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春季. 浙江台州市黄岩中学推荐优秀作品:章谨婷《门》 友情支持:杭州契美作文工作室李小勇老师

契美工作室2021-10-11 15:10:21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中学 高一⑶ 班 章谨婷

“我叫查尔斯,我现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想必您的情况也和我一样吧?”这个叫查尔斯的男子转头看向我。

是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只确信这是一个狭窄的黑暗空间,借着透过那扇百叶窗的月光,我终于看清了这个叫查尔斯的男子。他的头发凌乱不堪,往各个方向延伸去,朝上竖着的几绺像是会冲到天边;栗色的卷发粘上甚多颗粒,月光下更显油腻;就是这样的发,他却要不时地去拨弄,不免让人作呕。但他的眼睛,是汪洋大海般的深邃蓝色,简直能照亮整片银河,那细碎的波光,充满灵韵,似能直达灵魂。但他的衣着,又和他的眼睛形成了对比,廉价的破布料已经肮脏、褶皱得不成样子,灰白色的棉絮格外显眼。

“你有没有想过出去的办法?我是一名三线摄影师。你看过雪吗?风吹雪,兀自散落在北国的大地上;可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最后只是凝成霜露,落在南国的枝梢草尖……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去寻觅它。哦,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吗?”他转头望向我,眼里的嘈杂与明亮,都涌向我。而我仅仅是瞥了他一眼,满脑子的不屑。


天空是深蓝色的,蓝得发黑,让人沉默。

空气中充满寂寥,清冷的月,亦不再隐匿在云屏之后,直楞楞地照过来,风也歇息了。

“你要吃糖吗?我这还有几颗。”查尔斯递给我一颗红色包装的糖果:血一般的颜色,让人心惊胆颤;两端的褶皱,透着岁月蹉跎后的无限苍凉。我将它随意丢到裤袋里,并没有吃它的意思。但连同糖果一同递过来的红发带格外引人注意。

“我有个女儿叫格瑞,她最喜欢吃这种糖果了。每一次给她买糖果的时候,她就会蹦跳起来。她也是卷发的,但她与我不一样,那头金色的卷发在阳光底下更加耀眼,整天一副开心没烦恼的样子。那天她在后花园玩,到饭点我去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到现在仍不知道她在哪里。唉……我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天了……

“你,真的不知道在这里几天了?”浑浊的空气让沉默的我格外难受,一股腐臭味道直冲我的五脏六腑,想将我打倒,与之相伴的还有股血腥味。迫不得已,我与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开始搭话。

……是。那么您叫?”

“恩德。”

我和查尔斯各自坐在一个墙角,那股潮湿的泥土味,一如冷沉沉墓园里充满各种腐烂物的泥土,令我转侧难眠。我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墙壁会凹陷下去,于是转变了一个方向准备入睡。

沉重的睡意盘旋在我的脑海,我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地方酣甜入梦。但继而传来的一阵刨土声,又惊醒了我。

“恩德,恩德!快看看我发现了什么!铁锹!我们可以挖地道出去了!快过来帮我一起刨土。”

我无动于衷,想继续睡我的觉,但睡意已无。窗外,寂然无声;窗内,阵阵清晰的刨土声,一直持续到窗外微微泛起鱼肚白。没错,极昼的终点就是白昼,我也有点欣喜,像踏破星辰,抵达终点。

突然喇叭中传来焦急的声音:“快,209!囚犯与嫌疑犯正在越狱!囚犯正在越狱!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那个我曾倚靠过的凹陷的墙壁开了,冲进来几个持枪的狱警,还可以听见枪上膛的声音。

“束手就擒吧,查尔斯!杀害了自己的女儿,就没有一点救赎的意识吗?举起手来,不许动!”

 

赤色的“GAME OVER”呈现在电脑屏幕上。

“又死了!到底有没有脱狱的办法?”电脑前那个学生模样的男子暴躁地敲击着键盘,冲身旁的程序员吼道。

“这可要你自己去琢磨了。查尔斯他一直在奔跑,不管是在极夜还是日出之时,他从未停歇下来。而且,我是一名合格的程序员!”

“真是烦人,不能直接告诉我吗?!哦,又到饭点了,快点走!”学生模样的男子与程序员一同走出。

背景音乐兀自在反复循环,没有关闭的屏幕,一如电影结束时的银幕,合作团队的名字一遍遍地闪过。但与其他游戏不同的是,在循环了九次之后——我非常确信是九次,我也确信“九”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数字——屏幕上竟出现了几行绿色(我相信,绿色永远是生命的颜色)大字: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新约·马太福音》

 

啼鸟唤醒了晨光,或者说晨光在清早的鸟鸣中醒来,窗外的梧桐叶被风吹得止不住发出声响。就在昨夜,雪落满了窗沿——可查尔斯没有找到窄门,再也无缘得见。

推荐理由:文章架构有新意,结局出乎意料,故事里的人原是游戏中人,而“人生如戏”,那位查尔斯的经历、矛盾、挣扎何尝不具有共性。“窄门”不容易进去,因为狭窄,或许你要背起十字架,会遇到引诱和试探、患难和逼迫。作者对人物外貌、心理的描述细腻、到位,语言有张力。

 

指导教师:浙江省黄岩中学  林佩利

友情支持:杭州契美作文工作室李小勇老师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