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了,“凯撒”瑟金斯依旧沉寂:奥斯卡岂止欠他一座小金人

火星试验室2021-02-19 11:46:18

‹ 火星试验室 ›

博雅天下旗下产品

《博客天下》、《人物》等兄弟媒体鼎力支持

《猩球崛起》、《金刚》、《指环王》、《复仇者联盟》、《丁丁历险记》、《星战前传》,都有他塑造的经典角色,我们还能苛求什么……




✎ 崔一凡

编辑 ✎ 张慧

 

53岁的英国男演员安迪·瑟金斯留着凌乱的灰白头发和帅气的髭须。每当他露出标志性的笑容,法令纹会将脸的下半部完美三等分,自然呈现邻家大叔般的呆萌。他却觉得自己外形还不够完美,惦记着去整整牙。


中国观众对这个名字和这张脸大都不熟悉,但应该听说过他扮演的角色:《指环王》中的咕噜,以及《猩球崛起》系列的“凯撒”。


9月15日,《猩球崛起》三部曲的最终章在内地上映。


▵《猩球崛起》中的角色凯撒大帝


影片7月14日在北美上映后,大受欢迎,首周就压着《蜘蛛侠》登顶票房冠军。影评人毫不吝惜溢美之词,称《猩球崛起》是继《星球大战》后最好的科幻三部曲,足以载入电影史册。


首映前,关于CG特效的几组数字已经给翘首期盼的影迷发出了召唤的信号——《猩球崛起3》里有几百只猩猩的激战场面,每只猩猩拥有至少500万根毛发,猩猩的眼睛也经过特殊处理,“要显现出眼睛里面的光,眼泪的弧度和张力”。


而在这样的眼睛背后,是“动作捕捉表演专业户”瑟金斯。



▵动作捕捉表演现场的瑟金斯和他出演的角色凯撒大帝


他曾在英国演过14年的话剧和电视剧,随后遇到了彼得·杰克逊和CG技术,并首次在《指环王》中尝试了动作捕捉表演。然后,他的演艺生涯就被改变了。

 

没人比他更合适


咕噜和凯撒为瑟金斯带来知名度,但普通观众仍然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好在相比揭下CG技术的面纱在荧幕上抛头露面,安迪·瑟金斯更钟爱“让观众无法认出我的角色”,因为这类角色更具挑战性,将人与科技完美结合,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为了得到逼真的“猩猩”效果,这位“最具绅士风度”的英国男演员必须通过形体的变化,眼神的内容以及面部肌肉群的细微牵扯来展现一个霸气、铁血的“凯撒大帝”,也要表现其强大背后的悲壮感——在人类社会中长大,却不得不背负猿族的命运,与人类交战,与人性和兽性交战,最终求和平而不得。一种古典悲剧美感必须通过瑟金斯的举手投足传递出来。“很多人以为用动作捕捉技术扮演一只猿只需要走位和模仿,”瑟金斯说,“但是凯撒最有力量的时刻都是静止的,咕噜也是。大部分表演都是通过眼睛完成的。”


负责特效制作的维塔工作室,则动用了998名工作人员参与幕后制作。最多时,430多人同时为一个特技项目工作。其中电脑CPU的处理时间耗费了大约1.9亿个小时,约5400年。而1440个特效镜头,占据了整部电影95%的镜头量。




2017年8月,“维塔工作室”视效总监Anders Langlands来到北京,同陆川、路阳等中国年轻导演一同探讨CG技术在电影中的应用。讨论会上,陆川难掩对CG技术的羡慕,称中国电影中的“怪物”不被重视,成本被压得很低,技术水平更是与好莱坞相去甚远。陆川透露,拍摄《九层妖塔》时,为了节省资金,所有的怪物都是他表演的。而能驾驭这些技术的优质演员同样稀有,“现在我们拍戏,找演员都很困难,更不要说找好演员去演怪物,还不能露脸。”陆川说。


不能露脸是个大难题。这甚至惹怒过瑟金斯。扮演“咕噜”之前,他住在伦敦,在影视作品中扮演“体面”的角色。自称人生最快乐的时刻是获得了妻子的爱,最大的成就是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他的钱夹里就有孩子们手持饼干的照片。


当经纪人让他去杰克逊的《指环王》为咕噜试镜时,他最初是抗拒的,对着经纪人怒吼:“不!我要演就演个真正的角色。”



▵咕噜是瑟金斯第一个以动作捕捉表演出演的角色


最终,他还是去试了:爬上椅子,发出一声猫叫,整个身体都跟着颤动。很快,他得知杰克逊要见他。


那次会面中,他第一次得知杰克逊打算使用动作捕捉的新技术来刻画咕噜。2000年初,当登上前往新西兰的飞机时,瑟金斯其实仍不知一切将如何运作,“我只能按照塑造其他角色的方式来塑造咕噜——分析是什么驱动了他的心理、身体和情感。”


《指环王》三部曲的问世,拓宽了电影拍摄的视野,并彻底改变了动作采集和电脑合成影像的地位。瑟金斯和杰克逊并不是仅有的尝试动作捕捉技术的人,但业界几乎公认咕噜是第一个由单一演员扮演的CG角色。


拍完《指环王》系列,瑟金斯以为自己会重新回到“体面角色”的轨道,但杰克逊再次打乱他的计划,邀请他出演《金刚》。


电影《金刚》剧照瑟金斯在电影中出演巨型猩猩金刚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动作捕捉的前景有多大。我刚演了一个3英尺的霍比特人,还能演巨大的猩猩。有了这个工具,21世纪的演员几乎可以扮演想演的任何角色。”瑟金斯说。


几年后,制作了《指环王》的特效工作室向《猩球崛起1》的导演推荐了瑟金斯,“坦白说,如果你不用他就是疯了,没人比他更合适。”


瑟金斯本不想再演一次猿,但剧本打动了他。电影开拍前,他已经开始每天戴着电影中会用到的手臂延长器走来走去,花大量时间四脚着地、四处攀爬,荡来荡去。

 

道德其实是模糊的


也有人对电影特效提出过质疑,当几乎所有角色和场景都经过电脑特效的包装,那些能称得上艺术的东西——真实的人的故事,表演的层次感,感情的自然流露,应该如何留存?


《猩球崛起3》中饰演“坏猩猩”的史蒂夫·茨恩就曾是怀疑者。进入片场前,他以为动作捕捉技术只是动作和特效的简单叠加。而当他第一次踏入《猩球崛起3》的片场,误解瞬间得到澄清,他当时甚至有些恐惧:“我发现拍动作捕捉戏份的挑战,不输我在波士顿做实验戏剧。这两种表演都需要大量内心戏,减少技巧性的表演,我不知道能不能把工作完成好。”



▵《猩球崛起2》拍摄现场


再好的特效也要靠演员的表演驱动。对于动作捕捉戏的难度,瑟金斯深有体会。


新奥尔良的影棚,湿度接近100%,昼夜不停转的电器散发的热度几乎让人昏倒。演员戴着头戴式摄像机来录制他们的面部表情,全身穿着有LED标识的衣服,以便树上的摄影机能够记录他们的一举一动。所有的视觉效果都是后期加入的,当瑟金斯表演时,他眼前一只猿也没有。“但不可思议的是,那仍然是让人动容的情景。”导演里夫斯说。


被誉为动作捕捉表演第一人,瑟金斯并不认为动作捕捉表演很神秘,“和其他角色一样,每个演员都要深入了解他所扮演的角色,你不只是角色的替身,你和角色是一体的。”瑟金斯说。



▵瑟金斯在《复仇者联盟》中出演“奥创”


凯撒之前,瑟金斯还扮演过“金刚”、《复仇者联盟》中的“奥创”、《丁丁历险记》中的阿道克船长,以及《星战前传:原力觉醒》中的至尊领袖斯诺克,都是动作捕捉角色。《猩球崛起3》在欧美地区口碑爆棚,观众表示瑟金斯的表演“叹为观止”,更有媒体打出“奥斯卡欠安迪·瑟金斯一座小金人”的标题,呼吁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正视动作捕捉表演。



▵瑟金斯在《星战前传:原力觉醒》中扮演斯诺克


因为在动作捕捉电影中的杰出表现,瑟金斯获得过两次土星奖,一次帝国奖。而在非动作捕捉影片中,他则倾向于演“不正常”的角色,比如连环杀手伊恩·布雷迪和朋克摇滚音乐家伊恩·杜里。这些角色分别带来过金球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提名。


对剑走偏锋角色的偏爱,符合瑟金斯的性格。他自曝童年时是个易怒的孩子,一旦脾气上来,需要三个姐姐一同按住他,这样能阻挡他的连踢带打,却无法控制他愤怒的咒骂。


他将此归责于父亲——一个有美国血统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东工作,缺席了瑟金斯的童年。



▵瑟金斯


大学毕业后,瑟金斯初入社会,几乎对一切都看不顺眼:首相撒切尔夫人、高企的失业率、种族主义。他说,当时认为世界非黑即白,成为演员改变了他——诠释连环杀手布雷迪时,作为演员的责任感迫使他分解布雷迪的动机,最大程度唤起观众的理解。这让他感悟到道德其实是模糊的。


多数时候,他是典型的英国男演员,热爱演戏几乎到偏执的地步,却不希望自己被牢记为“演咕噜的那人”。他关心政治,将“工党统一”作为“提升自己生活质量的最关键步骤”。他毫不遮掩地鄙视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访谈节目中用咕噜的声音和语气,绘声绘色地演绎特朗普的推文。


坐地铁时,他偶尔会打个盹,醒来看到有人拿着手机对他拍照,他比对方更尴尬。


曾经无处不在的愤怒,部分被他内化、消解,部分被他转换为表演的力量。《猩球崛起3》中,凯撒缓慢地从士兵中走过,士兵尊敬地让路,而他用混合着愤怒、痛苦和严厉的眼神注视着他们。


里夫斯说,CG技术的美妙之处是能够记录下所有细微的点滴,而通过和瑟金斯的合作,里夫斯认定他不仅是最好的动作捕捉演员,“也是我合作过的最好的演员之一。”





本 文 未 经 允 许 请 勿 转 载

转 载 或 商 务 合 作 请 留 言


RECOMMENDATION

推荐阅读


01

“范爷”要嫁了:英姿勃发重设为娇媚万种

02


马伊琍:我们这些走出“前半生”的女人,没有中年危机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