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诗特辑|兰亭酬唱:我们不玩曲水流觞.也不持金樽对月.

浙江诗人2021-04-07 14:52:04


唯有批评不可辜负

  △封面  

   《品位·浙江诗人》2018年第2期。128页。浙江省文联主管,浙江省文联《品位》杂志社出版。2018年第3期将于7月出刊。敬请关注和订阅!



本期为【兰亭酬唱】专辑,欢迎继续阅读!

若喜音乐伴读,不妨点开



兰亭酬唱


董建民 何玉宝 冰 水 天 界 周小波

皖西周 阿 罗 卢艳艳 游 金 黑 麒

兰亭翰墨 金晓明 长发为君留 张 炎 东方浩


2018年4月22日傍晚,何玉宝、董建民、张炎、金晓明、金海江、张弛、阿罗、天界聚约兰亭夜饮,席间即兴吟唱,酒酣而归。翌日,卢艳艳、游金来绍兴,与绍兴诗友小聚,共话诗情,并留下“兰亭”诗稿。2018年4月27日中午,冰水诸暨天界、周小波至兰亭,东方浩、何玉宝、金海江、兰亭翰墨、金晓明诸位诗友相聚,瞻越国王陵、徐渭墓园,并参观兰亭翰墨工作室,赠墨宝,共建“诗聚兰亭”小群,推群主金晓明,以存亲历兰亭之诗事。不求流传于后,但有为兰亭留诗迹之意。

是为记。

诗聚兰亭·2018年5月10日


兰亭酬唱


◎在兰亭小酌

诗/董建民

 

时夜,有朋远方来

我们不玩曲水流觞。也不持金樽对月

择一临街小店围坐

 

兰亭旧事早己嵌入石碑潜进宣纸

唯黄酒一次又一次让慕名者磕开厚重的大门

 

褐色酣香的酒汤里,各自卸下伪装

寻找前世今生

一首《在羲之墓》,被天界朗读得撕心裂肺

 

我相信,此刻

躺在墓穴的主人早己抚平被世事戳伤的疼痛

 

在兰亭,不是所有喝下去的酒

都能酿出诗句。那只摇晃着身子的白鹅

曲项向天。傻傻地看着

走散千年的旧友


2018-5-10


.


◎兰亭夜饮记

诗/何玉宝

 

也是暮春,但三月三已过

在兰亭,不在曲水流觞处

围着一张圆桌,用杯盘击出夜歌

 

八个人效仿不了“兰亭雅集”

只能饮至尽兴。酒至七分

缰绳就自动解开,开始自由驰骋

诗歌在灯光下闪出火焰

点燃酒的威力。和着窗外的风雨

高歌低吟

 

兴志还要赶400里路

只能望酒兴叹

建民自甘罚酒

天界的音量越来越响

……

 

那双被沉默压抑的翅膀

在酒的蛊惑下

飞出禁锢性情的城池

一首《烂漫春天》,交出心情

只有一人知道,打开春天的钥匙

捏在哪只手心。而我茫然

 

在兰亭夜饮,带着醉意

在诗歌里,交出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再把诗歌当作酒的解药

说出花朵背面隐藏的忧郁

和叶子底下埋藏的疼痛

 

在兰亭,我们回不到永和九年

但可以借着酒的奔腾

向雨水交出春天、交出火


2018-5-6


.


◎逆 向

诗/冰水 


  ——路过印山王陵,谒徐文长墓。 


空气里有木化的时间。在印山

即使头上滚过巨雷。遍地土石

都成了碳十四行走的母本。

 

有人在找寻空间的器官。而那些

垂钓者,赤脚农夫,闯入者

一掠而过。

 

草木有记忆,也会被谶语围剿。

要说的是,胸藏利剑的人

内心轰鸣着什么?他会不会常常

在人群之中破开自己的胸膛?


今宵风物异寻常——

凌厉,奇崛,在凄风苦雨里旋转。

而梨花正开:“葬之所,为山阴木栅”,

青藤墓园,有虬龙斜出。


2018-5-7




⊙兰亭饮酒,笑印山越国王陵

      ——兼致董建民

诗/天界


古人饮酒从来没有玻璃杯

斛,盏,盅或大碗

金樽太好听了,富贵堂皇像是土豪


但更牛的是用上琥珀杯

里面有老虎祖先

鸟的利爪。他们喝酒

从来没有透明、闪着雷电的玻璃杯


兰亭饮酒,饮的是古越龙山

古人叫米酒。古人的米酒

度数那个低

还三杯通大道。那个叫董建民的诗人

十八斗都合不了自然


我们喝酒,笑古人无酒

笑那个印山,草木延向天空

地下却睡着举不了杯的大老爷

金玉酒器有何用


活着就该把玩,死后不必随身

兰亭小镇,我们除了读诗

谈论一笔鹅书法

还把十年后的酒,全部储藏起来


2018-5-7




◎鬼打墙

诗/周小波


二十年前,从赵家喝了喜酒半夜回杭

坎坷的土路扬尘如云

车在兰亭绕了三大圈

还没走出去


后来,有人说是鬼打墙了

酒是通灵之路

不过也算到过了兰亭

尽管是鬼带路


这次诗友、书家在兰亭边聚酒

诗、书、酒都齐了

酒酣后,临了问建民求了幅字

当做未出的诗集封面


他笔力遒劲地写了“空镜子”三字

盖了章

回去路上一想

我的诗集是叫“旧镜子”


又见鬼了,我还是没绕出去

永和九年还有什么旧事?

佑军啊,酒是回乡的小路吗?


2018-5-7


.


◎永和九年

诗/皖西周

 

永和九年,一位建功心切的男人

突然在春天邀朋友喝酒

那个人,在那个年代

约等于张驰

是的,站在绍兴的兰亭

把地球反方向推607725转

情形就基本对上了

 

这是一片神奇的国土

反复生养有抱负的男人

也反复戏弄想作为的男人

好在大地辽阔,放浪形骸的乡野

饮酒赋诗的乡野

无所不在,足以让他们

把一生的家国情怀喝进去

再吐出来

写到纸上,再付之一炬

 

春雨陪伴醉意,越陪越浓

依稀中,有人在寻找鼠须笔

和蚕茧纸

而我,只觉得地球在转

把好不容易推回的转数

瞬间复原

这顽劣而蠢笨的地球

已经把无数男儿转进了历史

它再往前转,我也得钻进去

只是不知那时的兰亭

是否还会像永和九年那样

曲水流觞处,也有我的位置


2018-4-28




◎兰亭简介

诗/阿罗

  

  题记:2018年4月22日夜,萧山采风归,在兰亭与何玉宝、董建民、张炎、金晓明、金海江、张弛、天界等诗友一起夜饮,席间即兴吟唱,不胜感概。


神秘莫测的地方名字叫兰亭

你想走近么,好——

你先把我认识,看看我的微信朋友圈

我的名字叫阿罗


世上最好的字叫兰亭序

写那些字的人名叫王羲之

一群人在诗酒聚会,你想参加这样的雅集么

好,你先了解一下我的小酒群


世上最醉人的酒叫古越龙山

知道我为什么说它最醉人么

来读读我的诗如何,我们的诗

张弛兄说了,我的诗中有“逆流”


说逆流就逆流吧

我来自逆溪,走不出山的溪路

有一百二十公里倒流水

如今是牛头山水库,蓄水是椒江临海两地饮用水


即便有一天我和我们写的诗都湮灭

再也无人读,再也找不到啦

逆溪仍记得,山色有无中,湖仍清澈

就像兰亭仍在,古越龙山仍无数人喝,兰亭序仍有无数摹本


2018-6-11




◎曲水流觞

诗/卢艳艳


收纳余生的容器将停在何处?

十年后——

又一次回到那条曲折的河流


为了靠岸,而抓住一根朽木

为了在浊水中浮生,而一再啜饮烈酒


你爱惜的羽毛,像绷带散落一地

只能勉强遮盖伤口

你寄身的船舱空如诗句——


敞开的荷叶上,酒杯醉心于随波逐流

像睡眼惺忪的渡客

清晨一个踉跄,就已至黄昏


2018-5-11


.


◎羽 觞

诗/游金

 

在博物馆,它生了一层铜锈 

薄薄的,两耳上,没有插羽毛

底座下,也没有一条

从东晋就缓缓流淌的小溪

如此孤独。当年的溪水已经改道

或消弥。咏唱消失得太久

以至于,它无法自证

它来自哪一个暮春的(未必就是永和九年)

哪一位匠人之手

三月初三,博物馆的射灯

像一个巨大的苍穹

孤立着它。干涸如沙漠

成为一种罪过。羽觞

倘若不在水面上运载王羲之的酒

谢安的酒,谢万的酒

至少应当,在公元二零一八

在绍兴,为饮酒的江南诗人

再现歌咏的现场。泡着弥猴桃的酒罐

酒汁倾斜而下的溪流——

弯曲的流水从未间断,也从未消失

在兰亭,也在另处

它永不停息的暗流,和着长句短句

变化的节奏和简化的字体

接上一波又一波余韵。年年暮春

羽觞始终都在水面上,流向下一个

汉服的,唐装的,西服的

临水而坐的诗人


2018-6-14


.


◎兰亭诗聚 

诗/黑麒

 

有远方的骚客,途径兰亭

怎能不将曲水流觞拓印

折成圆圆的桌沿围坐

弯作酒坛的腰箍,慢慢把盏

 

千年前的一次雅聚

触动山阴道上,胎结蚌珠

闪闪耀眼。多少次诱惑世人

将它高高捧起

畅饮,微醺

 

因诗饮酒,因酒吟诗

不在意迎合永和九年的旧事

只为白鹅,翰墨,兰渚山的风水

穿肠胸怀。滋生了感应

起起伏伏的醉意

皆源于相同的疼痛


2018-5-7H.G




◎中国兰亭诗聚

诗/兰亭翰墨


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

在这里曾经翰墨风流

走进圣地

你会发现古兰亭的风雅

醉卧兰亭的诗仙大侠们

拿起酒杯朗诵春的故事


浙江诗人主编天界来了

红衣丽人冰水才女来了

周教授带着精品也来了

绍兴的诗友们早早等候

为的是重温永和九年那场醉


兰亭翰墨拿起毛笔

浙江诗人兰亭诗聚

洋洋洒洒跃在纸上

这是一次跨界诗聚

这是一次翰墨风流


2018-5-7


.


◎兰亭,除了墨香还有诗歌

诗/金晓明


竹影摇曳的清波中

缺头少尾的“兰亭”字碑,静候池边

风的脚步声无数次响起

白鹅深情呼唤的人,一直没有应答

祖孙碑兀自耸立,兰江水默默向前

群贤聚了又散,茂林倒下了

修竹又新生一片

永和九年的流水,在右军祠前经久不息

一张张临摩的书稿,或俯首,或仰观

墨华亭中那个俊朗少年

骑诗为马,一展三月风流

一袭浓郁墨香之中,拾掇多少诗行


2018-5-8


.


◎兰亭的鹅

诗/长发为君留


那洁白的鹅,摇摆着摇摆着

朝我走来,它,是一个不平凡的精灵

那一声一声深情呼唤

依稀故人款款深情

在兰亭书写着那一个“鹅”字


邻家的男孩子,考上了兰亭书法学院

他与我说起了他的兰亭

那个充满书香,墨香的未来

是一种古往今来的执着信念

人在世上,为一种担当,为一种鹅字

写着的刚劲有力而活着


于是,当自身有一丝懈怠的时候

当自己感觉疲惫想要偷懒的时候

鹅的一声一声叫唤传来

功夫总是三百脚那墨池那无数日夜的练习

那披星戴月地精神

仰望成功的背后是无数艰辛的凝练


或许,余生留下对书法家的敬仰

更有目光流连兰亭的鹅,白羽含着仙气

在兰亭,来来往往

思绪万千,而他,与他的天地精神

在我的心里,活着永恒


2018-5-12




◎放牧兰亭

诗/张炎


永和九年,皂荚树下

鹅的白,亮过枝桠间的光

与曲水流觞,虬髯诗书

相得益彰


兰亭,在永和九年怀胎

每个朝代都有讲不完的孕情


十年前,兰亭落雪

落木萧萧,掩埋时光的尘埃清洗,漂白。我像一只鹅奔跑

想象羽毛划过天空,期望留下

怀念的痕迹


尽管捕捉不到午后的风

我们穿行不同纬度,驻留兰亭

作为呼应,兰亭此刻落雨

雨水落在墨水铺就的路上

宋朝的黑骏马肆意奔行而来


抖落的点点滴滴,足够我们

下酒,畅笑,以牵马为荣


我们放牧兰亭,在落雨的夜

顺便放牧自己


2018-6-19




◎兰亭的竹

诗/东方浩


在这物质的年代

谁依然怀抱着从前的情操

修直 高洁而又满怀虚心


一棵青竹

一万棵青竹 在兰渚山下

排列成最后一支仪仗队


风声是它们的心跳

遍地落叶

是一篇尚未改定的歌赋


多少年的回忆

多少年的等待

兰亭的竹 心事重重心事廖茫


美好的时刻

再不会第二次到来

而曲水依然流觞 吟哦依然不绝


唉 兰亭的竹 从前的竹

深夜里一声轻叹

将倾覆多少流觞和砚台


2018-6-18


瞧!墨华亭中那个俊朗少年骑诗为马,一展三月风流

欢迎吐槽!

往期荐读

浙诗发布|万元诗奖在等你——首届“帽子王杯”全国诗歌大赛全面开启

专号征稿启事|浙江诗人·十年优秀诗选(2008-2017)(暂名)

浙诗特稿|浙江诗人地区特展之台州诗群

浙诗评论|天界:荣荣近十年诗歌的三大特性及一种情怀

浙诗发布|浙江诗人精品诗丛第一辑出版预告

【浙诗访谈】任峻|品位生活 诗意人生——NO.005

浙诗发布|浙江诗人“宋舍流香•微醺”夏季主题诗赛评选结果

【浙诗实力】飞廉|我宁愿隐逸于空想NO.032

举杯邀月|我不相信破镜重圆NO.716

梅子|冷风吹在额头上,头发不属于我NO.717

浙诗发布|浙江诗人新诗集推荐之吴警兵NO.014

浙诗发布|宋舍流香《微醺》主题诗获奖作品选载

洪尘|你的呼吸纯净,有卧美人的安详NO.718

养安子|没有比泥土更像一尊神NO.719


浙江诗人|明日预告


浙诗发布|“诗意浙江·清水萧山”获奖作品公布



本期稿约:金晓明

本期编辑:天 界


Copyright © 潍坊原创音乐联盟@2017