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Syd | 游走在亚洲的南非女DJ,来到中国后迟疑了

冒牌Mapo2019-12-02 16:50:54

JustSyd aka Syd (在Dada)



初次听到JustSyd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在美国读大学时期认识的一位韩国同学。我们在选修课上初次见面。她就坐在我的旁边,作为两个同时拥有亚洲面孔的人,我们都对彼此产生了好奇。上课前,她告诉我她叫“Justina”。开学后一个星期我都一直叫她Tina,(Just,Tina)。这位同学不厌其烦的纠正我:“Justina,不是Tina。”我们的友谊因为名字的一个小误会变得莫名深厚。在我毕业多年后,也会因为这个小插曲,偶尔想起这位朋友。我对名字里有“Just”的也变得敏感。

 

就像我遇到的这位来自南非的新朋友,JustSyd,在与她进行初期电话沟通的时候,我居然还会在犹豫叫她“Syd”还是“JustSyd”好。

 

“就叫我JustSyd或者Syd都行。”电话的另一端温和的回应。

 

我们约在三月一个寒冷的日子见面。地点是离她工作很近的一个商场一层的星巴克,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区域。

 

“我到了。”我给她发了一条微信,然后开始在星巴克里寻找简介里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儿。“我现在地下一层。”Syd回复道。“星巴克里人好像很多,不如我到楼下去找你吧,顺便去个洗手间。”“好啊,我也想去厕所呐,那我们厕所门口见吧!”“好啊!”我冲到了地下一层的洗手间里,又以飞快的速度解决个人问题,实在是害怕我们的初次见面是在厕所里。当我一边脑补类似的场景一边走出去的时候,一个似曾相识的长发女孩站在门口。在一个寒冷的三月的某一天的下午,一个商场地下一层的厕所门口,构成了我和Syd第一次相遇的画面。

 

她穿了一件厚实的羽绒服。听声音似乎是感冒了。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热带的人来说,面对寒冷一定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事情。Syd问我说去哪里采访好呢,我说楼上的星巴克有点吵,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吧。于是这个实在的南非姑娘把我拉到了一家卖饺子的餐馆里。就这样,浓郁的醋味,不时喊出餐的声音,来往好奇的吃饺子的人,陪伴我们度过了一个神奇的下午。


本期节目大概是40分钟

你也可以点击文章左下角『阅读全文』在网易云收听节目


 

身兼多职的JustSyd是一名DJ,作家、项目策划、唱作人和音乐推广人,离开南非后,她又多了一个职业:英语老师。

 

最初想要离开南非的家乡开普敦,是那个时候的Syd认为应该做出的最明智的决定。从小就喜欢挑战的她过够了一成不变的生活。她的妈妈早在六年前曾旅居亚洲和中东。对这个想要“出走”的想法很是肯定。妈妈的鼓励,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于是她辞掉了当时比较理想的工作,告别了熟悉的环境家人还有朋友人,毅然来到了“探险”经历的第一站:韩国。

 

和大多年轻旅居者不同的是,Syd选择来到了一个位于韩国西南部的一个小镇,Daedeok-eup。那里有农田、有朴实的村民、有她喜欢的韩式村落建筑、还有每天下午,放学到镇上唯一一家便利店吃泡面的孩子们……可惜就是没有令她朝思暮想的咖啡馆。语言不通的Syd,“蜗居”在工作学校提供的小Studio里。那是一个空间刚好的公寓。一个小小的厨房,有必备的燃气灶和水池,走进去是一个可以和朋友一起聚餐用的餐厅。餐厅的隔壁就是她的卧室,除了简单的家具外,Syd最珍爱的唱片们和电脑就放在那里。平日下班回家后,她就把电脑放在床上创作音乐。


JustSyd与音乐人Chumza合作EP《Nothing Changes》封面


Syd就这样与世隔绝地“修炼”了一年。看似乏味无聊的生活让她反而在内心世界收获了很多。小镇上奇快无比的网速,让她在一年的时间里搜集了很多音乐和文化相关的素材,这对她之后的创作起到了很大的帮助。这一年也是Syd开始正式尝试写歌。她其中的一首单曲12 o’clock (12点)正是在这一时期创作完成的。“我想表达的是当时背井离乡去异国的心情。我穿越大半个地球,依然没有放弃音乐,在我小小的家庭工作室,理想感觉正式起航了。”


 

大学时期学的是戏剧和表演研究的JustSyd曾接触到很多和音乐媒体相关的课程。这也正是后来她决定转行做音乐的原因之一。她相信在现代社会,人们的工作应该是多样的,就好比她是作家、DJ和音乐人的同时,也可以是一个活动策划。她的这个想法在来到北京后得以实现。在南非时出于好玩和音乐人朋友Moonchild一起创立的“Most Girls Smell Good”,本是计划用来作为香水的品牌名称,如今被她作为在中国演出活动的厂牌。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她已经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成功举办了多场演出活动。其中包括了首尔超级LGBTQ之夜、Shade Seoul、DJ Wildwata、Luxixi, Sunmeng, Mu Dirty Dishes, Cristal C, 亚洲之眼,Amber Akilla,以及即将开启的南非乐队Batuk的中国巡演等。


Shade Seoul 宣传海报

 

最令我好奇的是一个在中国语言不通的南非女孩儿,如何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举办这么多场演出活动的。Syd坦言筹备的过程确实是有一定难度,最艰难的部分其实是如何能够吸引到适合参加活动的观众来看演出,特别是在不懂中文的情况下。热爱挑战的Syd倒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她喜欢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看不同风景,顺便晒晒心情。如果遇到适合举办活动的场地,她就直接走进去,连说带比划地咨询里面的店员。她很感谢这里的场地都很友好热情,在举办活动时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提起邀请国外音乐人到中国来演出的初衷,Syd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将自己本国的南非文化带到一个全新的环境,让“文化遇见文化”,以此给当地的年轻人带来更多思维延展的可能性。

 

在问及未来会去哪个新国家的时候,Syd坦言她在出发前曾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小计划:用五年的时间在亚洲各国游走,每一年换一个国家。她用了一年的时间在韩国发呆、思考,如今辗转至中国,已经有一年过半的时间,Syd说她是一个不太喜欢有牵绊的人,如果对某个城市产生依赖,也许就是她想要离开的时候了。

  

Q&A



MAPO:我听说你有一个叫做Most Girls Smell Good的厂牌,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

Syd:其实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深意,但是这个厂牌是从2013-2014年创办的,南非有一个唱作人叫做Moonchild,是我的好朋友,后来我们一起合作了这个Most Girls Smell Good,也因为她的名气而被人熟知,我们起这个名字的初衷可能是我比较热衷香氛,我也本来是想做香氛来的,我们都拥有很多种香氛,虽然后来我们没有做成,但是我还是保留了这个名字,因为我很喜欢。

 

MAPO:那你现在还在用自己品牌的香氛吗?

Syd:没有了,当然没有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MAPO:你最喜欢的一款香氛是什么?

Syd:我最喜欢的可能是Common Platinum Flora,还有伊丽莎白雅顿的太阳花(sunflower),我非常喜欢,还有绿茶(green tea),任何一款绿茶香水都很好闻,这就是我最欢的几款了。


Syd做客伦敦Radar Radio宣传海报


 

MAPO:你通常从哪里得到音乐创作的灵感?

Syd:各种各样的渠道吧,但最主要的是从南非的电音吧,我认为南非的电音是我做音乐的源动力,也是我灵感的源泉。虽然我非常尊重保守的文化以及传统,但是更欣赏新式风格的音乐,即使我是80后,我还是比较倾向新式风格,我感觉南非电音非常好的平衡和融合了传统音乐、南非本土音乐以及新式音乐,这也是我感兴趣的地方——新旧融合,所以南非电子音乐引领我走进这个领域。

 

MAPO:你在创作歌曲前会做一些背景调查吗?

Syd:不会呀,我不会去挑剔其他艺人。但是我觉得至少在我做音乐初期,我会日常性的做一些研究吧,多听一些音乐,实际上上个周末我没听音乐,通常我是周日的晚上会为我即将做的音乐进行一些充电,所以有一些灵感会突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是因为我一直持续在听音乐,比如在Ins上搜索一些新人和音乐,阅读一些网络日志,这就是我平日里做研究的方式,通过各种渠道和来源,从不间断。


 

MAPO:在你的收藏里,有没有什么音乐人可以推荐给我们的观众呢?

Syd:来自任何一个地区的都可以吗?有一个制作人叫做Zulu,我不记得他的真名,但是大家都叫他Zulu,英国人。他有一首歌叫做Blawayo,非常好听。另外一位艺人我比较欣赏的是Spoek Mathambo,他是一位很优秀的艺人,因为他非常善于制作合辑,收集各种音乐人的音乐,他会基于合辑进行创作,他最新的专辑叫做Mzansi Beat Code,也有很多非常好听的歌。另外还有,让我想想,噢,还有一位,他不是很商业化,我经常听他们的歌,叫做The Destruction Boys,他们是南非人,他们有一首歌叫做Omunye,这是一首很棒的歌。上面说的三个都是首先想到的。

 

MAPO:为什么你会离开家乡,去一个异国他乡呢?

Syd:我觉得我需要换个地方了,那个时候我感到窒息,感到失意,我感觉如果我再不离开,我就没有继续成长的空间了,我绝对需要做出一些改变了,任何方面的改变都行,我就是想离开,我需要更多的经历,我需要新的挑战,我感到灵感枯竭、愤怒等。为了我家人和朋友的安全考虑,我还是走为上吧(笑)。

 

MAPO:你是想走的越远越好,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吗?

Syd:是的,我想去一个全新的地方,然后我的思维可以换个角度,这个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吧,就是寻求改变,因为我本人好奇心很强,并且我是学艺术的,我的生活已经很丰富多彩了,所以我需要一个极端的变化,离开家乡去其他国家已经不算是刺激的了,我需要更刺激的。

 

MAPO:那你离开家乡之后,你觉得自己改变了吗?

Syd:绝对有!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依然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别人也问过我会不会,我都说会的。对于其他人更好的选择,也许对我来说并不是,我妈妈也经常说“如果你想回家就回家吧”,可我还是觉得我的旅程会继续,不会停止。

 

MAPO:你会经常跟你妈妈分享你旅途上发生的事情吗?

Syd:会的,经常会。因为他们并不是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正在经历什么,所以当我春节回家的时候,与家人面对面,我可以跟他们滔滔不绝的讲述我的经历,这个是在电话里说不清楚的。所以我在回家的时候会告诉他们我这一年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也听的很投入。


MAPO:邀请国外的艺人来中国,这是你以前就有的想法还是来到中国之后才有的?

Syd:我认为这种想法的出现可能还是在来之后产生的,受到了这里环境的影响,但是我在音乐和办活动方面,一直都希望能创造一些机会可以交换艺人,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了邀请一些南非的艺人的想法,举个例子,当我还是DJ的时候,我一直坚持做南非本土的音乐,这个我认为很重要,来到这里之后,这种想法更加坚定和清晰了,我认为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MAPO:你在北京有什么喜欢的聚点吗?

Syd:噢,很遗憾还没有,因为我经常搬家,比如刚来北京我就住在(亦庄)这个区域,后来我搬到了市中心,住在那里3个月之后,我又搬回来这里了,所以我感觉我的生活还是很奔波的,还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确定的,包括朋友也还没有交到知心的,我觉得我还处在过渡阶段,这就是为什么我之前说的:越在北京生活的时间久,就越不想离开。虽然我现在还没找到,但是我很期待。

 

MAPO:那你在家乡的时候有属于你的地方吗?

Syd:在我离开家乡以前,我很喜欢大海和沙滩,有一次当我在城市之间穿梭的时候,当我返回家乡开普敦的路上,我突然决定要来一趟海滩之旅,去边所有海滩然后选出我最喜欢的一个,我觉得海滩就是一个能让我沉浸的地方,我爱游泳,我爱大海,所以开普敦的海滩就是属于我的地方吧。除了海滩,我觉得可能就是艺术咖啡馆,或者跟艺术品有关的商店都是我喜欢去的地方。

 

MAPO:你下一站会是哪里呢?

Syd:还没想好,有太多地方想去了,实在是没法抉择。没想好之前就先待着吧,另外中国实在是太大了,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尝试周游中国,我已经去过香港、上海、重庆等,我还想去更多,而且我知道一旦离开,再回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所以这也是我现在在考虑的一个选项吧。据我所知,中国不同的地区,有很多不同的美食,我很想去探索一番。

 

MAPO:最后一个问题,请你谈谈即将举办的活动,2018年4月27日,Batuk将会来上海演出?

Syd:是的,Batuk他们回来上海现场演出,他们是二人组合,其中一位是制作人Spoek Mathambo,主唱是Manteiga,他们来自南非,2015年出道,他们最近刚发行了新专辑“Move”,这张专辑很有趣,因为着重在南非音乐方面比如Kwaito和House,他们的上张专辑重点是一些南非一些本土音乐人的合辑,他们将会在上海的酒吧演出,日期是4月27日,这个日子对我们有特殊的意义,因为是南非的独立日,所以很酷。



Ins:@__justsyd__

https://m.soundcloud.com/justsyyd

公众号:@MostGirlSmellGood



采访/撰文:起司

后期:小兵

翻译:Bonan

编辑:Chili、普夕

图片由JustSyd提供

特别感谢:Tshepiso Malele






Everyone Is a Radio.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Phil D| 香港 “狮子王” 想家了


塑料巧克力 | 你要去哪里,别带走我的心


Molly|顺其自然地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