分。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木件作品显示了木材的表面,里面藏着钉子。反之,我的钉子零件又揭示了钉子的表面,里面藏着木材。


C: 巨大的球状体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是因为它可见而又无形的动态特性。这些特性包括支撑着它的结构,以及它的外形尺寸和形状。那你对作品的尺寸有限制吗?

L: 1992年,我第一次创作了直径为一米的木球。去年我又做了一个直径7米的大木球。它们都是木制的球,但是直径7米的那个是我去年创作的最大的。后者比前者大343倍,它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它们都是木制的球,但看起来很不一样。他们是两个不同的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大部分作品都体量巨大的原因。


C: 请告诉我们这些木件作品能持续多长时间,以及它们安装在室外时如何保存。

L: 安装在户外空间的木件作品最终会变黑,但是人们希望我保留他们原来的颜色。当我的作品被安装在外面的时候,它们不会超过20年。但我个人认为,他们不需要再坚持多久。几乎所有的东西,包括在一个城市里的建筑也会在二十年里发生变化。所以如果它们持续的时间更长,那就没意义了,需要再来一件适合这座城市新面貌的作品。但人们希望它们是永久性的,有一种观点认为艺术品不应该改变。我们仍然需要投入一定的精力来保存艺术品,如果把木件作品放在湿度适中的地方,便就能够永久保存。但是那些安装在外面的作品有时会腐烂,这是不可避免的自然现象。安装在室外的作品可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但会被更多的人看到。正如我告诉你的,10年或20年后环境将会改变,然后艺术品也应该改变。当韩国的旧建筑翻新时,立体艺术作品被保存下来,那些建筑的壁画也不会被拆除。



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艺术品也需要改变。他们不需要永久存在,消耗品将会被使用,并最终被取代。人类都是一样的,他们最终也会死亡。艺术品也是生物,他们也会在生命结束时死去。如果它们持续10年或20年,它们就不是消耗品。致力于创作自然艺术品的人知道,他们的作品将在几个月或几年之后结束它们的生命。有很多自然主义艺术品没有使用防腐剂,那些艺术家会从另外的角度来看待他们的作品。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艺术品会产生某些迷人的地方,它们被雨水浸泡,被苔藓滋长,所改变的东西仍然是鲜活的。因此我的作品也活了下来,当它们老的时候自然会慢慢死去。


C: 你的钉子作品看起来比木头的更冷,你听别人这么说过吗?

L: 我有时听到有人说我的钉子作品看起来很冷,但这可能只是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人们通过教育学到某些东西的印象,例如锤子通常被用来比喻伤了某人的心,以及人们通常认为钉子是冰冷的东西。金属比木头冷,但也有人会说钉子看起来很温暖。我的钉子作品也可以根据不同的人来解释。

 


C: 你如何使每个作品与众不同?

L: 与众不同意味着与其他所有不同。为了创作与众不同的艺术作品,我尽量不去读艺术书籍或参观展览。自从我大学毕业后,我就与世隔绝了,只在农村从事艺术创作。我试图找到我想要的,思考我是怎样的人,并把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的作品对世界就是错误的回答,知识可能不是力量,它可能是一种负担。

 


C: 你的作品在韩国和海外都可以看到,哪个国家最适合你的安装?

L: 我的作品可以根据空间的不同来理解和诠释,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空间特别重要。在我的室内作品中,我个人喜欢在瑞士日内瓦洲际酒店安装的作品。但我最喜欢的是那些作为脚印停留在冰雪之中的作品,它们在自然界中静静存在或最终消失。


C: 你的艺术品被安装在许多世界著名的酒店里。

L: 艺术家经常把自己的作品比喻为自己的孩子,我个人没有把我的作品比喻为我的孩子。但是,当我看到这些艺术品被安装在如此著名的酒店或美术馆时,我觉得我的艺术品是与富人结婚了。我有时在这些国家旅行时,可以免费住在这样的酒店里,所以有时候我觉得我的孩子和这样好的人结婚了。它们结婚的时候我很难过,但是它们在那里可能有新的机会。

 

C: 你是如何在室外装置或大地艺术等短暂的艺术品中工作的?

L: 我的一些作品是像在雪地和冰柱上留下的脚印。当我参加在美国佛蒙特工作室中心的艺术家驻留时,我创作了这样的作品。佛蒙特州位于美国的东北部,所以经常下雪。我在那里呆了两个月,我只能看到雪和冰柱,在这种情况下,我所能做的就是创作这样短暂的艺术品。我通常用我周围可见的材料来创作艺术品。



C: 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有没有艺术家激励你或影响你?

L: 我经常听到这个问题,我常常被英国代表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的作品打动。但是被感动不同于受启发,我喜欢他的作品,但我不能做出像他们那样的东西。

 



C: 今天的社会需要不断的变化,我认为艺术也不例外。作为一个艺术家,改变对你意味着什么?

L: 我认为改变来自于深度,而不是变化。我认为深入研究一些东西是更重要的。即使我有各种不同的想法,我也需要选择一到两件我能做的事情,或者我可以展示出来。我也厌烦钉子和木件作品,想做点别的,但我不能做我想做的一切。为了创作我所特有的东西,我需要能够克服这种诱惑。即使是著名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我们也只记得一两件。我认为深度比这方面的变化更为重要。


C: 如果你发现了一种很有吸引力的新材料或新技术,你愿意试一试吗?

L: 我不确定。当我意识到有这样一种新材料或新技术时,我想其他艺术家可能已经在用它了。我真的对数字技术一无所知,我是一个有对应喜好的人,所以我很难捕捉到这样的东西。我宁愿使用普通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普通材料,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它们。我的工作是把我自己的风格应用到一些常见的和熟悉的东西上。

 

C: 在你的工作中,概念和意义有什么不同?

L: 当我在佛蒙特工作室中心参加艺术家驻留时,我经历了不同的体验。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参加了这个项目。我们曾被指派了一项任务。我们得到了一本书,画了一个圆圈,画在中间,要求写点东西在里面。我需要给自己写点东西,参与者写的信都是不同的,我是说字母的形状,有阿拉伯语、英语、汉语、日语、韩语等等,他们都看起来不同。在我看来,韩语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文字。所有的参与者都给自己写了一些东西,但是这些作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就像我用破碎的工具制作的艺术品一样,这些字母只是我的物件。


我曾经问过我的一位在韩国银行里工作的朋友,他告诉我如果把钱穿在一根绳子上,那是违法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把钱看成是一种艺术材料,在我的作品中我不会想得太多。我认为艺术作品不一定要代表时代或这个时代的社会,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人们如何看待它们。


C: 我们如何才能深入欣赏你的作品?

L: 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只是看到它们没有任何先验知识或先入之见。每件艺术品都有一个推荐的观看距离,这取决于它的细节和大小。对于我的钉子作品,我认为最好是先仔细看一看,然后逐渐离它们远一点。但是对于我的木件作品,我认为最好是调换顺序。但这并不重要,你可以看你的喜好。

 

 

C: 你有系统地做某些事情来准备这个工作室吗?

L: 参观我工作室的人都对它的位置、大小和好奇感到惊讶。当我建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并没想太多,我只是想做一些我设计的东西。大多数艺术家,尤其是雕塑家都梦想着建造自己的工作室。他们梦想着先购买工具,然后再自己建造。我认为,看建造工作室的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更重要。我没有系统地做任何事情,我所做的只是按照我的意愿建造它。

 


C: 你现在的梦想是什么?

L: 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认为我的生活本身应该是一件艺术品。当我的每一句话都能成为一件艺术品,而我的生活本身被视为一件艺术品的时候,我想我终于可以称自己为艺术家了。

我的目标是发现一些不在我脑海中的东西。我不做计划,我唯一的计划就是偶然发现一些东西。我想我脑子里的东西也在别人的脑子里,我不能做太多的事情。但感觉是不同的,当我偶然地感受到一些东西,用那种感觉创造出某些东西时,我就能传达一些不同的东西。我认为你不需要解释艺术品,你只需要感受它们。


C: 你最喜欢的部分是什么?

L: 我的两个女儿,Hyun-yi 和Han-yi。这意味着我在是一个艺术家之前,先是一个人。

 

采访者:  Tcheon-Nahm PARK, SEO Kyeonga, Jaehong MIN, Chang-genun SHIN, Han-seok KIM, Juyoun LEE, Saemyi HWANG, and Hyelim PARK, Hyeju KIM, Wook-hyun HWANG

总结:    Tcheon-Nahm PARK, SEO Kyeonga, and Hyeju KIM



END


本平台往期图文精选图册

《雕塑百家》第二辑

《雕塑百家》第一辑

《东方雕塑》第壹辑

已经推出


  下 图 获 



赞助企业展示

(征集中)

戳图点开链接

联系小庸了解详情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想看更多内容,请回复关键词“目录

或者依次回复“1”“2”“3”“4”……等

【关于我形我塑】:中国学院派雕塑学习交流的平台,用权威的内容、前沿的视角,介绍国外雕塑大师和创意新锐的作品,并拓宽视野,广泛涉猎创意设计的其他领域,为视觉艺术从业者和爱好者开启头脑风暴,提供国际化、专业化的学习和资源共享服务。

中国文艺媒体联盟 核心成员


更多雕塑好资料,点击下面“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